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歌诗情荡云天

发布者:Jyn 浏览: 发布时间:2016-02-14 15:40:36
0

 ——写给著名军旅诗人、著名词作家韩冷

内蒙古日报首席记者  刘少华

在我不变的文学艺术追求中,有一个偶然的文化邂逅,带给我美好的人生际遇。她让我伴着一首歌的天边抒怀,难忘着一段诗情盎然的草原往事。这首歌就是声名远扬的《草原恋》,这个温馨过从就是成就我叩开歌诗之门的生动启蒙,这段往事的领衔就是著名军旅诗人、著名词作家韩冷老师!

草原恋歌拂京城
绿野天风动地来
清纯的记忆给我绿色的情愫。记得20年前,我在北京内蒙古宾馆朋友聚会上,初听蒙古族好兄弟吴军即席演唱《草原恋》:“草原啊草原我可爱的家乡,马背哟马背我生命的摇篮,你用圣洁的乳汁把我哺育,你用深情的歌声为我催眠。那朝霞般的篝火给了我无限的温暖,那白云似的绒毛为我抵挡多少风寒。不论我走到哪里总听得见马头琴在歌唱,不论我离开你多远也闻得到奶茶的香甜……”那旋律、那歌词、那演唱,撩人心海情潮,感动北京之夜!从那时起,我知晓了这首歌叫《草原恋》,也了解了这首歌的曲作者是呼和浩特市关帝庙小学音乐老师张立中,词作者是二炮文工团国家一级编剧韩冷。于是,天然的草原情结和新闻敏感,激发我萌生了宣传推介《草原恋》这首歌的热望!恰好回草原首府不久,内蒙古电视台播放了蒙古族青年歌唱家乌力吉图演唱的《草原恋》获奖音乐电视片,我乘势跟进采访,写下了《草原是首母亲的歌》散文特写。文章分别在《内蒙古日报》、《中国音乐报》、《呼和浩特晚报》和内蒙古人民广播电台刊播,引发了异乎寻常的草原恋效应。之后,我又把电台播录我的配乐散文与《草原恋》歌曲合成制作了若干盘盒带,送给曾在内蒙古奉献过青春的北京、天津、南京、上海的“老知青”、“老兵团”,以至国内外的朋友欣赏。进而在那时流行音乐盛兴的氛候中,催动了《草原恋》徐徐的传播、唯美的张扬。
因着情有独钟的《草原恋》之缘,我与著名词作家韩冷共同接受内蒙古电视台《草原恋》专访。我深情表达:“草原恋,我们的生命之恋、永恒之恋!”这赞语被选作电视专访激越的结尾语,这感言也成了我与韩冷老师友谊互敬的文化认同和情感共鸣!从此,“良师益友”,对我不仅是个谦逊和静的关系称谓,更化为我与韩冷老师恩师挚友意味深长的亲切解读!
望远兴安抒壮志
策马边疆奏高旋
马兰花开,大雁传情。循着《草原恋》深情的歌声,我走进韩冷老师的创作生活,走进韩冷老师的精神世界,与他一起寻梦在歌诗艺术的高天厚土间。韩冷,有传奇的艺术人生。大森林给他摇篮,大草原给他舞台,岁月给他挺拔,云天给他情操!他是汉族,小学毕业,14岁从艺,17岁入伍,当过乐队演奏员、话剧和声乐演员、搞过宣传,后来从事专职创作,任国家一级编剧。北国辽远的雄鹰展翅,军旅豪壮的纵横驰骋,赋予他澎湃的灵感、激情的笔力。那六十多年风雨兼程的洗礼和中华文化的传承,使韩冷在不倦的创作实践中,勤奋笔耕,自学成家,大气磅礡,如日中天,一举成为当代中国军事艺术疆场的一员骁将。看吧,他勤于探索,勇于标新,创作体裁、题材涉猎广泛。在创作数千首歌词的同时,又谱写了歌曲和乐曲百余首(部),并创作数百首诗歌及上百篇散文、小说和歌剧、话剧、舞剧、影视作品;还以深刻睿敏的笔触,挥就一篇篇文学、音乐评论。他从草原一路走来,一脉斑斓的浓烈,装点金色的秋韵,昂然把著名词作家、作曲家、诗人、作家、剧作家、评论家多彩光环集于一身,闪耀着多才多艺的大家风范!
