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时间:20-10-20  浏览:(122)
    李清丽 我出生在一个农民家庭,父辈世代务农,到了我出生的时候,全家人依然挣扎在温饱线上。因此,在我的身上找不到可以承袭的“书香”之气。父亲虽身为农民,却生来要强,有强烈的求知欲和上进心,他有幸读过了48天私塾。这48天,就是他一生求知的基础。而且难以置信的是,他凭着这薄弱的甚至可以忽略不计的“基础”,自学成才,当上了生产队的会计,坐上全村唯一的“知识分子”交椅,让我成为了农村人眼里的“文化人”的后代。而我对于知识的渴望,也正是传承了父亲的基因。在那时的农村,供女孩子上学还只是有钱人家的奢侈,我却...[阅读全文]
  • 时间:20-10-20  浏览:(119)
    每一颗词都有稻子一样的饱满 每一次收割都是自我献祭 我的诗歌不过是咬紧了牙关的呻吟 多么痛,多么无力 如一阵飓风吹过 痉挛的快感反复拍岸 长在地里的庄稼是可敬的 长势良好的庄稼是可爱的 它们本可以像蒲公英一样飘荡 像雄鹰一样翱翔蓝天 甚至像巨鲸一样横行海洋 它们站在庄稼地里 发芽、生长、开花、结出果实 然后一刀一刀地收割自己 脱粒、晾晒、去壳、洁净身体 它们如此单纯,并无它意 这多像我,一身分为二体 一部分成为祭品,供养人间的神 一部分站在田园里 为自己续命,好似一颗轮回的种子...[阅读全文]
  • 时间:20-10-20  浏览:(120)
    橱窗里 他定格成一张展示民族服饰的照片 当我驻足的那一瞬间 却被一种莫名的力量牵引 他的脸 一定聚焦过阳光 他的笑容 才会如此明媚灿烂 像一朵太阳花 芬芳了整个草原 他的眼 一定流淌过山泉 他的眸子 才会如此干净清澈 像无数的星子 闪烁着夜空的高远 我想 他一定还有百灵鸟一样的歌喉 嘹亮又婉转 他一开口 黎明就划开了浓雾 草尖上的露珠 闪亮成一串串七彩的水晶球 每一颗都凝结着一个美丽的传说 他一放歌 天边的云彩就泛出了层层红晕 与那个热烈了一天的 疲惫不堪的火球 做一场依依不舍的告别 如同一个羞...[阅读全文]
  • 时间:20-10-20  浏览:(120)
    门前的山丁子树上挂满了鲜红的浆果,这是秋天一部分的内容和精彩;由绿变黄变红的树叶,是另一部分内容,像一首情感跌宕又深具温情的诗歌。 我坐在门前的原木上,晒着太阳,让风的凉意把有关秋天的内容一页页地翻开,显露出花朵凋谢的仪式,传来虫鸣虔诚的赞歌。 我试图以一个阅读者的身份,去理解一棵树茂盛的孤独,在一棵三叶草上发现自然神奇的踪迹;我试图这样走向一个季节的深处,在一条幽静的小路上独自行进。 我会礼让一只鲁莽的兔子先于我穿过树林,去河边饮水,我会记住它雪花一样跳跃的身姿,会保存它一瞬间让我产生的喜悦,...[阅读全文]
  • 时间:20-10-14  浏览:(139)
    秋凉了,对于一个热爱生活的女主人而言,不腌制点咸菜似乎不合情理。于是,目光扫向了阳台角落里那几个大小不一的坛子。 随手搬过来一个,它是大小最合适的一个,既不是矮墩墩的,也不是细细长的,在几个坛子中显得十分端庄。咖啡色的圆口虽稍显粗糙,可那草黄色的坛身却像是涂过釉彩一般鲜亮夺目。 拿起一方抹布轻轻拭去坛子上面的灰尘,一段往事也在那一刻油然浮上心头。 自小就莫名地喜欢瓷器。青花瓷碗、陶瓷罐子,都喜欢。由此也喜欢坛子,越古朴越好。那年端午刚过,乡下朋友送来的笨鸡蛋无处安放,想着腌成咸蛋,早餐就着米粥吃...[阅读全文]
