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拉尔风云录(1732-1932)【连载】

发布者:徐晨光 来源:呼伦贝尔日报 浏览: 发布时间:2019-04-09 10:00:36

 海拉尔风云录(1732-1932)【连载】

中东路事件时期中国满洲第三区警察部队到绥芬河防御苏联进攻

海拉尔风云录(1732-1932)【连载】

清末民初的中东铁路路线图
 

海拉尔风云录(1732-1932)【连载】

中东路事件满洲里阵地遗址

崔广域

(六)“中东路事件”中西线战事

(接上期)1929年5月17日,中国东北当局得到苏联驻哈尔滨领事馆内有第三共产国际,召开宣传赤化中国的会议,鼓动工人罢工,在大城市暴动,组织暗杀等。根据这些消息警察搜查了苏联领事馆,果然发现40多人在地下室开会,当场还获得了不少没烧完的文件。对中东铁路局及驻哈机构高级职员直接参加活动,中国当局提出了抗议。苏联领事和中东路行政长官都没有表示道歉,承认错误的做法。致使中东路事件发展得更快,更严重了。中国东北地方当局经过几个星期慎重考虑后,决定收回中东路的管理权,驱逐苏联有关违法人员。

7月10日,东北交通委员会命令中东路局交出哈尔滨站、江桥车站以外的所有电话、电报,由东北当局派人接收。包括海拉尔、扎兰屯等车站的通讯设施。同时对苏联驻哈尔滨的贸易机关等全部查封。

苏联驻哈尔滨代理领事梅尼克夫、中东铁路局长叶彩善诺夫、副局长艾斯蒙特等59名苏联有关重要人物限期离境。

7月18日,苏联人民委员会照会中国政府,正式宣布对华绝交。召回苏联驻华外交官,领事及商务代表等。召回苏联在中东铁路工作的全体职员,停止中苏铁路交通。在此同时向中国边境集结军队,准备采取军事行动。根本就没有和平谈判的诚意,只想以武力维护中东路所有权,对苏联企图“赤化”中国的作法不承认错误。“中东路事件”是苏联违反国际一贯准则而挑起的。在一个主权国家领土上宣传自己的“主义”,危害他国的政权稳定和社会治安。“中东路事件”不是谁发动的,更不是东北当局挑起的,是苏联通过中东路提供经费,在中国宣传“赤化”而引起的。不遵守“中俄”1924年所签订的“协定”。《中俄解决悬案大纲协定》其中第六条就明确规定:“两缔约国政府,互相担任在各该国境内,不准有为图谋以暴力反对对方政府而成立的各种机关,或团体存在及举动”,并允诺“彼此不为与对方国公共秩序社会组织相反对之宣传。”

8月6日,苏联革命军事委员会命令建立远东特别集团军,重新启用布留赫尔(加伦)将军为远东特别集团军司令官,因为他非常熟悉中国和中国军队情况。

8月15日,张学良动员东北军6万人,准备还击苏军的进攻。苏军是分东西两端集结军队,东北军也分为东西两线。

东路总指挥王树常,为“防俄”第一军军长,李瑞浩为参谋长。下辖刘翼飞的步兵第四旅、张廷枢第十二旅、孙德荃第十九旅、郑泽生暂编骑兵第一师、黄永安的东北炮兵第二团、王景元的东北电信队。

西路总指挥胡毓坤任第二军军长,参谋长是刘忠干。下辖董英斌步兵第三旅,徐永和第十四旅,黄师兵第二十四旅,张树森骑兵第三旅,张福山炮兵第五团,周荷全工兵第一营,王汝梅陆军通信队。

西线“防俄”预备队,军长周濂,第十五旅旅长梁忠甲,第十七旅旅长韩光第。黑龙江步兵第一旅张殿久,另外穆春的满洲里警备司令部所属部队。

西线的主要战场是:满洲里、扎赉诺尔一带地区。1929年春开始,苏军就不断在西部边境挑起边境冲突,大小冲突上百次。而中国军队始终没有越过边界线,而苏军却经常侵入中国境内几里、数十里,均被中国军队赶出去。7月28日,苏军一个团逼迫我十八里小站驻军一个排后撤。这次西线战事主要集中在8月16日满洲里开战;8月18日扎赉诺尔之战。另外是10月1日前后满洲里、扎赉诺尔之战。苏军西线总兵力约5万多人,并有飞机、大炮、装甲车等重武器。而我东北军只有2万人,并且缺少重武器,根本就没有飞机。人员、武器都相差悬殊,况且又是平原作战,根本无天险可守。东北军虽英勇抗击敌人,终是寡不敌众,但梁旅和韩旅的将士抗击入侵者的精神还是受到了当时百姓的赞扬。

