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似水手擀面

吴灵峰

发布者:徐晨光 来源:呼伦贝尔日报 浏览: 发布时间:2020-03-19 20:07:34

小时候,我最喜欢吃母亲做的手擀面。于母亲而言,做手擀面是为了降低生活成本,因为那时候的农村经济收入有限,所以母亲起早摸黑干完农活回到家,还要接着干体力活——做手擀面。如果母亲哪天干农活累了,就会做简单的面疙瘩当晚饭。

我对母亲做手擀面的场景很好奇,母亲能像魔术师一样,把一堆面粉变成一根根扁扁的面条。尽管我从中学时代至今再也没看到过母亲做手擀面,但母亲做手擀面的场景却在我往后的岁月里,愈加清晰……

通常母亲在做手擀面之前,会系上围裙,将擀面台摆在事先准备好的两条长凳上。接着将面粉一勺一勺地舀到擀面台上。不一会儿,一座白色的小山坡呈现在眼前。让我觉得新奇的是,母亲会用左手从坡顶凿出一个拳头大小的凹槽,然后右手拿起一碗清水慢慢地倒入槽内。母亲一边倒水,一边用左手快速地从四周不断地匀面粉到水槽里。不一会儿,母亲像变戏法一样,将白色小山坡变成了一堆面团。

这时候,母亲用双手拿着擀面杖,压在面团上使劲来回滚动。随着滚动的次数增多,厚厚的面团开始变薄,变大,直至最后,面团一圈圈地绕在擀面杖上了。此时母亲额头上也微微渗出了汗珠。面团在擀面杖不断地向前滚动和用力拖回的过程中,变成了薄薄的面皮,远远望去,就像放大版的卷轴。

如果将之前的步骤称之为播放磁带,那么接下来是倒带的过程。母亲将面皮一圈又一圈,一层又一层地从擀面杖上倒退到擀面台上,面皮一层又一层地叠成了一座矮矮的墙。

最后,母亲拿着菜刀,“哒哒哒”地从面皮一头切到另一头,速度之快,竟让我一时看不过来。待到“哒哒哒”的声音停止,手擀面也就大功告成了。

为了供我和姐姐上学,自我上初中后,母亲选择了外出打工挣钱。父亲忙于农活,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做手擀面。流年似水,我早已步入而立之年,看着两鬓斑白的母亲,我突然也想为母亲做一次手擀面,或许我做的不及母亲好,但我相信母亲肯定会喜欢,因为我知道,那些年手擀面带给我们的回忆未曾变过,一直在我们内心深处散发着氤氲。


上一篇: 求学往事
下一篇:流星的丰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