草原是英雄上马的地方!带着生命的铿镪,迎着天际的回响,军旅歌诗又一家——韩冷,把获奖作品《我爱我的战马》(额尔敦朝鲁曲),定格在草原骑兵的无畏雄姿中,激越在八千里边防线上。他说,草原是我心中永远的诗。因为热爱,所以忠诚;因为坚守,所以荣光!他心中有爱,笔下有情。歌颂骑兵的神勇向前,赞美战马的无言忠诚,抒发守望的英雄气概!那战马的奔腾,骑士的无敌,令世人对祖国正北方由衷的赞叹,投下了神往的目光!韩冷根在草原,爱在草原,牵手草原,感恩草原。他满含对草原的眷恋与呼唤,将他的杰作《草原恋》,推向歌诗创作的又一高峰。听吧,著名歌唱家姜嘉锵、德德玛、拉苏荣、乌力吉图、齐峰、王宏伟、玛希、降央卓玛等一一倾情歌唱:“牧场啊牧场我智慧的源泉,马镫哟马镫我人生的起点,你用闪光的格言把我教诲,你用凶猛的风暴将我锤炼。那流沙般的岁月给了我牧人的勤劳,那荆棘似的征程赋予我骑手的勇敢。不论我走到哪里总看得见你在举目遥望,不论我离开你多久也忘不了你美好的心愿!”
《草原恋》,韩冷的诗情,游子的恋情,人间的纯情,草原的圣情,播吐着呢喃,温润着心田。多少友人在眺望草原、多少方位在倾听草原!当《草原恋》在游子心头吟诵、在维也纳金色大厅回荡,草原就是诗化的文化图腾,就是亘古不变的生命庄严!谢谢韩冷老师心灵之作的倾情奉献!被誉为“百年中外音乐经典”的《草原恋》,正与《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阳》、《敖包相会》、《美丽的草原我的家》、《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乳香飘》交相辉映,和声共鸣!著名蒙古族作曲家、指挥家永儒布和著名蒙古族指挥家、教育家娅伦格日乐盛赞:“《草原恋》是需要含泪用心谛听的草原金曲,唱响中国,唱向世界!”韩冷大词家的名字,与《草原恋》连在一起,与大草原连在一起!
铁血柔肠化诗行
丹心一片杜鹃红
韩冷是军人,他有坚毅的秉性;韩冷是歌者,他有大爱的胸怀。他不忘本,不忘根,不忘从哪里来往哪里去。他志在远方,握笔从戎,一腔奔放,一派昂扬!
请听他的艺术感言:生活,是文学艺术的源泉。激情是文学艺术创作的生命。语言,是表达歌诗思想情感、叙事达理的音符和色彩!因着理想,他跋涉在前沿,放歌在军旅。因着热爱,他踏定沙漠,跃马草原。纵览韩冷的作品大成,那《告别战马》、《钢铁骑士》是铁骑的礼赞、军人的情怀;那《忘不了大草原》、《草原举杯》是热血青春的日记,是情牵草原、礼赞祖国的倾吐;那《天骄成吉思汗》、《内蒙古大草原》是气吞山河、豪情万丈的颂歌;那《党啊,亲爱的党》、《节日礼花圆舞曲》,是祝福母亲的心花绽放,是缤纷如霞的信念光芒!听,排山倒海的铁骑,奔腾着你的气概,马背民族的英姿,缔造着千年大漠的风采!大草原啊,永续着不屈的血脉,壮书着民族团结的史话!那欢舞的神州,澎湃着高扬的中国精神!这就是韩冷笔下山高水长的写真选择,这就是韩冷唱向故乡心房的天籁之音。韩冷在杜鹃啼血般的忘我耕耘中,不断地发现美、采撷美、表现美、创造美!他的歌诗美文,透示着心怀的旷达、哲思的光芒、母语的魅力、正气的力量!