附:

①扎赉诺尔之战

1929年7月2日上午8时,苏军大批骑兵向扎赉诺尔进攻。双方激战几个小时,苏军伤亡甚重,东北军因有防御工事伤亡很轻,下午3时苏军退去。此次战斗俘获苏军骑兵59人,经教育放回。

1929年11月17日凌晨6时,苏军在布留赫尔(加伦)将军指挥下,用少部分兵力攻击满洲里,用飞机29架,坦克30多辆。重点放在位于满洲里西南方向,相距几公里的扎赉诺尔地区,用第三十五、第三十六步兵师和第五独立骑兵旅为主攻,总兵力约4万人。飞机20架、坦克40余辆。同时以另一支精锐部队插入我军后方的嵯岗车站,切断东北军退路和后援部队增援满洲里和扎赉诺尔。苏军以60门大炮轰击东北军坚守的秃尾巴山(扎赉诺尔车站北4公里)阵地,东北军坚守不撤退,全营将士均阵亡于此山。当团长林选青赶到时阵地已失守,只好率队退回车站,坚守车站与敌人展开战斗。黎明以后苏军20多架飞机轮流轰炸扫射东北军阵地,硝烟四起,火光冲天,血肉横飞,战斗十分艰苦。到下午1时许车站被敌军包围,林团长下令突围,在突围中阵亡。韩光第亲率卫队增援与敌展开拼死决战,坚守两昼夜,等待援军,但援军始终没到。11月18日拂晓,苏军又以空中飞机20多架,地面坦克10余辆,配合地面部队向韩旅长所部进攻。东北军根本没有防空武器和打击坦克的武器,又在平原作战,东北军伤亡惨重。韩旅长和副旅长魏长林相继阵亡,团长张季英重伤后自杀身亡。韩旅将领只有何双奇团长率余部突出重围,收得残部1200余人。韩旅官兵2000余人阵亡。11月19日扎赉诺尔被苏军全部占领。

②满洲里之战

5月5日,梁忠甲接东北边防军副司令长官公署命令“近来俄人在边疆增兵,要严防入满”。6月中旬开始修筑工事防俄入侵。车站设立投军招待处,一个月就有300多人入伍参军。7月2日扎赉诺尔一线苏军开始进攻。8月5日苏军6000多人向梁忠甲阵地发起进攻。梁将三十八团、四十三团调往满洲里,扎赉诺尔交给韩光第十七旅坚守。9月18日苏联向各国大使馆宣布关于东省铁路问题,说中国态度虚伪毫无诚意……10月10日梁得苏军贝加尔三万军队向我东北边境进发,发出告急电。同时苏军向满洲里我军阵地射击。

11月17日7时,苏军向满洲里东北军阵地和军事设施投掷100余枚炸弹。哈满护路军司令部、营房、旧县署及其民房大部分被炸毁。苏军以步兵二十一师、第五独立骑兵旅配合下,向梁忠甲旅坚守阵地进攻。七八个小时的激战,梁旅坚守不动。击落苏军飞机两架,俘虏苏军官兵300余人。与此同时曾两次出击增援韩光第旅,但都未能成功,敌人多,武器精良,占了很大优势。18日夜晚苏军第三十五、三十六师调头向西北增援,形成对梁旅包围之势。但十五旅官兵奋力抗击增援的苏军。

