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守望:一塔一马一片林

发布者:Chenguang 来源:呼伦贝尔日报 浏览: 发布时间:2020-06-19 10:20:24

温建民正在瞭望塔上进行瞭望查看。

 

下雨天,温建民终于能够下塔与妻子吃上一顿热乎饭。

 

温建民除了瞭望之外,每天还对周边林区进行巡护。

 

 

识途的老马每天为温建民夫妇驮水、运粮。

田晶杰正在写巡护记录。

四方山夫妻瞭望站。

 米何妙子 杨丽英 贾宇娜

夫唱妇随,深居山野;山泉蔬菜,与世无争。这听起来仿佛是神仙眷侣的日子,但实际上只有真正生活在其中的人才能体会当中的酸甜苦辣。在距离内蒙古大兴安岭毕拉河林业局局址30余公里的地方,有一座四方山,海拔933.4米。这里道路崎岖、交通不便,却是防火瞭望的重要地点。温建民是这座山的瞭望员,也是这里的“主人”。他和妻子田晶杰以山为家、以林为友。

因为爱着这座山 他成了“林二代”

今年58岁的温建民出生在一个普通的林业工人家庭。1981年,他选择了一条父亲曾经走过的路,成为了一名“林二代”。

这地方太美了,这句话在温建民的心里重复了成千上万遍,这座山,这片林,这条路,即便再看上千遍,走上万遍,他也不会厌烦,因为他的心早就扎根在这里了。他说:“我从小就是这地方生人,在四方山瞭望站又工作了12年,这里的一枝一叶我都熟悉,时间长了不见,我这心里就惦记。每年防火期过后,在家待上十天半个月,我就得闹一次脾气,我闺女说我‘爸这是又想上山了’,我嘿嘿一笑,第二天保准就到山上住几天,山上待着舒服,我就觉得这儿比城镇好。”

四方山山顶有一个天池,说来很奇怪,里面的水雨多不溢,天旱不涸,但是不能饮用。山上的饮用水只能到山底下大二沟林场四方山管护站取。四方山管护站的饮用水则需每隔三四天从距离20余公里的大二沟林场德河外站拉运。

清晨,天刚蒙蒙亮,温建民便早早地牵着马下山取水。1238步台阶,他记得清清楚楚,但两个50斤重的水桶也只能求助于老马了。每次陪他上下山的还有两只上下台阶轻松自如的小黑狗。

在四方山时,温建民与马和塔作伴,马儿穿梭于山上山下,拉水、驮物,他塔上塔下瞭望巡护。温建民说,在山上的日子虽然清苦、寂寞,但他愿意为守护这片绿色奉献自己的一生。

瞭望 12年如一日

春、秋两季防火期期间是森林防火瞭望员最忙碌的时段之一:站在瞭望塔上,一天环视、汇报几十遍,寂寞而枯燥。

早上8时许,温建民就登上了塔顶开始一天的瞭望工作。瞭望塔高20米左右,塔梯近乎于90度直角,但这些对于58岁的温建民早已习惯,他说:“我这是年龄大了,爬的有点慢了,年轻时候完全可以跑着上。有时候风刮得特别大,感觉塔要倒了似的,吓出一身冷汗。”四方山上常年大风不断,即使山下风和日丽,山上也要五六级风。极端天气时,在瞭望塔的塔顶要在7级以上风力里进行观测,雷电、静电都会给他们带来危险。

瞭望查看,沟通会晤,做好记录成为温建民每天的常态工作。工作40多年来,温建民一直在外站、瞭望站等一线工作,对毕拉河林业局生态功能区的沟沟岔岔、山山水水更是做到了烂熟于心,被称为“活地图”。为了能够及时准确地监测到火点,在四方山瞭望站工作12年来,温建民坚持每天学习监测业务知识,不断查看毕拉河林业局瞭望监测地形图,背诵经纬度等。

