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拉尔风云录(1732-1932)【连载】

发布者:徐晨光 来源:呼伦贝尔日报 浏览: 发布时间:2019-03-26 14:58:59

 海拉尔风云录(1732-1932)【连载】

呼伦贝尔副都统衙门官吏合影

崔广域

(接上期)十、“一地三主”的形成情况

呼伦贝尔历史上是一个特殊的地域,不仅环境特殊,政治设治也非常特殊,清末至民国初期,曾经有十年是“一地三主”,交错管辖。东清铁路附属地相当于“国中之国”,不受中国法律制约。

(一)呼伦贝尔副都统公署

清雍正十二年(1734年)准奏在伊敏河左岸扎可丹地方建城——即今海拉尔市正阳街。城周约二公里,以市房为垣相连接,建有南北二门。因本地有呼伦湖、贝尔湖两大淡水湖,故此城名为“呼伦贝尔城”。

当时呼伦贝尔境域是:南至索岳尔济山,距城约600多里。山分四界,南居哲里木盟;东属布特哈;西属喀尔喀;北属呼伦贝尔。呼伦贝尔东部边界至兴安岭吉勒奇克山。距城约400来里路,即今兴安车站一带,与布特哈接界。西至莫尔根河哈玛尔山及库尔海图卡伦,距城约560多里,与喀尔喀车臣汗部落接界。北部边界至库克多博卡伦,距城约300里,以额尔古纳河与俄罗斯接界。纵观呼伦贝尔纵约950余里,横约940余里。(这些数字是当时估算很不准确)西、北部与俄罗斯接壤之处边界约七八百里长均有界限。但俄人不断蚕食边界领土,越界打羊草、种地、伐木、开矿等。

明永乐六年(1408年)设海剌儿千户所,隶属斡难河卫辖。明崇祯五年(1632年)裁撤呼伦贝尔前城守尉,特选派京旗副都统等到海拉尔(呼伦贝尔地区)地区镇守,任期三年。当时所辖地域不清楚。

清朝初期这里是人烟稀少,有边无防,俄人不断入侵。康熙二十九年(1690年),曾派总管来这里治理,也是收效甚微。不仅内部混乱,边境更是难以管理,边界长人员少,当地兵丁又不听从调动。

清雍正二年(1724年)派将军到呼伦贝尔地区,招抚各游牧部落。按照清朝的建置编旗,各旗设佐领管理全旗事务,各旗受将军节制。为防止俄人入侵蚕食呼伦贝尔领土,清雍正九年(1731年),二月十五日清廷调遣黑龙江兵丁2000名;九月一日又从科尔沁10旗调兵丁2000名;敖汉等11旗调兵丁1000名;乌珠穆沁11旗调兵丁1000名;军前撤回兵丁4000名;盛京派出兵丁2000名;共计总兵丁12000名,前往克尔伦处(呼伦贝尔)驻防。这是清廷决心守卫边防的重要举措,保卫了呼伦贝尔地区的边界不受侵害。

清雍正十年(1732年)设呼伦贝尔统领一员,由京选派,加副都统衔,管辖呼伦贝尔各旗兵丁。十二年(1734年)黑龙江将军奏准,在今伊敏河左岸扎可丹地方建城(1732年曾准奏在今扎罗木得地区建城),遂名呼伦贝尔城。十三年呼伦贝尔统领由清朝廷简放内大臣任,加副都统衔,统领呼伦贝尔兵丁,隶属黑龙江将军。

乾隆八年(1743年)副都统衔统领改为副都统衔总管,隶属黑龙江将军。

光绪六年(1880年)改为副都统实任,铸发银印。因副都统衔总管与各旗总管品级相当难以统率。中外交涉日益频繁,地位低下,权轻言微,责任感差,外人轻视,遇事不能以自己主见加以处理,故改为实任,统领各旗,受黑龙江将军节制。

光绪二十年(1894年)清廷撤销兴安城鄂伦春总管副总管,在齐齐哈尔、墨尔根、布特哈、呼伦贝尔4个城各设一员协领,专门管理鄂伦春事项。托河路一路二佐归呼伦贝尔城管辖。

