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扎根草原的“上海孤儿 ”其日麦拉图

发布者:Naixin 浏览: 发布时间:2019-11-08 10:58:54

 

本报记者 刁岩 通讯员 琳娜
 
我是草原的儿子!”这是其日麦拉图发自肺腑的心声。眼前这个草原汉子,皮肤黝黑,目光深邃,说着一口地道的蒙语。让人想不到的是,若是寻根,他出生在江南。他曲折的人生际遇,把我们的记忆带回上世纪的艰难岁月。
1959年末,中国正处在3年困难时期,全国粮食供应严重短缺,上海、江苏、浙江、安徽等地出现很多孤儿,因为营养不良,患病的孩子越来越多,已经危及生命。乌兰夫主席,主动请缨,将3000多名孤儿接到大草原,分配到各盟市牧区牧民家抚养,并且提出“收一个、活一个、壮一个”的要求。于是,来自南方的“三千孤儿”后来有了一个共同的名字“国家的孩子”,蒙古族牧民以草原般博大的胸怀接纳了这些孩子。在牧民们的精心照料之下,上海孤儿在草原上健康成长,成为地地道道的蒙古人,成为“草原的孩子”。
牧民们非常喜欢这些孩子,有的家庭甚至收养了五六个,还有的从几百里地赶来争着抢着领养。他们把孤儿接回自家的蒙古包,像对待亲生儿女一样精心照料,教说蒙古语,传授骑马、打猎等技能,供他们上学,将他们培养成人。那之后,岁月的河,水深流静。草原上的“上海孤儿”,逐渐成为没有多少人知晓的北方往事。
陈旗东乌珠尔苏木海拉图嘎查牧民其日麦拉图就是三千孤儿中的一员。如今,其日麦拉图已年近花甲,依然生活在荒凉的草原深处,不复长歌万里的青春,也挥别了马背上的年华,岁月在他的脸上留下了深深的印记。他深情地回忆道:“我户口本上的生日是1960年4月30日。1961年初夏,芍药花刚打骨朵儿的时候,我的养父从夏营地驾着牛车颠簸了一天,来到海拉尔市幼儿园领养了我这个命大的孩子。父亲是听说上海送来一批孤儿的消息后,他自己主动向组织请求领养一个孩子。”
这一年,领养其日麦拉图的嘎巴日54岁,妻子那布础力45岁,他们拥有一个幸福的家,他们已生育有三个女儿,那年大女儿已经20岁,小女儿也都12岁了。因为长期营养不良,其日麦拉图瘦的皮包骨,脖子细得甚至不能撑起大脑袋。夫妇俩疼爱着这个几乎可能夭折的孩子,给他取名为“其日麦拉图”,就是奋斗的、努力的意思,给予了他无限的期望。在这个大家庭里,其日麦拉图享受到的父爱母爱,甚至超越了他们给予亲生儿女的爱,这使他终生感激两位老人。
草原的牛羊肉和牛奶赋予其日麦拉图强壮的体魄。刚满4岁,父亲就开始教他骑祖父的黄骠马,带他融入了牧区生活。后来,在苏木学校上学直到初中毕业后,其日麦拉图接过父亲的套马杆,当起了家里的顶梁柱,成为了真正的牧民。
到了17岁那年,其日麦拉图才从亲属那里得知,自己是领养的汉族孤儿。但他心里没有任何不快,因为对他来讲,对于父母和姐姐们而言,“领养”和“亲生”的没有差别,在这个家庭里也没有看出汉族和蒙古族的差别。
1979年,其日麦拉图担任了嘎查团支部书记,组织带领嘎查青年牧民开展嘎查的义务劳动和文艺活动。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团支部的工作是非常活跃的,能为牧民做点实事让其日麦拉图觉得特别自豪。那时,不论是家庭还是嘎査,都迫切需要年轻力壮、手脚勤快的劳动力,因此其日麦拉图到哪儿都特别受欢迎。
其日麦拉图的父亲曾经是自治区人大代表,担任嘎查书记。在海拉图嘎査,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家境也不算贫困,有一些牲畜。其日麦拉图的父亲从小就教育他,山水草木都有灵魂,要爱护自然,要爱护长生天赋予我们的一切。后来,其日麦拉图也以同样的信念教育自己的孩子,使之成为家训。