守望绿色在温建民夫妇心底埋下了种子,他们又将希望传递给了自己的儿女。妻子田晶杰说:“我既然选择了他,就必须支持他的工作。现在,不光他在从事防火工作,他把儿子也送到了防火一线,让孩子成为快扑队队员,继续他的防火事业。”

瞭望人的故事,你不问,他们不说。这些与林为伴的人,习惯了寒冷,习惯了酷暑,习惯了艰辛,习惯了寂寞,习惯了让沙沙作响的森林为他们倾述衷肠。

以林为家 默默守护一草一木

2018年9月以前,温建民一直与同事共同坚守在四方山瞭望站。从2018年9月秋季防火期开始,妻子田晶杰来到瞭望站与温建民互相扶持、共同瞭望和巡护,从此他们夫妻二人便主动承担了瞭望站的全部工作,成为真正意义的“夫妻瞭望站”。

妻子上山陪伴虽能帮忙打理生活琐事,但是相比以前,温建民身上的担子更重了。夫妻二人不光要在山上度过整个春、秋季防火期,温建民还要承担常年所有的瞭望、巡护工作。面对山上艰苦的条件,乐观的温建民再一次吐露了心声:“苦点累点咱不怕,只要咱毕拉河生态功能区安然无恙,不发生火灾,我这点付出算啥呢!”

淡蓝色的塔房在雾气缭绕的山顶显得格外明亮,大门上张贴着一副对联,诠释了温建民夫妻二人在塔上的现状。上联:一塔一马一夫妻,下联:一池一山一森林,横批:绿色守望。田晶杰说,他们两口子在哪儿,哪儿就是家,守护绿色是他们的职责和使命,他们一定会坚守到最后一刻。

田晶杰将塔站屋内收拾得干净整洁、温馨如家。山上吃的水要靠马匹从山下背上来,所以,水对于他们来说是最宝贵的东西。今天正好赶上下雨,她把家里能盛水的物件都搬到门前,雨水顺着房檐,滴滴答答地落到桶里,田晶杰望着桶里泛起的水花,笑着说:“真好,这些水又够我们洗衣、洗脸用上几天!”

除了吃水困难,运煤问题也一直困扰着温建民。每到三四月份,山顶气温低,温建民就要依靠马匹从山下运煤上山,10袋煤,要靠老马来来回回运送5次之多。老马虽然识途,但是一次次将百十余斤的煤袋放到马背上,也让年龄越来越大的温建民有些吃不消。即便如此,他依旧乐观地说:“只要不着火,这些都不是事儿!”

山上的生活虽然单调,但是夫妻二人配合非常默契。白天,温建民上塔瞭望,田晶杰就到山下巡护,向外来游客宣传消防知识,清理木栈道上的垃圾。赶上大风天,温建民在塔上一呆就是一天。为了不让丈夫耽误工作,田晶杰就将做好的饭菜送到塔上。夫妻二人一边吃饭一边聊着儿女的生活和工作,言语间流露出的是自豪与幸福。田晶杰说,她和温建民结婚已经34年了,养育了一儿一女。两个孩子是他们最大的骄傲和安慰。而除了儿女,两口子心中最挂念的,就是脚下的这片山林。

说起老伴儿田晶杰,温建民满心的愧疚。他从参加工作开始,就一直在外站等单位工作,错过了儿子和女儿的降生、上学、参加工作。妻子不光要带大两个孩子,还要替他在患有精神疾病的老母亲床前尽孝,操持家里家外大大小小的事情,辛辛苦苦数十年,从未有过任何怨言。老了老了,还要跑到山上来与他作伴,一起守护山林,一想到这些,温建民的眼眶泛红,哽咽了。

傍晚,雨未见小,田晶杰将做好的四叶菜炖土豆和油焖土豆丝端上饭桌,在门口朝着塔的方向喊了一句:“老温,吃饭了!”

“哎……马上下来。”

林间回荡着温建民夫妇清脆的声音,那幅画面美得让人难忘。


上一篇:[生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