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诚青山可鉴 勋业史册留痕

发布者:Naixin 浏览: 发布时间:2021-06-30 17:24:00

 蝉声不到兴安岭,云冷风清暑自收。

高岭苍茫低岭翠,幼林明媚母林幽。
黄金时节千山雪,碧玉溪潭五月秋。
消息松涛人语里,良材广厦遍神州。

——老舍
 
作为祖国北疆之巅的大兴安岭,宛如巍峨的绿色长城,守护着东北平原和呼伦贝尔草原的生态安全。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生态功能区总面积10.67万平方公里,森林覆盖率78.39%,区域内有一二级河流984条,各类湿地120多万公顷,空气负氧离子浓度达到每立方厘米20000个,森林和湿地生态系统服务功能总价值达6160亿元/年。
 
大兴安岭是祖国北方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她犹如一条绿色的巨龙,自东北向西南,逶迤纵贯千余公里,构成了呼伦贝尔森林的主体,她犹如一位神圣的守护者,滋养和庇护着这方土地上的世世代代。2020年,全市林地面积1630万公顷,森林面积1330万公顷,森林蓄积量12.7亿立方米,森林覆盖率52.6%。
 
巍巍兴安、茫茫林海见证着沧海桑田的变迁,从1952年内蒙古大兴安岭开发建设,到“天保工程”实施后,2015年全面禁伐。林业经济变轨转向林下经济,林区的建设者摇身变成守护者。近年来,新时代的务林人践行着“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理念,实现了森林资源“长”大于“消”的历史性跨越。
输出栋梁  支援建设
当国家建设需要木材的时候,务林人奋勇当先,争当劳模;当国家需要保护生态环境的时候,他们放下斧锯,华丽转身,成为绿水青山的忠诚守护者。2014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内蒙古阿尔山林业局视察时指出,历史有它的阶段性,当时砍木头是为国家做贡献,现在种树看林子也是为国家做贡献。
将时间的指针拨回到1952年。新中国成立之初,为支援国家基础建设,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批准成立内蒙古森林工业管理局。原内蒙古自治区林务总局局长杰尔格勒率领第一支队伍挺进了图里河。新中国林业采伐的第一声“顺山倒”的号子从图里河林业局响起。由此,全面拉开了气势恢宏的大兴安岭林区开发建设历史的序幕。
上世纪60年代工队集材场地
伐木工人用上了新的采伐工具
停伐仪式
 
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铁道兵和广大务林人披星戴月、爬冰卧雪,修建了伸向大兴安岭森林腹地的铁路。火车轰鸣,把国家建设急需的木材从大兴安岭原始森林中调运出来。人民大会堂、革命历史博物馆、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钓鱼台国宾馆、农业展览馆、北京站、中国美术馆、北京展览馆、工人体育场、民族文化宫“十大工程”的所用木料,都是从大兴安岭和小兴安岭林区调运来的。甚至,连中国援建坦赞铁路所用的大部分枕木,都来自大兴安岭林区。
 
一列列满载木材的火车,呼啸着驶出大兴安岭茫茫林海,驶向祖国各地,为新中国建设源源不断的输送大量优质木材。
 
据统计,1952年到2015年的63年间,林区累计为国家提供商品材和林副产品2亿立方米,上缴利税200多亿元,是国家同期投入的4倍。
 
2亿立方米是什么概念?以铁路的枕木为例,1根枕木体积为0.088立方米,11根枕木约为1立方米,铁路两根枕木中间的距离为40公分,平均5根枕木能铺2米长的铁路。那么,2亿立方米木材共能铺80万多公里铁路,能绕赤道周长4万公里的地球铺20圈铁路。
 
成绩来之不易,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为国家经济建设的贡献可谓是巨大的,数字的背后,离不开中国共产党的正确领导,离不开人们响应国家号召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倾情奉献林区的深厚情怀。
 
筚路蓝缕 创造奇迹
 
“那时候,伐木全靠弯把锯,放倒一棵树最少也得1个多小时。”杨风义是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首批伐木工,对那段艰苦岁月记忆犹新:“每天清早5时起床,6时上班,中午带点干粮在山上吃,冷了烤烤火,渴了吃点雪……”
 
林区开发建设之初,条件异常艰苦,老一代务林人住的是工棚子、地窨子,睡的是大通铺,四五十人一屋,吃的是水煮冻白菜,喝的是雪融水,由于林区蔬菜缺乏,吃菜困难,部分职工还患上了浮肿病。
 
当时的木材生产方式主要依靠人力。林业工人用大肚锯、弯把锯伐木,用牛马套子在冰雪滑道上集材,靠自然力推河、流送木材。随着国家经济形势的好转,机械化设备开始在林区出现,到上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林区的生产条件发生了根本的转变,木材生产逐步实现了机械化,运输汽车、森林小火车代替了马车,集材用拖拉机代替了马套子兽力集材,贮木场装大火车用绞盘机,代替了工人哈腰挂抬木头装车……林区伐木工具大板斧、大肚子锯、弯把锯等逐步退出历史舞台,油锯也从最初的由国外引进、国内仿制到全面普及国产,历经了多次更新换代。
 