副都统署设左右两厅。所属旗有索伦(达斡尔部族附内)左翼二旗,右翼四旗;新巴尔虎左右翼4旗;陈巴尔虎二旗;额鲁特一旗;鄂伦春一旗。

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八月五日,清廷裁撤呼伦贝尔副都统,设置呼伦贝尔兵备道加参领衔兼管旗务。呼伦贝尔蒙旗对这一政治体制改革非常不理解,坚决反对。道尹宋小濂(原为护理副都统)。道下设治有:呼伦直隶厅(也有称呼伦府)、胪滨府、室韦直隶厅、吉拉林设治局。另外设呼伦贝尔镇守使。

宣统元年(1912年1月),呼伦贝尔额鲁特总管胜福等人赶走了道尹黄仕福等人宣布“独立”,投靠外蒙古政府,恢复副都统。

民国五年(1916年)宣布改为“特别区域”,受中国中央政府直辖,副都统由中央任命。

民国九年取消“特别区域”。副都统同意恢复道制,设呼伦县、胪滨县、室韦县、奇乾设治局,副都统公署仍然存在。为缓解矛盾暂时设“善后督办代道尹”。这时在呼伦贝尔这块土地上就是双层政权管辖了。副都统公署和善后督办管辖地域都是整个呼伦贝尔,一个管蒙族,一个管汉族。另外东清铁路附属地执行俄国法律,海拉尔新街及中东路沿线是俄国人的天地。这就形成了“一地三主”局面。

(二)东省特别区(北满特别区)

1896年5月,清朝大臣李鸿章去俄国圣彼得堡与俄国签订了《中俄密约》,同意俄国在中国东北地区修建一条西起满洲里,东至绥芬河,南到长春的丁字形铁路。同年9月中俄签订《合办东省铁路公司合同章程》,与此同时俄国人未与中国协商,就自行公布了《中东铁路条例》,根据这个条例铁路建筑工程中及营运中的一切计划安排都归董事局——即总公司理事会。理事会是最高权利机关,理事长一人,理事九人。理事长由中国政府委任,但他“专为监督铁路公司切实遵办对于中国政府应尽之责任”。而理事由各股东大会选举产生,所谓股东只俄国一家,在理事中选出副理事长一人,然后经沙俄财政大臣批准,副理事长“管理公司一切事务”。公司的实权是由副理事长操纵,中国的理事长只能是个监督员。

1896年12月,理事会选出俄国人盖尔贝茨为公司副理事长。1897年1月清政府任命驻俄公使许景澄为理事长。1900年许景澄被杀,理事长由盖尔贝茨代理。这样一切大权全部落在俄国人手中,中国的监督权也没有了。

东清铁路总公司设在俄国圣彼得堡,在北京设立分公司,在哈尔滨设立东清铁路总局。

1897年6月,铁路总公司就决定组织“护路军”。同年12月第一批护路军骑兵500名,经海参崴进驻中国中东路沿线。此后逐年增加,到1907年步兵、炮兵、骑兵总数达70000人。至辛亥革命前后,哈尔滨一处驻军就30000多人。全路约100000人左右。

1901年沙俄在圣彼得堡召开一次所谓“东三省司法会议”,即中国东北三省司法管辖会议,正式公布一个文件《关于东省铁路附属地司法权之勒令》,把铁路沿线民事和刑事诉讼案件分别划归海参崴、赤塔、旅顺三个地方法院办理。1904年旅顺地方法院迁至哈尔滨,1906年又改称“边境地方法院”。下设审判庭、民庭、刑庭、上诉庭。沿线设初级审判庭十一处,其中海拉尔、满洲里,不仅有法庭,而且有监狱。

1906年12月,又出台一个铁路附属地《民政事宜管理大纲》计十条,根据这个大纲在铁路附属地内设立“民政处”,管理全路民事。其中居民较多的哈尔滨、海拉尔等地建立公议会(即自治会)。1907年7月民政处正式成立,同年12月公布了“自治会”规则。哈尔滨市的“自治会”,由60名议员组成,议员由选举产生,当选议员需要有一定财产。自治会选出了董事长1人,董事5人。董事会任期三年,是全市行政管理机构(相当于市政府)。董事长必须由俄国人担任,一切会议需用俄语、俄文,按俄国法律办事。管辖范围之广、权限之大,使得当时清政府官员为之震惊,“是讵独干预我政治,攘夺我主权,直欲开割据领土之渐也”。

