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里的老宅

发布者:Naixin 来源:呼伦贝尔日报 浏览: 发布时间:2021-11-12 15:32:26

家中的老房子没拆迁时,我经常会回去转转,围着老宅院房前屋后地看,流连忘返。其实,那只是我不由自主地在追寻逝去的往事,因为那里保存了我最美好的回忆,陪我度过了人生最难忘的时光。

如今几十年过去了,老房子那一带都建成了楼房,原来的样子早已不复存在,只是靠近山脚下还留着一片空地,在空地的南边唯独留下一棵孤零零的老树,正是从前我家老宅院里那棵老榆树。这棵树大概也有七八十年了,老房子没了,可老榆树还依然守在那儿。前些年,每当天气炎热的时候,我就去树底下待一会儿,乘乘凉。在这熟悉不过的地方,我依然还能辨认出哪是房子,哪是菜园子、水井、门斗、仓房,还有每天进出的黑色大门,这一切都历历在目,仿佛不曾消失。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冬天,海拉尔的气候异常寒冷,零下40摄氏度是常事,刺骨的寒风让人难以忍受。可是,长年生活在寒冷又漫长冬季里的人们总会有办法应对。

当时,老房子的大门是朝西开的,刮西北风的时候房前没有遮挡,冷风直接往屋里吹,尤其是三九天,白天棉袄棉裤不离身,晚上盖着厚厚的棉被也不觉得暖和。后来,我看别人家都是在大门外盖一个门斗,把凉气挡在门斗里,防寒效果非常好。等到第二年开春,我家也用土坯垒起一个小门斗,到了冬天果然屋里暖和不少,小门斗还真起了大作用。

此后的几年间,历经几次折腾,那个矮小的土坯门斗,翻建成砖瓦结构的大门斗,屋子里木制窗扇都换成了钢窗,红砖地面也铺上了木地板,最抢眼的是安上土暖气之后,连火炕也拆了,换成了木板床,这在当时也算很时髦了。

那个年代,没有楼房更没有集中供暖这一说,有的只是火炉、火墙与火炕。白天靠火墙散热取暖,晚上睡在火炕上,家家户户只有靠烧火取暖这一种方式。每到冬季来临,为使屋里保暖,首先要把窗户缝隙用纸条糊上,还要用防寒毡将房门加厚,这样即使外面冰天雪地,屋内也依然温暖如春。随着时代的变迁,人们都搬进了舒适温暖的楼房,这种古老而传统的取暖方式,也渐渐消失在人们的生活中。

那时的冬天虽然寒冷,却有着那个年代独特的欢乐和难忘的趣事。在闲暇之余与孩子们围坐在熊熊燃烧的火炉旁,我一边给他们讲故事一边把土豆切成片放在炉盖上翻烤,炉灰中再烤上几个大土豆,不一会儿工夫,当一股浓浓的香味扑鼻而来时,土豆便烤熟了。随即响起的争抢声、欢笑声,把寒意驱散得一干二净。那时的欢乐,直到现在想起来也是温馨的。

又是一年的初冬,我搬离了老宅,新楼房离老房子有些远,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再回来看看。我望着视线中渐渐模糊的老宅和那棵老榆树,心里有一种难以割舍的情感在回荡……搬走的是物件,搬不走的是时光留下的痕迹。那座冬日里给我带来温暖和温馨岁月的老宅,还有院子里那颗老榆树,一直在我的记忆里,历久弥新。(刘静廷)


上一篇:[文化视点 ]
下一篇:故乡的冰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