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扎赉诺尔人”(上)

发布者:徐晨光 来源:呼伦贝尔日报 浏览: 发布时间:2019-05-17 10:14:48

 

万年“扎赉诺尔人”(上)

万年“扎赉诺尔人”(上)

扎赉诺尔墓群出土的飞马纹鎏金铜饰牌

万年“扎赉诺尔人”(上)

扎赉诺尔人生活场景

万年“扎赉诺尔人”(上)

扎赉诺尔墓群出土的嵌松石煤精饰牌

万年“扎赉诺尔人”(上)

扎赉诺尔墓群出土的鹿纹鎏金铜饰牌(残)

 

万年“扎赉诺尔人”(上)

蘑菇山旧石器时代遗址出土的刮削器

万年“扎赉诺尔人”(上)

扎赉诺尔墓群出土的陶钵

俯瞰深深地矿坑,掘开层层冰冻的地层,露出湮没在地心中远古人类的头骨和遗物。1933年在扎赉诺尔露天煤矿的矿坑中出土了第一颗古人类头骨化石,考古学家最初定名为“扎赉诺尔原人” ,后更定为“扎赉诺尔人” 。一时间轰动了世界考古界。他带来了远古不为人知的往事,揭示着古人类生憩、生态环境、气候变化等信息。

我国著名考古学家、古人类学家、地质学家裴文中先生曾三次到扎赉诺尔遗址进行考古发掘,并获得了古人类头骨化石及其遗物。经多年研究于1948年撰著了《中国史前时期之研究》一书。书中第一次提到“扎赉诺尔人” 及“扎赉诺尔文化” 的学说。裴文中先生所处的时代科技并没有现在这样发达,准确年代无法测定。只能从出土层位进行认定。“扎赉诺尔人” 的年龄大约在一万年以前。这一论断得到世界考古界的普遍认同!从上世纪三十年代开始至今已出土16颗扎赉诺尔人头骨化石,从而在全世界掀起了一股研究“扎赉诺尔人” 及其“扎赉诺尔文化” 的热潮。据不完全统计有俄罗斯、日本、法国、荷兰、斯洛文尼亚等国学者不断到扎赉诺尔进行考察、研究。

首先,从头骨形态开始:“扎赉诺尔人” 具有眶骨粗壮、颧骨突出、门齿呈铲形、内侧是弧形等特点,一致认为同属古蒙古人种。其中一男姓的头骨高额相当扁塌,有一条宽线的凹槽。1980年5月,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张建军先生对带有凹槽的“扎赉诺尔人” 进行了复原,并雕塑了半身塑像。张建军先生在纪念裴文中先生诞辰100周年的文章《旧石器晚期的扎赉诰尔人复原》一节中写道:“我接受了裴老的建议在着手制作复原像的时候有空就钻图书馆查找有关缠头风俗,得到大量人工变型的资料。与我同一办公室的林一璞先生,曾研究过扎赉诺尔人的头骨,也认为这颗头骨是人工变型无疑……缠头风俗看来是明显存在的。”

经过一个月的努力,张建军先生终于雕塑出一尊“有扁平的颜面、粗壮的眉弓、眼裂开度较小,不大隆起的鼻子、宽下颌的典型蒙古人种特有的人物形象。通过饱满和强劲的肌肉以及身穿露肩的皮袄和少许胡须,反映出一个中年汉子彪悍的体魄。”

当请裴老审视复原像的时候,裴老风趣地说:“像是条草原汉子,比我强壮的多,可没我活得长。”

这尊塑像为中外考古界所认可,曾在扎赉诺尔展出多年(非现在扎赉诺尔博物馆展出的扎赉诺尔人塑像)。

考古界把这类头型称为“宝塔头”,是人工变型的结果。荷兰古人类学家孔尼华认为:这种头型是原始人类美丽的象征。认为这是古人类向现代人转变过程中旧石器时代末期向新石器时代初期转变的古人类。

其次,上世纪七十年代我国考古界用C14对“扎赉诺尔人头骨” 出土层位的遗物进行了两次测定,所得年龄数据为:11460±230BP(PV—15) 、11660±130BP(PV—171) ,从而认定扎赉诺尔人年龄在11500年。二十一世纪初,北京大学第四纪年代测定实验室用加速器质谱测定其中一件“扎赉诺尔人头骨” 化石C14年龄为9290±80年。专家认为:扎赉诺尔存在两期史前人类在活动。

考古界也有专家认为“扎赉诺尔人”头骨的年龄达不到10000年。论据为:出土层中的文化遗物与人头骨出土层位有一定的偏差。

为使考古界在研究“扎赉诺尔人” 及“扎赉诺尔文化” 各自所设定的新观点、新思路、新学说有一个科学依据,“扎赉诺尔人” 的年龄至关重要。

2018年10月,扎赉诺尔区委、区政府携馆藏四颗“扎赉诺尔人” 头骨化石赴京进行测定。北京大学加速器质谱(AMS)试验室经树轮校正后,年龄分别为:10148BP;7440BP;1600BP;1010BP。其准确程度达95.4%。

2019年1月12日扎赉诺尔区委、区政府,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在京共同主办了“扎赉诺尔人类头骨年代测定结果” 发布会。有十余位领导及专家学者和新华社、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20多家新闻媒体、北京市的5家博物馆和10余家文化旅游企业出席了发布会。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吴小红说:“这表明近万年以来,扎赉诺尔地区始终有人类繁衍生息。” 专家学者都对万年扎赉诺尔人给予了高度评价。认为:“清晰可见扎赉诺尔人类与史前文化对探讨欧亚草原带与东北亚陆区古人类迁徙及文化互动研究的重要性。”

扎赉诺尔区委书记高闻何在致辞中说:“万年‘扎赉诺尔人’的确认,清晰地画出东胡、柔然、鲜卑、契丹、蒙古等北方民族形成、演变、发展的路线图。”(在“扎赉诺尔人” 头骨提取的古DNA与上述民族人头骨的DNA十分相似。)

“万年‘扎赉诺尔人’的确认,为草原文化的追根溯源和深入研究提供了更为广阔的空间。”

“万年‘扎赉诺尔人’的确认,再次宣告扎赉诺尔文化的悠久历史和现实光芒。”

远古的“扎赉诺尔人” 创造了万年古老文化,升起了中华文明的曙光;群雄争霸,豪杰并起的岁月中,开创了千年草原文明,绵延中华千古留芳;追逐先人的足迹,走过百年矿山历程,印证着风云变幻的历史。

内蒙古语言历史学家芒·牧林则认为:从大兴安岭走下来的原始人,经过数千万年的进化,大约在15000年左右形成了“犬鹿氏”。距今15000年前的“扎赉诺尔人” 是亚细亚地区80%以上蒙古人种(黄种人)的原始远祖。

这就是“扎赉诺尔人” 所走过的万年历程。部族更替,带走了千万年沧桑往事,却留下了那些承载千万年历史的遗址遗物,在不老荒天中述说着昔日的辉煌。

(本篇由满洲里历史文化研究会推荐)


上一篇:[百姓讲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