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银色的呼伦贝尔欢唱冰与雪之歌

发布者:Jiangzhe 来源:呼伦贝尔日报新闻 浏览: 发布时间:2019-12-24 11:08:03

当迎接“十四冬”的雪花结满冬天的门楣,洁白的大地发出圣洁的邀请,银装素裹的呼伦贝尔迎来了2019呼伦贝尔冬季那达慕。

蒙古族古老的传统仪式“祭苏鲁锭”。在蒙古人心中,苏鲁锭是战神的象征,是蒙古勇士集结的旗帜。
英雄的蒙古民族与马有着不解之缘。在隆隆的马蹄声中,我们情不自禁地会沿着雄浑的兴安岭山脉和湍急的额尔古纳河水,循着蒙古先人的足迹,领略蒙古高原的辽阔壮美和大气磅礴……
起初在大漠戈壁,骆驼主要被用于驮运,后来,蒙古族人民群众在祭祀敖包、举办庙会、举行那达慕等群体活动时开展赛驼,并逐步形成规模,传承延续下来。
在呼伦贝尔辽阔的大地上,生活着蒙古族、达斡尔、鄂温克、鄂伦春以及俄罗斯等42个民族。
千百年来,以勇敢、剽悍著称的中国北方民族在冰雪铺就的银色世界里,谱写了一个个人与自然相拥相携的不朽传奇。
千百年来,勒勒车承载着鄂温克人,在碧野清风的广袤草原,划过长长的生命辙痕。后来,勒勒车的轮和轴销又成鄂温克人的一个独特的竞技项目,即“抢枢”运动的比赛用具。经过长期发展,如今这项民间运动,又赋予其新的内涵,成为一种具有一定思想性、教育性、娱乐性、观赏性的民族体育运动。
他们崇尚自然界里一切生灵,即使是平凡无奇的桦树皮,也被他们悉心地镌刻成精美的工艺品,折射着穿越森林的智慧之光……
鄂伦春人对熊的崇拜遗迹,尚有许多还保留在传说和现实生活中。撼人心魄的斗熊舞以一种舞蹈的形式记录了鄂伦春人从狩猎和采集的原始生态发展、演绎的进程。
古老的巴尔虎长调,是停顿在马背上结满风霜的记忆,是毡房里温暖的牛粪火,是敖包隆起的石堆上飘摇的树枝……
这是一片多姿多彩的草原,这是一幅由不同民族、不同习俗构筑成的恢弘画卷。
此时,由400人组成的刀旗和哈达队犹如冰雪里流动的色彩,流淌成呼伦贝尔草原上一条永不封冻的河流…
曲棍球,源于智慧骁勇的达斡尔族,音译为“波依阔”。球拍起,球飞旋。一个古老民族与生俱来、世代相传的精气神,就在每一个惊心动魄的瞬息间飞扬……
据《辽史》记载,当时在契丹人中盛行这种被称为“击鞠”的球类运动,后被达斡尔族保留继承下来。1976年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成立了曲棍球队。曲根球运动填补了我国体育运动项目的一项空白,被当时的国家体委命名为“曲棍球之乡”。
在中俄界河额尔古纳河的右岸,聚居着金发碧眼却说着一口流利汉语的特殊群体——这就是曾经被称为“华俄后裔”的俄罗斯族。
这是一个中国除了维吾尔族之外,唯一一个信奉东正教的群体,这是让大列巴在呼伦贝尔四处飘香,彩蛋碰撞声灌满巴斯克节的俄罗斯族!
他们勤劳,曾经培育出“锡尼河马”“锡尼河牛”等优良畜种;他们智慧。优美的民歌,优雅的服饰,无处不展现着这个群体的浪漫情怀。
他们就是蒙古族的一个部落——布里亚特蒙古族。
古老的祭火仪式,寄托了他们家道兴旺、永续香火的质朴愿望,表达了蒙古民族对于包括火在内的自然万物的顶礼膜拜,体现了他们“尊崇自然,天人合一”的传统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