如果说,韩冷钟情于草原,热恋着边疆,那么他更忠诚于保家卫国的人民军队,劲歌在顶天立地的英武军团。应该说,当年奋战在内蒙古军区的韩冷,属于战马,属于界河,属于八千里云和月。写草原、表现草原是他从容的笔力所在。虽然,苍茫草原给了他奔涌的诗情冲动,但草原不是他视野终点的地平线。他把军人的天职融入笔端,从习惯写骑兵和边防军人的自我,快捷调度手中的笔,转向神秘的、新兴的战略导弹部队。二炮是一支用现代化高科技武装的特种部队,过去的军歌创作几乎很少涉猎这特殊领域,也没有创作路径和手法可资借鉴。迎着全新军事题材创作的挑战,韩冷感念骑兵一往无前的品格,他不辱使命,潜心灵动,用清新的视角,洞观体察火箭兵;用真情的崇敬,贴近理解二炮人!在大山间、在阵地上,他俯首了解装备,观看训练发射,感悟火箭兵刚毅高洁的境界。他知晓,二炮军歌应有精神含量,作品创作要有人文份量。他找准切入,把握特质,突出雄壮威严,兼融自豪奔放,颂扬火箭兵的热忱一发而不可收。他接连写出《大山深处》、《发射场的夜晚》、组歌《歌声在导弹阵地上飞扬》等佳作。其灵感迸闪、格调健美、亲切暖心的歌诗力笔,鼓荡了导弹之旅,陶冶了深山大漠,振奋了问天之剑!那激越的《火箭兵之歌》(与佩琈合作词、姚鹤鸣曲),曾被定为第二炮兵军歌响彻云天。那《发射架下的野花》,洋溢着火箭兵以苦为荣、爱在天涯的浪漫乐观情怀。韩冷,草原的骄子、军旅的英才。他闪现在火箭兵之列,意蕴神美地勾勒着军人的铁骨衷肠。他的名字,和着他独到首创的二炮之声,萦回导弹塔架,交响军歌乐坛!
爱在千山万水间
浓淡相宜写春天
“为什么我们眼里总噙满了泪花,因为我们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著名诗人艾青的名句,恰是韩冷老师的心语读白。品赏韩冷大爱悠悠的歌诗,既突出志存高远的凌云气宇,又追求情深意长的生活本真。他把草原之恋、军人的爱,放大到吉祥之恋、祖国万岁斑斓天地。把那社会责任和使命担当化作深浓挚爱,流泻在纸质田野、音乐星河。
听那写自西藏的《雪域恋》,有雪山的奇异,有净土的神圣,有阳光的灿烂,有心灵与虔诚的相依相伴。让我们记住:“这里的雪最白,这里的天最蓝,这里的草原最辽阔,酥油茶最香甜。男儿就像矫健的雄鹰,姑娘好似盛开的雪莲。千万条哈达托起一个心愿,祝愿天下人人吉祥平安!”听韩冷浓墨重彩的兴安抒怀,引我们扑入莽莽的大兴安岭,仿佛见到了父辈的身影。走上高高岭顶,我就感恩风雨迎春不屈的坚挺!父亲的大兴安岭,祖国你早,是你林涛狂欢的一言九鼎!韩冷老师纵笔江山,挥洒自如。他北写雄奇,南绘秀婉,《丽江之夜》多温情!“漫步在丽江古城老街,晚风吹来纳西古乐,小桥流水万家灯火,半城悠闲半城热烈。问一声巍峨的玉龙雪山,此刻你可入梦安歇?清澈如镜的黑龙潭水,等侯再次把游人迎接。遥望那苍茫的茶马古道,心儿飞向神奇的山野,泸沽湖畔的女儿王国,美丽的传说感动世界。漫步在丽江古城老街,仿佛走过千年岁月,多情的夜色令人难眠,晨曦翻开崭新的一页!”
诗一般的画面,诗一般的夜色,诗一般的缠绵,诗一般的心境!这是诗情画意,这是七彩梦幻,更是诗人、词家高雅精妙的匠心独具!尽管他来去勿勿、萍水相逢,却让我们忘不掉那丽江瑰美含羞的笑容;让我们在千山万水的漫长中珍重着几多纯真;让天南地北在遥远的牵挂里多一份祝愿!我想,韩老师懂得美,营造美,他给作曲家留下了浪漫的想象与驰骋空间,助其获得音律之美。更让我们在他的诗情里,认识了美、享受着美!
