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根溯源记来路 中华民族一家亲

发布者:Naixin 来源:呼伦贝尔日报 浏览: 发布时间:2021-06-29 21:27:45

 

 

习近平总书记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总结大会上的讲话中指出:一个忘记来路的民族必定是没有出路的民族,一个忘记初心的政党必定是没有未来的政党。恰逢今年七月一日是中国共产党建党一百周年纪念日,全国上下开展了丰富多彩、形式多样的庆典活动,在深刻理解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同时,学习习近平总书记系列讲话,能更进一步加深对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理解,使之成为事业工作的指导思想。习近平总书记自十八大以来,在多个场合多次提出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这一思想理论是今后党中央治理国家民族事务,推进中华民族大团结、大发展、大繁荣的新思想、新战略、新思维,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在民族工作领域的具体体现。

我国是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各民族在交往交流交融的过程中形成了灿烂的华夏文明。各民族的历史文化是千百年传承和积累的智慧结晶,是中华优秀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纵观历史,中国北方古代民族的南下与中原民族的北上是长期共存的历史,他们相互迁徙、征战、经商、交往、交流,方方面面都互相影响、互为促进。特别是中原部族时时北上与北方民族进行交往交流,把先进的技术和生产力传授给北方民族,接受文明,提高技能,逐渐形成了自觉的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而在中国北方民族社会历史发展进程中,呼伦贝尔的古代历史文化又占有重要的地位。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工作报告》中指出:全面贯彻党的民族政策,深化民族团结进步教育,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加强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促进各民族像石榴籽一样紧紧抱在一起,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

2019年7月15日,习近平总书记考察内蒙古赤峰市博物馆时指出:我国是统一的多民族国家,中华民族是多民族不断交流交往交融而形成的。中华文明植根于多民族文化沃土,历史悠久,是世界上唯一没有中断、发展至今的文明。

正如习近平总书记说的,“要重视少数民族文化保护和传承,要引导人们树立正确的国家观、民族观、历史观、文化观,不断巩固各族人民对伟大祖国的认同、对中华民族的认同、对中国社会主义道路的认同。”没有正确的“四观”,没有坚定的共产主义理想信念,没有厚重的历史文化知识的积累,不可能真正理解“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真谛。在中国历史上,从呼伦贝尔走出建立政权的朝代值得一提的有三个:

拓跋—鲜卑的“北魏王朝”;

室韦—蒙古的“大元王朝”;

肃慎—女真的“大清王朝”。

历代从呼伦贝尔走出的民族大都呈辐射状迁徙。他们走出森林,来到草原,迁徙平原,入主中原,最后,把自己融于华夏民族共同体之中。

呼伦贝尔的历史主要是岭西的东胡—鲜卑族系;岭东的肃慎—靺鞨族系;随着考古与考证的研究发现,这两大族系自古以来就生活于呼伦贝尔的大兴安岭森林,其后走出森林,走向呼伦贝尔草原,走向松嫩平原,走向中原。延续至今留在驻地的民族有鄂伦春族、鄂温克族、达斡尔族。他们在呼伦贝尔世居繁衍,创造了灿烂的森林狩猎文化和草原游牧文化。

一、拓跋鲜卑族系的源流

呼伦贝尔历史悠久,文化灿烂,是一个神奇美丽的地方,有永远也说不完的故事,永远也研究不完的课题。呼伦贝尔位于中国版图的东北角,包括东北亚泰加森林南缘,大兴安岭西麓连接着呼伦贝尔草原、东麓连接着松嫩平原,伊勒呼里山东西走向连接着小兴安岭。