筚路蓝缕,以启山林。从荒芜的原始森林到现代化城市,几代务林人在这个曾经狂风怒吼、冰雪覆盖、天寒地冻的地方英勇奋战着,岁月变换了几代务林人的模样,不变的是,大兴安岭人的精神和大兴安岭浓密的绿色。
 
开发建设以来,大兴安岭林区长期坚持边采边育、采育结合的方针,“左手砍树、右手栽树”,努力做到青山常在,永续利用。
 
1998年“天保工程”实施后,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森林面积、蓄积实现双增长。与开发建设初期相比,到2018年第九次中国森林资源连续清查,林区有林地面积增加393万公顷,森林蓄积增长3.71亿立方米,森林覆盖率提高18.29%。2015年4月1日,大兴安岭林区结束了长达63年的采伐历史,真正由“砍树”转向“看树”,生态文明思想在祖国北疆的实践中熠熠生辉。
 
红了党旗  绿了森林
 
1954年末,图里河林业局组建一年后,正式成立了局党委,西尼气、伊图里河两个局成立了党总支,归图里河林业局党委领导。有了党的领导核心,各级党、政、工、团的班子陆续建立与健全起来,这对于动员和组织广大职工团结奋战,大干苦干年年完成和超额完成木材生产任务,支援祖国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起到了重要作用。
 
特别是在冬季木材生产会战中,各局上下总动员,从局长、党委书记到机关干部,各林场、车间书记主任,全都打破职务界线,没有职务之分,既当指挥员,又当战斗员,他们与工人同吃,同住,同劳动,同喜同乐,同忧同愁,同甘共苦,哪里需要就出现在哪里。他们是突击队、机动部队,抬木头,归楞,打籮子,烧炉子,下食堂帮厨做饭,饮马喂料,从山下往山上送给养,人人以身作则,处处起模范带头作用,给职工群众起到了榜样作用。山下的家属也动员起来,人人争当好后勤,为一线职工做鞋套、垫肩、皮帽、棉手套,医务人员亲临一线,组成医疗小分队,随时为受伤人员包扎、上药。
 
 
瞭望员在观测森林
 
针对林业生产露天作业点多、面广、线长、分散,开发初期党员数量极少的实际情况,杰尔格勒作为原林管局党委主要领导,十分重视林区的党建工作,在他的领导下,除各林业局、厂建立健全了党的委员会,各基层生产单位普遍建立了党支部和党小组。党支部坚持“三会一课”制度,一方面教育现有党员加强学习,不断提高思想政治水平,充分发挥先锋模范作用;另一方面,杰尔格勒要求组织部门积极选拔和培养党外积极分子,按照党员标准,有计划、有组织地吸收入党,从而使党员队伍不断发展壮大,党的核心领导作用、党支部的战斗堡垒作用和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在林区发挥得越来越显著。与此同时,林业职工队伍也发生了深刻变化,在建立新的劳动组织、固定工人的基础上,涌现出一大批劳动模范,充实了林业干部队伍。
 
政治坚定,凝心聚力。林区的事业在哪里,党的旗帜就在哪里,无论是木材生产一线、转型发展前线,还是生态保护战线,林区党员干部和职工始终牢记党的宗旨,时刻不忘党员身份,干在实处、走在前列,涌现出以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立过功勋、为林区开发建设做出突出贡献的王殿兴等老一代优秀共产党员;奉献林区、舍己救人的张力、何志等革命烈士、优秀党员干部;终身为党、把一生积蓄作为党费的崔曾女;情依森林、义务植树2.5万株的李庶坤;18年坚守在人迹罕至摩天岭的颜士文;为保护绿水青山不惜献出宝贵生命的“全国优秀共产党员”于海俊等为代表的时代楷模,真正“红了党旗、绿了森林”。
 
69年坚守,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严格贯彻落实党和国家林业方针政策,几代务林人薪火相传、砥砺奋进,接力探索改革创新发展之路,尤其在1998年全国天然林资源保护工程全面实施后,林区严格落实国家“天保工程”政策,实现了以木材生产为主向以林业生态保护建设为主的历史性跨越,完成了各个时期的历史使命,并在新的历史任务中不断探索。
 
在发展中保护,在保护中发展,“十三五”以来,林区紧紧围绕“生态林业、民生林业”的战略部署,大力发展生态旅游、森林碳汇、林下经济、中草药等生态主导型产业,真正把绿水青山、冰天雪地变成了金山银山。
 
如今,根河源国家湿地公园停伐纪念地林内,系在采伐最后一棵兴安落叶松上的红色绸子经过7年的风吹雨打已退了颜色,可林区坚定信念跟党走、筑牢祖国北疆重要生态安全屏障的决心永不褪色。(本报记者 付饶 通讯员 郭卫岩 赵佳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