万山红遍映晚情
长歌入云荡风华
金灿的华年,对歌者来说,就是一首诗、一支歌、一条弯弯奔流的河。韩冷老师迎着兴安日出,披着边关晓月,踏着大漠风沙,伴着英雄阵列,在前行、在眺望、在奋笔、在讴歌。
回望微笑而来的韩冷老师,年逾古稀,神情朗俊,儒雅气度,军人风骨!他说,我虽然已经从二炮退休离岗,但我军人的血统始终在升腾,我握笔战斗的姿态始终不会变!看吧,进入创作壮年的韩冷,热爱生活,富有激情,满怀高度的责任心、使命感,做时代的歌者,做广大官兵和人民大众的忠实代言人。军人的情怀、艺术的坚守、生活的感动、超常的功力,让韩冷文思泉涌,宝刀不老!他低调做人,高调作文,文如其人,曲如其人。他用诗文、用音乐鼓舞人们奋发向上,高歌进取,呼唤春天,描绘未来!
韩冷,真情如霞,信笔生风。他把写作和创作当作人生最美的生活方式!让我们一起随韩冷老师走上高高兴安岭,寻梦幽幽扎兰屯。听他诗话舒心的《梦回林海》:“山道带我来,松涛迎我来,一头扑进你的怀,热泪流满腮……一别就是几十载,漫山小树长成材,汽车拉哟火车拽,栋梁滚滚奔山外。当年小伙伴,如今头已白,满堂儿孙灌我酒,三天没起来!” 从大山林里走出的韩冷老师,返璞归真,青春焕发。他幽默、轻松、朴实、活泼的笔触跃然纸上,抒发着对大森林的热恋,表达着对往日时光的珍视。怀旧也是美,也是人生态度!对此,韩冷印证了,我们见证了!
再吟他那《林海恋》、《扎兰大地》、《我家住在吊桥边》,满目苍翠,碧水蓝天,人间仙境,呼之欲出!韩冷大写兴安岭,令人心生敬畏,高山仰止!韩冷编织思乡曲,实感真情,娓娓动人。畅游在绿色的诗意歌海,我们既听到了雄浑有力的山林回声,又有如静静的雅鲁河,清波染着花香流淌!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韩冷达观坦言:人的衰老不是因为年龄,而是因为缺少了激情!诗意的生活创造,才是不朽的歌诗之妙!而今,春华秋实,万千气象,为韩冷演绎着豪壮而丰满的精彩。他的《韩冷作品集》(四集)整理出版的收获季节到来了。怎能忘,我们相约北京亚运村锡林高勒风味餐吧,喝着故乡的奶茶,聆听韩冷对大草原的诉说:“都说距离遥远能隔断亲密,可是它减不掉我对你的情意。多少次梦里梦见你,一辈子改不了那满腔的痴迷。忘不了阿爸刚毅的面孔,忘不了额吉暖心的话语,忘不了那狂风、暴雪、马蹄响,和那悄然洒落的点点泪滴!大草原啊,我的大草原,你是我人生辉煌的奠基!”韩冷咏叹的仅仅是草原之恋吗?不,这更是他歌诗之恋、忠贞之恋、母亲之恋、祖国之恋!
多么忘情的团聚!此间,我们置身韩冷的歌诗艺术领地,领略斑斓无际的奇葩秀色,静听韩冷艺术人生的参悟之道:我的歌诗之路曲折又漫长,如“朝霞般的篝火”、“白云似的绒毛”,像“流沙般的岁月”、“荆棘似的征程”。我苦中有乐,乐在其中,爱享其美!我要说,人是要有一种精神的。生活是艺术的源泉,激情是创作的生命。其实,艺术家不单是艺术个性的执著追求,而要升华为一种社会责任,反映生活很重要,引导生活更重要!我们对生活美、人性美、英雄美,要有正能量的理解、表现。我愿我的生命在歌诗的字里行间驰过,哪怕只留下只言片语,我也要让我的歌在心灵的家园多情地飘荡!
踏遍青山风景独好,放飞诗情浩然云天!如歌的韩冷老师,您的歌诗给我们力量,艺术青春常驻!我们敬佩您的艺术选择,期待您的作品集成付梓。届时,也让我们再聚北京,重听《草原恋》,再唱英雄赞,齐抒祖国颂。共吟:军人也有爱,战士更有情,鲜花插在枪枝头,钢铁也温柔!
(作者为内蒙古著名散文家、词作家、中国记者最高奖范长江新闻奖获得者)
copyright © 2000-2015 www.hlbrdaily.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蒙ICP备09000290号
本网站所刊登的呼伦贝尔日报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呼伦贝尔日报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设计制作:呼伦贝尔日报社新媒体发展中心  Email:hlbrdaily@163.com 百姓生活广告部电话:8308167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