呼伦贝尔又是东北两大水系的源头。源于大兴安岭西麓森林的海拉尔河—额尔古纳河成为黑龙江的源头;源于大兴安岭东麓森林的甘河—阿里河是嫩江、松花江水系的源头,都汇入黑龙江,流向太平洋鄂霍次克海的鞑靼海峡。据考证,呼伦贝尔是历史著名的“白山黑水”之地,是东北古代民族肃慎族系的发祥地。自古以来,呼伦贝尔大兴安岭森林是北方民族最好的狩猎营地,河流纵横,有富集的野生动植物资源。呼伦贝尔草原是马背民族最好的游牧牧场,草原辽阔,水草茂密。呼伦贝尔的周边更是充满神秘色彩的历史秘境,是历史上古代民族南迁的起点和古老的通道。左邻(东部)为松嫩平原,以嫩江为界,与黑龙江省隔河相望;右舍(西部)为呼伦贝尔草原,与蒙古高原、蒙古国对接。

《魏书·序纪》记载:因南有秦汉、獯鬻、猃狁、山戎、匈奴之属,累代残暴,作害中州,而始均之裔,不交南夏,是以载籍无闻焉。这段话把历史推到了“五帝、夏朝”时代。在几千年的交往交流交融中,只有东胡—鲜卑—室韦族系的蒙古族和肃慎—女真—靺鞨族系的满族,以其古老的族称存世于中华大地,成为五十六个民族大家庭的成员。

夏商周时期,拓跋鲜卑生活在“大鲜卑山(大兴安岭)”的森林,“射猎为业(森林狩猎)”,即嘎仙洞时期。公元初年,拓跋鲜卑从“嘎仙洞”周围的森林走出,西迁额尔古纳森林;后又南迁“大泽”,到了呼伦贝尔草原,即大泽时期。又经过数百年,兵强马壮的鲜卑拓跋部,在献皇帝之子洁汾的率领下,穿越大漠高原,经历“九难八阻”,终于挺进“盛乐”,建立“代国”,即盛乐时期。在蒙古高原,五胡十六国时期,部落间进行了一个多世纪的征战袭扰,盛衰起落。最终,北魏的拓跋焘统一了黄河以北的乱世民族,鲜卑拓跋部成为第一个在中原建立政权的少数民族,即平城时期。若干年后,到北魏孝文帝迁都洛阳,即洛阳时期。通过征战扩张,收复中原,饮马长江,北魏成为北方政治、经济和军事上的强者。

公元495年,北魏孝文帝拓跋宏对北魏的国政、贵族、社会进行了系统化改革,倡导举汉制、说汉话、穿汉服,对吏治、政体、婚葬、习俗也进行了历史性的大胆改革。孝文帝英年早逝,后来由于天灾人祸和频发的农民起义,严重动摇了北魏的统治基础,公元534年北魏分裂为东魏、西魏。随后延续为北齐、北周,其后裔子孙建立了中国最强大、最繁荣的“隋唐盛世”。

二、室韦、蒙古的源流

室韦是公元四世纪出现于史料的部族,有室韦五部,蒙兀室韦是当时最小的部族。“蒙古族(今、清)—北元(明朝)—元朝—大蒙古国(辽金)—蒙兀室韦(唐朝)—北室韦(南北朝)—拓跋毛(秦汉)—始均(夏朝)”。《魏书·序纪》的记载证明了这个历史事实:昔黄帝有子二十五人,或内列诸华,或外分荒服,昌意少子,受封北土,国有大鲜卑山,因以为号。这些可以说明我们都是炎黄子孙。

三、肃慎族系的源流

肃慎族系是东北最古老最悠久的族系,其分布几乎涵盖整个东北,《山海经·海内西经》记载:东胡在大泽东,夷人在东胡东。历史专家确认,大泽是呼伦湖,东胡人“游牧部落”游牧于大泽东,而夷人游猎于东胡的东部,即大兴安岭。《山海经·大荒山北经》又记载:大荒之中,有山,名曰不咸,有肃慎氏之国。据考证“大荒山是大兴安岭”,这段记载证明肃慎族系生活于大兴安岭森林,从事狩猎。在商周时期就与中原有往来,向朝廷献贡“楛矢石弩”。史料记载,肃慎人是生活于东北的“白山黑水”。黑水是黑龙江中上游,据考证白山即为 “伊勒呼里山主峰—大白山”,据此可以推测肃慎人是源于白山(呼伦贝尔的大白山)黑水(黑龙江源头)。

