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铁路老建筑追忆

发布者:Jyn 浏览: 发布时间:2013-10-24 16:35:04
0

 

艺术简介



   高振海 1962年生,毕业于呼伦贝尔学院美术系,中国根艺美术学会会员、高级根艺美术师、呼伦贝尔市硬笔书法家协会主席,呼伦贝尔市第三届政协委员,现任扎兰屯市书画院院长。
    自1986年以来,曾在国家、自治区、市级媒体发表诗歌、散文、小小说、国画、摄影、漫画、通讯等作品300余篇(幅)。
 
中东铁路老建筑追忆
高振海
    我出生在呼伦贝尔大草原的最高峰——兴安岭,是铁路工人的后代,大兴安岭凛冽的寒风和重叠的峰峦给予了我山水情怀。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份乡情愈来愈烈,可谓故乡的一草一木牵动着我的每一根神经。我的童年时代是在两条中东铁路长长的铁轨向大山延伸中、在蒸汽机的汽笛声中、在懵懵懂懂的眺望和憧憬中度过的。到了成年,追忆这座历史上的“战略重镇”的现实与今昔,思绪万千,心潮澎湃:我曾陶醉在兴安岭下雅鲁河初春特有的残韵里,深情地凝望那无限眷恋的石滩;我还曾徜徉在百年吊桥公园的典型哥特式“沙俄避暑旧址”对称造型里,为它散发的异国神秘韵律和别致的造型而陷入沉思……
    钢笔画创作是把灵动的线条与黑白灰关系传递给受众的载体,它是通过画家的笔,让人们了解世界、审视历史、感知自然。绘画是人生体验、修养学识的具体显现,也是主观精神和审美情趣提升的过程。痴情翰墨的我,经常端坐案前,紧握画笔,110年前的历史片段随心而动,让突发的灵感酿出坚如磐石的意志,给苍白的纸面倾注生命的色彩,悉心绘制出富有灵性的话语和宁静致远的图画。作画时,若能使饱满的情感和跳动的笔墨融为一体显现在眼前的便是飘散如烟的薄雾、古韵遒劲的松柏、疏落错致的柞林、千红万紫的枫叶……那时,心境异常的平静,寂寞的情绪随着浓彩淡墨的变化而湮没,聊赖的心态在横涂竖抹的遨游中释然,幽微的墨香在九曲回肠的神经中飘浮……那是一种纯个人化的、很异特的滋味和体验。我爱绘画,因为绘画不仅能借助笔墨抒发情感,同时也能通过静穆屏息,修身养性、怡情尊礼。作画时,可以达到痴情忘我的境界。在万籁俱寂的夜晚,心绪和情感仍然倾注于意境之中,丢弃忧愁和烦郁,情操得到陶冶、心灵得到释然。因此,笔、墨、纸、砚是我的挚爱;尤其是钢笔,它将在黑白组建的构架里,自由地勾勒无色的点、线、面的空间世界。
    中东铁路是中国独一无二的完整体现了20世纪早期工业化、现代化进程的实物例证,它是沙俄帝国打开掠夺我国宝贵财富的大门,权力的抗衡、资源的争夺都已经成为历史的烟云,遗存在铁路沿线的老建筑已经成为历史的标志,这些典型的哥特式风格、巴洛克风格和新艺术运动思潮的建筑记载着时代的变迁和发展历程,它的每一寸路基、每一块砖石都浸泡着中国人的血和泪,也饱含着中国人民不屈不挠的抗争精神。作为近代中国屈辱历史的见证,它也为我们留下了很多物质财富,这些带有浓郁异域建筑风格的老建筑,像珍珠一样撒落在铁路沿线城市,依然执著地向人们展示着不可抗拒的文化内涵和艺术之美。
    罗丹说:“任何倏忽的灵感事实上不能代替长期的工夫。”我画中东铁路老建筑一个很重要的心里动因便是带着朴素的民族情结,对待这样一部满载沉重沧桑的历史画卷,我用凝重的画笔追忆着晚清朝廷的孱弱与无能,沙皇俄国的贪婪与强悍和蛮夷东瀛的狡诈与狂横。我用滴血的心灵在呐喊:勿忘国耻,温故知新;我用画笔去勾勒那段沉重的历史;我用画笔再现一个世纪前岁月的沧桑。
 
 

 

上一篇:[镜界]
copyright © 2000-2015 www.hlbrdaily.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蒙ICP备09000290号
本网站所刊登的呼伦贝尔日报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呼伦贝尔日报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设计制作:呼伦贝尔日报社新媒体发展中心  Email:hlbrdaily@163.com 百姓生活广告部电话:8308167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