1908年哈尔滨及铁路沿线城镇“自治会”正式成立,消息传出后,中国百姓群情激愤,逼得清政府不得不向沙俄公使提出抗议。

1909年中东铁路局长霍尔瓦特与清政府举行会谈,订立了《中东铁路界内公议会大纲》十八条,清政府被迫承认了“自治会”。1912年又公布了《自治会详章》,共五十五条。从此以后沿路各重要城镇都相继建立了“自治会”,这些地区就实际成了独立于中国行政主权之外的,隶属于沙俄政府统治之下的一个“小国”,人们称之为“国中之国”。

1922年,设东省特别区行政长官公署,名称进一步公开行政化。有军队、警察、法院、监狱、税务征收等管理机关。

1933年6月,长官公署下设:总务、行政、警务、教育、地亩五个处,处下设15个科。另外又设13个分处于铁路沿线重要城镇,作为地方管理机关。管理施行“自治”的二市五乡之外地区。这样铁路附属地内的一整套完整的管理体系就更加健全了,一切管理机构应有尽有,铁路附属地,也就成了真正的“俄国附属地了”。

在海拉尔旧街与新街中间有一条线,即西交界街和东交界街(今东五道街)。交界街以南是呼伦县及副都统衙门驻地,隶属中国黑龙江省直辖;而交界街以北至火车站为新街,是俄国附属地,执行俄国法律。交界街好似“国界”一样不能随便越界,尤其是军警不能随便越过,铁路沿线一定范围内都是俄国铁路附属地。

小小的海拉尔当时是非常之地。新街及铁路附地是沙俄的领地,中国土地,按俄国法律办事;旧街的呼伦贝尔副都统是专治蒙旗事务;善后督办和呼伦县主要是管理汉民的事务。同在一块土地上,“三主”各有各的权限,交叉重复,分工合作,国内“国际”,错综复杂。

1904年中东路代办达聂尔与清政府铁路交涉局官员周冕私自订立了铁路沿线地区“展地合同”,这是非法的,清政府一再声明,未经黑龙江省政府批准是无效的。但俄国根本不加理睬。1905年黑龙江省报告:吉林、黑龙江两省俄人侵占土地,每一火车站多者万亩、少则数千亩。这些土地并不是铁路所用,是以铁路为名,设置招商坐收地租之利。1907年8月,达聂尔又分别与吉林、黑龙江省两省签订了《中东铁路公司购地合同》,规定在吉林再购地55000垧,在黑龙江再购地126000垧,两省共购地181000垧。在哈尔滨三次购地24728亩,哈站至长春14000亩。俄国人在这些土地上开工厂、建仓库、商店、住宅,有的出租收税。在这些土地上居住的中国人被赶走,使他们投宿无门,家破人亡的不在少数。几千户,甚至上万户几万人房屋被拆,田地被占。这些地都成了俄国的附属地。

自从1896年9月中俄签订《合办东省铁路公司合同章程》后,沙俄又擅自公布了《中东铁路条例》以后,中国政府所属各级政权机关与铁路打交道,须经中东铁路交涉局或“交涉分局”(是隶属于清政府铁路交涉局),各地方的交涉局或分局,好似中国驻外“领使馆”差不多。如1912年1月胜福等人发动呼伦贝尔暴乱,宣布“独立”时,道尹黄仕福就逃到了中东铁路交涉局内避难。沙俄曾通知黄仕福三日内离开交涉局(即离境的意思),这种情况真是令人难以理解。

(三)关于善后督办公署与呼伦县

民国三年设呼伦县等各县均未实行,原因是呼伦贝尔“独立”,民国九年呼伦县与善后督办同时设立。呼伦县管辖地域及其他县管辖地域前面讲过,不再重述。善后督办与呼伦贝尔副都统管辖地域相同,但有分工,前面曾详细介绍了有关条件,所以也不再重复了。

海拉尔地区及呼伦贝尔地区的复杂情况是一目了然了。这种局面的持续时间是1912年至1935年,主要是在1920年至1932年这个时期,即呼伦县建立到日本侵略军占领海拉尔,呼伦县撤退。“一地三主”局面持续很多年,特别是中东铁路附属地人称“国中之国”。呼伦县衙不管蒙民的事,副都统衙门也不管汉民的事,这些都是历史少见的事情。