梁旅长虽然早向军民各界表示过:“有梁某在,决不使苏军踏入满洲里市街”。现在扎赉诺尔失守,后援已断,又正处在被包围之中,将要弹尽粮绝,这时不得以召集军民各界,再战必死无疑,为了不使全军覆灭,不得以组织突击队绕道撤往嵯岗、海拉尔。组织300骑兵前面开路,但在满洲里东南山遇到扎赉诺尔来增援的大部队。敌军两面夹击东北军。苏军二十一师主力又从西边十八里小站方向进攻满洲里市。敌人数倍于东北军,况且东北军经过几天激战伤亡已达2000多人。在强大的苏军飞机狂轰滥炸下已丧失了战斗力。梁忠甲见此情景,考虑到近万名官兵的生命安全,就到日本领事馆,请日本领事田中出面调停,与苏军休战讲和,而不是投降。双方代表谈判达成协议后,梁旅一律解除武装。11月21日苏军占领了满洲里。梁忠甲将军以下8000余官兵被解往苏联境内,历时一个多月,中苏“伯力协定”签字后,1930年1月9日才回国。

③海拉尔之战

“中东路事件”当中,西线战事主要是满洲里、扎赉诺尔两地打得最为残酷,双方都伤亡极重,其次是海拉尔。11月23日苏军乘胜向海拉尔发动总攻击,20架飞机轰炸海拉尔重要军事目标及主要机关、车站。苏军步兵第二十一、三十五、三十六师及骑兵第五独立旅,沿中东路向海拉尔进发,开始对海拉尔发动总攻击。11月24日占领海拉尔。

海拉尔当时只有西线总指挥胡毓坤“防俄”第二军卫队营、护路军司令部机关警卫营、维持海拉尔社会治安的警备队。另外还有扎赉诺尔前线突围出来的韩光第十七旅全部1000余人,总兵力不足5000人。没有防空武器,也缺少重武器。但东北军对前来的敌人先头部队还是进行坚决抵抗,使之没有顺利进入市区。24日上午敌机24架次再度轰炸东北军阵地和市区重要目标,特别是火车站为主要目标,敌人企图断了东北军后撤之路。这一天海拉尔市区浓烟滚滚,炮声隆隆。苏军大部队已赶到,东北军无力抵抗,胡毓坤率残部和呼伦军政机关、商民向博克图撤退。以兴安岭为屏障,在博克图地区设防,阻击敌人进入东北腹地。

西路总指挥胡毓坤8月25日由沈阳先行北上,几日后就应到达海拉尔、满洲里,部署抗敌之事。可他11月18日才到海拉尔,可见他对此次战事关心之态度。11月19日满、扎打得激烈,伤亡惨重,极需补充兵援、弹药、粮食。梁忠甲、韩光第多次电告他,可胡总指挥到20日晨电话讲:“因铁路破坏,援军不能前进,可相继突围,以全实力”。梁韩之旅被围数层,如何能突围?铁路根本没有被破坏。胡指挥全不顾前方将士浴血奋战之艰苦,致使梁军不得不放下武器与苏军谈判。

苏军占领海拉尔后,又迅速东进,占领了牙克石、免渡河,进而向博克图发动进攻。东北军凭借大兴安岭天险阻击敌人,使之不得前进。另外也是因为“伯力协定”很快签字,遂使战事就此结束。

“中东路事件”西线战事中东北军伤亡大约12000余人。除此之外是呼伦贝尔商民,上百年的积蓄、房屋多数被抢被毁。牧区牲畜损失数万。严寒的冬天零下30-40度,百姓无吃无住。粮全被苏军抢走,国际救援委员会一时也运不进粮食,只好将饲料分配给百姓食用。伤亡冻饿而死的百姓满街皆是。这种情况不仅是海拉尔、满洲里,奇乾也不例外,沿边居住的商民更是苦不堪言。现将各地民国十八年发生的案件有关资料摘录如下。

呼伦县长张毓峋报告省主席:

第二军变更军事计划,放弃海拉尔退守兴安岭,23日敌方飞机十余架,抛掷炸弹,烟硝四起,一时秩序大乱,职县随同军政长官移地办公……情况确属紧急所有钱款印信、票照密码电本及重要卷宗随身带出,其余多年旧卷虽已装箱,时间仓促万难输运……

遗失物品另行清报。

呼伦广信公司财产损失大洋513389元;

呼伦广信泰分号财产损失总共大洋1033067元。

(七)沿边十九个卡伦及室韦、奇乾两县损失

奇乾、室韦两县被烧、被杀、被抢等有记录的损失情况:

△奇乾县

奇乾县长郎官普报告7月22日,一支商船满载人和货物,开往室韦县,行至俄岸乌庶洛夫被总边官派兵截留,船内男女17名完全扣留,货物钱款一律没收,其中金沙400余两,鹿茸12架、公款5000元、枪支4杆、商货值大洋40000元,总共价值约110000元。

△室韦县

室韦县长潘殿保报告,七八月之间对岸俄兵数百人次过境抢去牛马500匹、头,白面6000普特,其他杂货、粮食、衣物等损失约大洋70000元。

阿布该图卡伦。

卡官郜汉宗报告:8月10日2时俄军越界抢夺货物,焚毁房屋5处,大小30间。商店伙计被俄军掳去,9时又将刘化亭货物抢去,房屋烧毁。总共损失大洋28000元。

孟克西里卡伦。

卡官徐悦孜报告:8月7、8、9等日,俄军屡次炮击我界内南林屯,将住户时青山房屋烧毁,抢去牛、马、粮食、货物合计大洋22000元。另外海拉尔奎记损失大洋2000多元。

额尔得尼托罗辉卡伦。

卡官张贵元报告:8月8日午后4时,俄方嘎巴斯该屯渡河过来俄兵百余人,全武装,另外有炮2尊、机枪2架,至红山咀子将商民等限10分钟出境,所有货物、米面、牲畜、商民自卫枪支等总共损失大洋85000元。另外大达盐厂损失大洋1200元。同兴和损失大洋14000多元。

库克多博卡伦。

卡官高岐山报告:商民李思被俄军抢去衣物30件,粮食、枪支、马匹、杂货总共价值大洋27000元。另外德和永商品损失5400多元。

巴图尔和硕卡伦。

卡官富明勋报告:8月15日下午2时,俄军40余人用机枪向我界猛击,我方兵力少无力抵抗,保护商民且战且退,约下午3时退至小河子。16日回卡伦探视,所有卡伦商民及卡伦公共财物均被俄军抢去,牲畜被赶走。大小牛马、白面、衣物总价值大洋8000元。另外三盛和损失2300余元。其余住户损失牛、马、羊共530多头只,计大洋15000多元。大达盐厂损失1000多元,奎记损失1000多元。

巴雅斯胡郎图温都河卡伦。

卡官孙环吉报告:8月7日—8日,对岸俄军屡向我方攻击,9日早6时俄军数十名向我方攻击,将商民全部驱逐出境,米面、牲畜、货物全行抢去,损失大洋50000余元。另外永兴和损失大洋5000多元。东来顺在六、七两卡损失大洋7600多元。

胡欲尔和奇卡伦。

卡官郭景桂报告:8月7日—8日,俄军向我卡攻击,我军寡不敌众,且战且退。俄军将商家米面、牲畜全部抢走,共计损失大洋32000多元,另外商人卞松蔚损失大洋1000元;仇廷绪损失1800元;德兴顺损失大洋13700多元;福昌源损失大洋7600多元。

巴彦鲁克卡伦。

卡官王举魁报告:8月8日下午俄军50余人攻击我卡,俄军越界将商民财物、牲畜劫掠一空,共损失大洋13000余元。海拉尔人于吉堂损失大洋1400元;德泰永损失36000多元。

珠尔特依卡伦。

卡官鄂安全报告:8月初对岸俄军屡向我恫吓。8月20日早来俄兵100多人,我军无力抵抗。俄军抢走牛马、粮食、布匹杂货等共计大洋21000余元。

以上仅就九个卡伦报告,还有十至十九卡因交通不便,河水暴涨,电信不通没有报告。仅上述九个卡伦损失总额约大洋589000多元。

海拉尔新旧街损失更多。好多商家百年积蓄一扫而光,房屋化为灰烬,生活无着落,无力重新开业。

从呼伦县县长张毓峋于民国十九年初给黑龙江省政府主席的报告中,基本上概括了解海拉尔与呼伦县被苏军抢掠破坏的情况。摘抄如下:

据呼伦县、海拉尔两商会呈称,查呼伦、海拉尔两区损失情况业经造册……无智爱财之商民终觉百年辛勤所积一旦化为乌有,满腹积愫而不能畅于言者,此次逃难归来荒凉一片,焦土成堆,身无栖息之所,业无恢复之象瞻,念前途实深疚心,一再筹思……

一、请接济巨款以维民生,查呼海大小商号五百余家,除货物尽数损失之外,房舍被焚已达全城之半,其情可悯,其重可知,交通恢复……市面前途何堪设想……请接济而维民生者也。

二、请豁免捐税以轻负担,查华洋商号待遇向有差别,是以华商难与外商抗衡,此次浩劫之余,若不及时补救,必致商业不振,国库减收,影响所及至重且大,拟请转,思将呼海两商应纳捐税一律酌免……

三、商债宽缓期限停止利息以免涉及诉讼,商业上债款拟请自逃难之日起将各商欠款一律缓期止息,准予备案,抑由会布告周知,以划一,请将商债缓期履行。

以上缕陈救济市面,请免捐税解决讼纠三项缘由,是否有当,理合具文呈请鉴核训示……

查边商多半小本营生,资财原不甚丰,此次猝遭奇变,货物被掠一空,房屋被毁过半,归来重理旧业委实无力经营,应请筹拨巨款,分别接济,以复旧观……

呼伦县县长 张毓峋

附:

关于“中东路事件”一些议论

中东路的修建是沙皇俄国侵略我国东北,掠夺物资财富,强迫中国清政府的罪证。“俄国十月革命”以后曾两次宣布废除沙皇与中国等东方国家签订的不平等条约。苏联政府没有按承诺办事,1924年与中国又签订了“奉俄协定”和“中俄悬案大纲”等协定,仍然不按照协定办事,反而利用中东路宣传“赤化”。在中国领土上搞反对中国政府的活动,这是中国当局绝对不会允许的事。东北特别区行政委员会下令搜查苏联驻哈尔滨领事馆,驱逐中东铁路局长等有关搞“赤化”活动的人是正确的,是爱国主义行动,收回中东路的管理权等更是爱国主义的具体表现。按着第三国际共产党人的说法是张学良制造了中东路事件,挑起军事冲突。“革命是不能输出的”。张学良的行动是热爱祖国的行动。主要原因是苏联不遵守“协定”造成的。

蒋介石积极唆使张学良向苏联开战,收回中东路是别有用心,苏联利用中东路为阵地“宣传赤化”有碍蒋介石的政权稳固,影响他的统治。另一方面张学良虽然“易帜”拥护南京政府,但张家的势力很大,蒋介石的势力一时不能插进去。为此而担心张学良有变,设法使张学良投靠南京政府,在他的控制下。目的是利用张学良的爱国热情,收回中东路管理权,不能说不是蒋介石“挑起了中东路事件”。事发前张学良派王树常去南京向蒋介石说:不宜诉诸武力的意见。胡汉民对王树常说:“你是军人,怎么怕事,苏联革命后,兵力很弱,他们不敢如何”。蒋介石说:“你不必说了,我已有电令给汉卿了”。苏联不想把中东铁路交还中国,蒋介石是清楚的。唆使张学良武力收回管理权是有其不可告人之目的的,张学良没有识破蒋介石的诡计。

梁忠甲、韩光第二位将军及其他们下属官兵几万人的爱国主义精神值得赞扬,是深受全国人民尊敬的,是后来人学习的榜样。前线失利兵败,责任不在他们,是万福麟、胡毓坤之流为了私利,既不增援,也不及时给补充弹药、粮食,按兵不动,叫梁、韩二将军孤军奋战,抗击强大的苏联军队结果是可想而知的。“中东路事件”受害最重的是梁、韩二旅全体将士,最可敬佩的也是他们。

其次,受害者之一是呼伦贝尔人民,特别是海拉尔、满洲里及边境居民,房屋被烧,财物和牲畜被抢,有些家庭是“家破人亡”,百年积蓄化为灰烬。呼伦贝尔牧民牲畜有的全部被赶走,总数可达数万只。所有的损失折合大洋,有几千万元。是1900年之后第二次遭受这样重大损失。“中东路事件”中最大的受害者是呼伦贝尔军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