王忠元:一生的眷恋

见习记者 陈 锶

发布者:Naixin 浏览: 发布时间:2016-11-02 09:24:32

王忠元:一生的眷恋

报业曾经流传一句话:“穷读书,苦办报”。报业工作既穷且苦,然而,呼伦贝尔日报社原摄影部主任王忠元,却兢兢业业从事新闻工作40余年。

83岁高龄的王忠元思维敏捷、言语流畅,他笑呵呵地说:“编辑部的同事们当时的工作状态是既紧张又松弛。紧张的是工作繁忙,大家对自己高标准、严要求;松弛的是忙碌过后的精神放松状态。我们办报虽苦,可都苦中有乐;我们当时虽穷,可都乐在其中。”

难忘的回忆:一生的眷恋

王忠元从事报业时间比较早,从1955年来呼伦贝尔日报社算起,在很多部门工作过——校对部、通联部、经济部、记者部、摄影部等。他也曾作过驻海拉尔市记者,后来和同事哈斯巴图尔前往布特哈旗、阿荣旗、莫旗当记者。

过去,报社的机构设置和工作流程和现在有所不同。那时,编辑部各部门不叫“室”,而称“组”,比如农牧组、政文组、时事组、工交财贸组等,每组10余人;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夜班编辑室负责版面清样。

二版、三版是预备版,也就是下午开始进入编辑出版流程,一版、四版需等到零点过后,开始接收新华社电传稿件,那时才能确定版面内容。每天通常是前面一拨人下班,后面一拨人上班。接稿、编辑、排版、定稿、清样,各工序环环相扣,严丝合缝。

那时,记者吃完晚饭就回办公室加班,甚至随便叼口面饼,边吃边工作。记者学历普遍不高,干活都使猛劲儿,他们在工作中自觉学习,有不会的就翻字典,有一年居然翻烂了两本字典。编辑部同事们常去的地方是大资料室,一群人围坐在长桌边翻看全国各地报纸,供学习参考。下班后,办公室80%都亮着灯,一直到深夜。这温暖而又明亮的灯光现已成为老一代人的共同记忆。

作为单位的业务骨干,王忠元坚持很多年平均每天要完成一篇稿子,曾被评为“十好记者”。

提及交稿时的心情,王忠元动情地说道:“哎呀,你们不知道啊!我们白天采访,晚上写稿,交给我们的任务就没有完不成的,甚至能超额完成。办公条件虽然不好,可我们就是有一股干工作的劲头儿!”说到把稿件投进邮筒那一瞬间,他抚着心口长吁了一口气,如释重负道:“哎呀,我这心里,那个美呀,就别提啦!”说罢,王忠元目光悠远,那目光一定是追随那八千里路云和月,越过万水千山,回到曾播撒过心血与汗水的乡村去了。

宝贵的财富:实践出真知

俗话说:“要想得甘泉,井要挖得深”。新闻记者采访也同理,只有深度采访,才能了解到新闻真相。

王忠元曾任“东三盟”常驻记者,经常下乡,各地住宿条件参差不齐,到条件好一些旗市的可以住到旗招待所,差一些的只能住伙房。下乡要搭长途客车,但大多数情况下,下车后还要徒步行走,有时要走上三四十里地才能到目的地。如果下乡时间长,记者甚至需要自带行李,党员需要把组织关系带到旗县,在旗县宣传部过组织生活。

常驻记者下乡至少要过一个季度,然后回来向社内汇报各地政治经济情况或参加记者会议,在家只能待15天,中途不得回家;过春节时,初五后就得回去。在乡下,必须和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记者回来要带回生产大队、乡里和宣传部的认证和鉴定。一年算下来,常驻记者在家只能待两个月。

正是那个热火朝天的年代,造就了呼伦贝尔日报的这样一批满腔热忱、艰苦奋斗的好记者。这些党报记者们凭借着奔走和忙碌、勇敢和责任,忠实地为历史做着记录。

难舍的初衷:寄予厚望

王忠元满怀深情地说:“我人虽早已离开,可我的心却始终与你们同在、与报社同在。”

尽管已退休多年,可王忠元的心始终与报社同在;尽管只能以家中读报的方式关注报社的动态,可他对报社的眷眷之心从未改变。他认为,现在报社无论是领导班子的管理水平,还是办公环境、通讯手段、报纸质量、社会公信力、记者能力都比过去好多了,未来一定大有希望;希望年轻人多学习、多实践,这样报社才能人才辈出。

“只要满腔热忱还在,报社之魂就在;只要那个时代精神不丢,日报就有光明的未来。”王忠元说。

copyright © 2000-2016 www.hlbrdaily.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蒙ICP备09000290号
本网站所刊登的呼伦贝尔日报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呼伦贝尔日报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设计制作:呼伦贝尔日报社新媒体发展中心  Email:hlbrdaily@163.com 百姓生活广告部电话:8308167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蒙公网安备 150702020000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