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心所欲而不逾矩——说自由

发布者:徐晨光 来源:呼伦贝尔日报 浏览: 发布时间:2019-07-12 10:23:50

 李金田

自古而今,自由一向为世人所向往。为自由而呼号,为自由而奋斗者,史不绝书。

约略说来,自由可分两种,一种是不想做什么就不做什么的自由,即消极的自由;一种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自由,即积极的自由。先秦诸子中,庄子、孔子可谓这两种自由追求的代表。

庄子看重身心自我的自然状态,不肯将就世俗而勉强自己,推崇无用之用、无为之为。臭椿之树,无可造就,却因此而得以终其天年。楚威王欲以厚币聘其为相,被庄子拒绝。因为庄子宁肯要生而泥涂曳尾的快乐,也不做死后藏诸庙堂享受尊荣的神龟之骨。做无用之樗,做泥途之龟,都是庄子追求不想做什么就不做什么的一个譬喻。

孔子自称“七十从心所欲而不逾矩”,这一境界令后人仰之弥高。从来没有绝对的自由,就连孔圣人在“从心所欲”的同时,也没忘了“不逾矩”,可见孔子所追求的自由,不是为所欲为、了无边界的自由,而是一种强调自我修养、自我约束之后获得的自由。孔子说,“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礼”与“仁”,可谓孔子言行之尺度与边界,在此范围之内,尽可以“从心所欲”。

绝对的自由,从来都不存在,无论是庄子式的自由,还是孔子式的自由,都是相对的。世俗尺度就如一首舞曲,熟悉了旋律节奏,就可以自由起舞;不熟悉旋律节奏,难免磕磕绊绊,举止如戴镣铐。孔子在舞池里获得了自由,庄子干脆拒绝走进舞池。

漫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