附:

①善后督办公署官职人员

民国九年(1920年1月28日),中央政府宣布取消呼伦贝尔特别区域及1915年1月16日签订的《中俄会订呼伦贝尔条件》。呼伦贝尔完全回归祖国。2月18日开始筹办呼伦贝尔善后督办公署一切事宜。

民国九年(1920年2月18日),善后督办兼交涉员钟毓,民国十年外交部驻满洲里军事外交处裁撤,改组为呼伦贝尔外交部交涉员办事处,由钟毓兼交涉员。

民国十年(1921年2月17日),钟毓辞去督办兼交涉员职务,由程廷恒接任。程廷恒在任期间干了许多工作,主要事项附后。

民国十三年(1924年9月),呼伦贝尔善后督办兼交涉员程廷恒交印,另有任用。赵仲仁接任。

民国十四年(1925年6月30日),因为蒙旗不再反对改制,所以将呼伦贝尔善后督办公署改为呼伦贝尔道尹公署。道尹赵仲仁,是呼伦贝尔地方区域最高长官,隶属黑龙江省辖。下辖呼伦县、胪滨县、室韦县、奇乾县。

副都统及各旗总管仍然存在,与道尹公署没有隶属关系。还是蒙汉分治,合衷共事。蒙汉之间重大事情由省直接处理。

国民十八年(1929年2月15日),裁撤呼伦贝尔道尹公署,成立呼伦贝尔市筹备处。前道尹赵仲仁继任市政筹备处处长。

善后督办公署内设四科。

第一科:主管外交。受督办兼交涉员指挥,管理所属及呼伦贝尔蒙旗一切有关外交事项。

第二科:主管总务。本署所有计划、边防国境事项、征税、测量、文书、会计、庶务及其他科不管之事项。

第三科:民治。有关民治、垦务、各县司法行政审查等事项。

第四科:教育事业。蒙汉教育、渔业、盐业、矿业及工商实业等事项。

另外还有交涉员办事处(设在满洲里)。

民官:呼伦警察厅、呼伦县、胪滨县、室韦县、奇乾县(设治局);沿边十卡伦。

②呼伦县县长(知事)

光绪三十四年(公元1908年)实行新制,东三省总督根据清廷意见,决定裁撤呼伦贝尔副都统,设置兵备道,加参领衔兼管旗务。同时在呼伦贝尔设置呼伦府(也称直隶厅)、胪滨府、吉拉林设治局(室韦直隶厅)。

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8月5日)王莘林任知府

民国九年(1920年2月)呼伦县知事 何如铭

民国十年(1921年12月)呼伦县知事 郭曾煜

民国十二年(1923年7月)呼伦县知事 阮希贤

民国十三年(1924年6月)呼伦县知事 张毓峋

民国十五年(1926年10月)呼伦县知事 李庆昌

民国十七年(1928年8月15日)呼伦县知事 张毓峋

民国十八年(1929年2月15日)呼伦县长 张毓峋

民国十九年(1930年4月1日)呼伦县长 郎官普

1932年12月5日,日本侵略军占领海拉尔,呼伦县群体人员随孙炳文撤退回内地。

1932年3月29日,伪满洲国政府公布兴安省管制时,任命凌升为兴安北分省长。6月1日宣布撤销呼伦贝尔副都统公署及呼伦县。但铁路附属地(海拉尔)的地方机构仍然存在,知道1936年(康德三年)1月1日设置海拉尔市政管理处,废除市政筹备处。将海拉尔乡市政公所辖区的新市街(原铁路附属地)和海拉尔办事处辖区的旧市街(原呼伦贝尔城)一切权利合并,统一归政于“海拉尔市政管理处”。李相庭就任市政管理处处长。从此结束了“一地三主”的历史局面。“海拉尔”这个名字也是这时起取代了“呼伦贝尔城”而至今天。

③东清铁路附属地机构设置

东清铁路附属地人称“国中国”,有完整的机构设置,自成体系,一切均按俄国法律办事。由于受到中国政府的限制和广大人民群众的反对,他们的“行政机构”名称往往与内涵不符,其实质是一样的。关键是一切均按俄国法律办。