肃慎与鲜卑的两个森林民族走向:肃慎族系在大兴安岭从事森林狩猎,公元初年肃慎族系沿河流南下,走出森林走向小兴安岭,进入松嫩平原,开始了兼营渔猎的原始农业。肃慎族系与东北其他部族交往融合,足迹遍及松嫩平原、小兴安岭、长白山,直至整个东北平原,成为部落民族延续最长,分布范围最大的族系。据此推理为:肃慎(夏商周)—秽貊(春秋)—索蓠(战国)—扶余(三国)—勿吉(南北朝)—靺鞨(隋唐)—林中百姓(元朝)—北山野人(明朝)—索伦部(清朝)—鄂伦春族、鄂温克族、达斡尔族(今)。肃慎族系在迁徙融合中,生产生活方式和使用语言也发生变化,即阿尔泰语系—通古斯语支和原蒙古语支,或者转化为周边其他民族的语言。

四、鲜卑(东部鲜卑)部族的源流

东部鲜卑是《汉书》记载的被匈奴打败逃进乌桓山、鲜卑山的部族。据推测,他们最早也是生活于呼伦贝尔“大泽(呼伦湖)”周围的草原,从事游牧渔猎兼有的生产生活,讲阿尔泰语系原蒙古语支的东胡人。随着部族的壮大和人口的增加,经过几个世纪的迁徙,他们走向蒙古高原腹地,锡拉木伦河畔、老哈拉哈河、西辽河。在公元二世纪初,东部鲜卑部族首领檀石槐建立了“鲜卑部落联盟”即东部鲜卑、西部鲜卑,北部鲜卑,成为当时北方最强大的北方民族阵营,形成了“南扰汉边,北拒丁零,西击兀孙,东却扶余”的强大阵势。檀石槐死后,鲜卑部落联盟分裂为慕容鲜卑、宇文鲜卑、段氏鲜卑、叶氏鲜卑、拓跋鲜卑,他们各自为政分裂为“五胡十六国”,也就是史料俗说的“五胡乱华”。这些部族在征战中此消彼长,互相征服,最后由北魏拓跋涛皇帝征战收复,完成了北方民族的大一统,给中原部族注入了新的活力。

地域从来不是隔绝交流、交往、交融的天然屏障,他们为了生活、生产或是生存而长年游猎迁徙,游牧转场,采集耕种,进而发展成为族群、部落、部落联盟乃至民族。他们的居住、猎场、牧场也不是一成不变的,他们“随猎物迁徙,逐水草而居”,没有固定的猎场和草场,他们在生产中互相交流,互相学习。

重温上下五千年的中国历史和东北史,离不开呼伦贝尔历史的“源与流”,中华民族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谁也离不开谁的民族大家庭。大兴安岭森林联系着呼伦贝尔草原和松嫩平原,联系着中国北方民族鲜为人知的历史脉络,源流走向,揭示着这些古老的民族如何从森林狩猎生活转向草原游牧,又如何转产为农耕民族;如何由森林的小部落、小民族,走出大山,驰骋草原,跨越长城,入主中原,他们经过繁衍、迁徙、发展,融合于华夏民族的大熔炉之中,组成了中华民族共同体。

立足呼伦贝尔,学习理解习近平总书记的“祖国观、民族观、文化观、历史观”,深入研究了解中华民族的大融合、大一统的历史进程非常必要。呼伦贝尔的“源流史”,部族的“迁徙史”,民族的“发展史”,都与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息息相关。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各民族共同开发了祖国的锦绣河山,广袤疆域,共同创造了悠久的中国历史,灿烂的中华文化。秦汉雄风,盛唐气象,是各民族共同铸就的辉煌。可以说,多民族的大一统,各民族多元一体,是老祖宗留给我们的一笔财富,也是我们国家的一个重要优势。(孟松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