  • 时间:20-10-14  浏览:(111)
    那一年夏天,母亲从辽宁老家探亲回来,肩膀上一前一后搭着两个包。我好奇地问是什么好东西,母亲说,是花,并嘱咐哥哥要轻点。回家以后,母亲从包里拿出来几块带着土的根茎和三株植物来,顾不得休息,便在院中花坛挖了几个坑,将它们宝贝似的种了下去。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芍药。嫩粉色的花瓣娇艳欲滴,金黄色的花蕊迎着阳光,微风拂过,飘来阵阵清香。母亲说,这个是双瓣的,那几块芍药根是多瓣的,开起来跟牡丹花似的,可漂亮了。我曾在北京中山公园见过牡丹花,雍容华贵,芍药怎么能牡丹相比呢?我一直对母亲的话心存怀疑。直到第三年,...[阅读全文]
  • 时间:20-10-14  浏览:(126)
    寒露过后,昼渐短,夜渐长。冬寒初露的时节,我迎着晨光去了早市。 正是高寒地区最幸福的时节,也是边塞人家最惬意的时光。极目望去,秋天的果实成堆成山地铺满了市面。所有土地里生长出来的果蔬全都是在我们当地收获的,光是看看,就让人觉得安心。自家菜园子里孕育了一个夏天,享受了一个季节天然肥料和雨露的滋养,吃着塌实,吃着放心,甚至能吃出几分得意。原生态、无污染、无公害,这些让城市里的人艳羡不已的字眼,在我们的边塞之地,如同空气般存在得自然而然。这个时节买菜,听到最多的话就是那句自豪感油然而生的一句:“刚从园...[阅读全文]
  • 时间:20-10-14  浏览:(111)
    那抺余晖,离我们很近 蝉鸣声声,吹响牧童的晚笛 田间耕种的老黄牛 在村头的河里惬意饮着清凉 那抹余晖,离我们很远 点亮江村的渔火 惊醒柴门的狗吠 让万家灯火的起落 跌落进市井阡陌的又一个无眠 那抹余晖,离我们很近 叼着外公的烟袋锅 在一棵老槐树下 讲着神仙鬼怪的故事 落日在一座山的背面 从故乡的袅袅炊烟里 捻起被风雨浸湿的卷轴 斟满一壶老烧酒 诉说着陈年的悠悠旧事...[阅读全文]
  • 时间:20-10-14  浏览:(105)
    岁月总是以永不停歇的步履,硬推着我往上长。 穿过岁月的迷雾,抚摸那些从指间滑过的靑春,纯真的童年和愣头青年一去不返。四十岁的汉子,坎坎坷坷走过很远的路,深深浅浅趟过很多河,无论寒暑昼夜,只一味把头埋在两肩之中,咬牙前行。 人的一生就是在不断追求着和平与安乐,但在这个过程中,有沐浴明媚阳光的春天一般的日子,也难免会有狂风暴雨乌云密布的艰难岁月,免不了也会遭受痛苦和不幸。 作为一个农民的儿子,我幸运地生活在这塞外草原上的北国小镇,祖先的家园。回望来路,才发现平凡的人生里也有无尽的快乐和那些丰盈之美。...[阅读全文]
  • 时间:20-10-14  浏览:(126)
    七月晴空储满流火的暑热,烦躁的风纷纷离开空地快车。像不听话的孩子,更粘人了。 中午的花草被太阳暴晒的蔫巴巴的。曾经,多得让飞鸟都无处落脚的络绎不绝的游客,宛如急速缩水的小河。路失去了履足,便无处倾诉,孤单的木凳,多么渴望那些熟悉的身影还能来坐坐。 太静了,最先发声的蝉,似要打破喑哑的寂寞。这些昆虫无需预约,就都智慧地巧择了高枝,兴高采烈地唱歌。 躲在树下乘凉的我,突然被两只翩跹的黑蝶吸引了。 借助蓝天白云的衬托,两只蝶的舞姿愈显灵活,只一瞬间,它们就相互追逐着飞走了。我若有所失地望着它们的背影,...[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