光绪二十八年(公元1902年)春,设置东清铁路海拉尔交涉分局。设专员,管辖地段为满洲里车站至博克图车站(隶属清政府)。

光绪三十三年(公元1907年),正式成立东省特别区海拉尔公议会。会长、文牍、稽查、打字员、翻译各一人,除翻译是中国人,其余均是俄国人。另外下设消防队、屠兽场,均为俄国人充当职员、工人。

同年又建立了“理事会”。董事长由俄国人担任。铁路两侧及附属地(新街)内一切行政、征收税捐、司法、警察、驻军(1907年7万人)等。均按俄国法律办事。另设有监狱(海拉尔、满洲里)。

从机构设置中可以看出这地方“政府”,于中国地方政府有什么区别?只是负责人称“董事长”而没称长官。

民国十五年(1926年3月31日),海拉尔等各地俄“公议会”解散。成立东省特别区海拉尔乡自治临时委员会。胡祖楷任委员长,李栋朝、孙铭鼎、杨式嶷等5人任委员。

4月27日因胡祖楷又任海拉尔市政分局局长,不能兼任海拉尔乡自治临时委员会委员长,又委任孙铭鼎为委员长。

8月7日委任杨式嶷接任孙铭鼎委员长职。于天叙补为委员。

民国十五年(1926年5月7日),东省特别区市政管理局任命金荣椿为海拉尔市政分局局长(兼任交涉分局专员)13日到职。

5月15日,东省特别区海拉尔乡市政公所正式成立,金荣椿被委任乡长职务。

民国十七年(1928年12月8日),何玉芳就任东省特别区海拉尔市政分局局长职。

民国十八年(1929年3月16日),东省特别区市政管理局委任鞠荫轩兼海拉尔乡市政公所乡长。

④程廷恒继任善后督办三年来的业迹(之一)

自呼伦贝尔取消“特别区域”,设置善后督办处理善后事宜。程廷恒继任督办导致之后三年,取得内政、外交重大成绩。

督办程前道之遗增,设呼伦警察厅,奇乾设治局,先后将呼伦、胪滨、室韦、奇乾等处改为县治。对外有一厅四县而管理民政,各种事务有了专人管理。

呼伦沿边旧设二十一卡伦,庚子之乱已被毁,呼伦“独立”后更是无人管理。督办前道之遗,根据地势险要,俄人之远近,除无外人踪迹之处暂不设卡,其余十八卡伦一律恢复,胪滨、室韦、奇乾三县知事,分别为三个总卡官,节制各卡。

增添驻防军警,查俄人入境。重点是室韦县境内,俄侨集中地方。以前俄人越界往来,好人坏人都有,无法截击。至增防以后,特别是警察厅第二署移驻以后收效很大。

限制开垦。呼伦所属荒地甚多,地广人稀,蒙旗自治期间,俄人乘隙越界开荒,不仅丧失地利,更丧失主权。督办程前道之遗遵,奉令严加限制,各属杜绝俄人越界垦荒,一律由华人承办。各属所报垦地计达1146垧,改善了当地居民生活。

提倡教育。呼伦地处荒服夙昧,人烟稀少,施教更难。督办在胪滨、室韦、奇乾各县令设立国民小学校。并向省请领教育款,1921年为呼伦县设立两等小学校,另有一女子小学校和一宣讲所(教育成年人识字)。蒙旗留东洋学生督办再为其请领补助费,启迪文明,不遗余力,兴学善后,利国利民。

整顿团防,保卫人民安宁。呼伦境内虽然没有大股土匪,但穷俄劫杀时有发生,边境俄人也越界抢劫。整顿警团,编练游击队。转饬呼伦县新旧街以编制商团(或警察)维持治安。胪滨、室韦、奇乾各县或联防旧有警团或筹款添募游击队,各卡编商团节节联络,使边备不空虚,因此骚扰而减少。

取缔俄违法副领事吴萨缔。吴是诱惑呼伦贝尔“独立”之罪魁,他逼迫呼伦与俄商签订非法合同攫取呼伦财富。俄国十月革命之后他又加入了“激党”,充任海拉尔车站俄人工会长,涉及罢工风潮。廷恒奉外交部命令停止俄使待遇。

吴萨缔又充当驻哈尔滨领事馆官员,唆使不法俄商谢夫廉克逃走,勾结日本人图谋不轨。

经请示同意将吴萨缔驱逐出境,“外奸无所施某,国交不至破坏。”

调停日(日本)捷(捷克)海拉尔冲突。日本人擅自逮捕海拉尔车站俄国工人,激成捷克军队暴动一案,确实是日本人侵犯中国主权行为。当时各走极端,调兵,互相射击,调兵备战使海满一带人心惊惶,蒙人归政不久更无良策,程督办据理抗争,使日捷双方息战,保卫了地方安宁。事件的细情是:1919年4月1日,驻海拉尔车站的日本军队,以铁路车站有赤党分子为名逮捕8名苏联工人。捷克军队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主动投降苏联的军队,驻守海参崴,战后捷克独立,路经海拉尔回国。见日本人逮捕俄国工人,遂与日本军队发生冲突。冲突之后,在中国方面努力下“日捷苏”在哈尔滨各派代表谈判,由于日本人不讲理捷克人退出会场,谈判不了了之。这次事件中平民、士兵被误毙八人,主要是中国平民。

以上仅是善后督办程廷恒三年中所做工作成绩之部分。

⑤善后督办三年来的业迹(之二)

程廷恒督办接任后作出了许多工作,这些工作都是关系到国际、国内的大事,有关国家主权的大事。

俄国“十月革命”时期两党纷争,便停止了中俄铁路通车,互不通车受害最深的是中国在俄国赤塔居住的华侨。善后督办主动与俄赤塔州联系,双方达成协议,制定了暂时通车条例,使侨民得以方便,边境经济互相流通,改善了人民生活。

取消私定合同,收回了主权。呼伦贝尔“独立”之初,俄领事吴萨缔迫使呼伦贝尔与俄商私定了许多合同,主要是开采金矿、煤矿、森林采伐、渔业捕捞、盐矿、打羊草等。俄国人只交很少的税,强占大量土地,实际是以这种方式强占中国主权。程廷恒努力将这些合同废除,把主权收回。从谢米诺夫至什立尼果夫,先后共有五份合同废除,土地主权被收回。

捕获俄党首领,维护了社会治安。由于边境管理不严,乱党分子出入极为方便,严重地影响了社会治安。首先是1921年8月拿获了伯洛夫、西眠连斯二人。其次是凡与瓦大果夫、谢夫廉克勾串谋乱属实者,一并予以法制。1922年10月白党首领会立尼果夫又在河坞招兵聚众,意在假道入俄侵扰治安,被中国驻河坞警察设法拿获。马哈宁、沙得林两股俄匪招抚投诚,统领度鲁狠则拒捕被击毙。某乱之俄党首领会立尼果夫解往省城,白党声势俱消,俄赤党也就不再谴责我们支持乱党了。

解散俄白党军队,收缴军械。俄白党军队兵败逃入我呼伦贝尔境内,大都是全部武装,不仅威胁赤党安全,也威胁中国的社会治安。善后督办三年来收缴大批武器,有炸弹、手榴弹、手枪、机关枪、马匹等。上交五次枪械,不计其数,遣出境官兵一万多人。缓解了两国边境紧张关系,维护了社会治安,使我主权不受侵害。

三年来督办还根据当时的蒙汉人民的呼声,下令禁止抓获旱獭,已保资源不绝。禁止种烟苗(鸦片),吉拉林厂、海拉尔电厂由广信公司收回承办。俄侨入境要有执照,越界刈割羊草必须由赤塔与中国签合同纳税。制定一些条例,要求有关方遵照执行,使善后纷乱的社会得以井然。

蒙旗归政之初,深恐游牧部落受种种限制,对善后督办持有疑心。经过三年来的相处,副都统与各旗并没有感到有相处不融洽地方,旗署权没有受侵害,原来规定的各自职权都得到了遵守。所以蒙旗主动提出“恢复道制蒙旗不再反对,名义而实同。”名与内地不同,官级难以划一,官级也不分明,所以提出恢复道制。

善后督办在对海满两领事馆方面,十一中国外交部制定原则精神对待,平等互利,尊重我主权精神,受到上级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