1983年其日麦拉图结婚了,算是自由恋爱,娶了附近牧户的姑娘娜仁格勒。当时,姐姐们送给其日麦拉图的2头牛,这就是他俩的全部家当。父母留下的牲畜都在灾害中死光了,除此之外,只有一个铜桶和铜勺,非常结实,其日麦拉图要留给自己的孩子们世世代代传承下去。
1987年7月19日,其日麦拉图加入了党组织,紧接着又当选了几届旗、苏木级人大代表。1995年担任海拉图嘎査书记,连续当了八年嘎查领头人,这是其日麦拉图人生当中最难忘的时光。其日麦拉图用劳动和付出在草原上实现自己的价值,也以此回馈草原母亲对他的无私厚爱。
后来,因工作关系,其日麦拉图到苏州、上海等地培训了一个月,这是他唯一一次接近了“故乡”。在大都市里,其日麦拉图丝毫没有留恋江南,每天心里只想着草原上的父亲、母亲、爱人、姐姐,还有羊群马群。这一刻,其日麦拉图更加确定自己就是草原的儿子,是一个纯粹的牧民。
担任海拉图嘎査书记以来,其日麦拉图不遗余力地带领牧民投入到嘎査牧业生产生活和基础设施建设中,牧民收入逐年提高,还成为了全旗机械化程度最高、疫病防治和棚圈建设最好的嘎査。
海拉图嘎査的牧民巴拉吉一家有6口人,因自然灾害失去了牲畜。其日麦拉图把自己的一头牛给他当作基础母畜,还动员其他有条件的牧户帮助他,后来,他家完全脱困成为了中等户。其日麦拉图扶持嘎査很多贫困家庭时,一般会在孩子成家时送些基础母畜,希望在他们成家立业的同时发展好畜牧业,也是对年轻人今后幸福生活的美好祝愿。其日麦拉图扶持时间最长的贫困户是乌仁图雅家,从1997年开始扶持,帮扶了20年。在其日麦拉图的积极帮扶下,乌仁图雅也努力配合,目前也已经稳定脱贫,她的儿子也考上了内蒙古民族大学。
最让其日麦拉图欣慰的是嘎查的治沙成果。胡列也吐湖东侧的杨树林,就是其日麦拉图担任嘎查书记时带领10名嘎査青年挖了20多天辛苦栽下的,如今那里已是一片绿油油的树林了。
当嘎査书记是需要无私付出的,有时一走就是好几天,下乡救灾保畜、防疫统计、扶贫解困,都需要书记身体力行。那时还没有车,不是骑摩托车就是骑马,其日麦拉图一出门,家里的人力不够,牲畜无人照看,爱人照看3个孩子也没有时间,生活来源也成为问题。但在那个艰苦的年代,担任嘎查职务是没有任何报酬的,而其日麦拉图为海拉图嘎查牧民服务了整整23年,虽然有苦也有累,可是看着牧民们的生活一天天好起来,其日麦拉图的心里就充满了喜悦和满足感。
现在,其日麦拉图的3个儿子全部结婚成家,他们三兄弟在海拉图嘎查中俄边境的度日哈日湖边一起经营畜牧业。其日麦拉图的大儿子巴特尔朝克图现在也成为了嘎査支部委员,也担任过一届嘎查团支书,他也像其日麦拉图一样热心帮助別人,在大儿子身上,其日麦拉图似乎能看到自己年轻时的影子。
现在其日麦拉图虽然从嘎查职务退了下来,但如果嘎查里有需要,他都热心参与,力所能及的支持嘎査工作的开展,贡献人力和物力。其日麦拉图说,这是他的一份责任,并不是做给谁看,毕竟这一方热土上生活着的是他的父老乡亲。
现在,其日麦拉图的牲畜已发展成90多匹马,800多只羊。可他还有一个愿望,就是恢复祖父的骆驼群,实现五畜兴旺的生活。其日麦拉图已经和这片草原融为一体。他早已认定,他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巴尔虎蒙古人,他的爱人也认为,其日麦拉图有蒙古人一样的胸襟和好心肠。
海拉图嘎查来自上海的孤儿一共有3个,他们至今都还生活在草原上,几乎全然长成了牧人的模样。其日麦拉图老人也经常和他们走动,也听说了一些孤儿南下寻亲的消息。可他们都不为所动,生命、爱情、理想,他们的全部都是草原母亲给予的,他们早已融入了这片养育他们的草原。
“民族团结不是一句空话,民族团结是草原兴旺、边疆稳定的基础。我当过嘎査书记,这个我懂。我这辈子,已经在草原上扎根了,我感恩父母亲把我培养成一个真正的蒙古人。在我的余生当中,我还要像我的父母一样为人善良,勤恳劳动,爱护草原,传承文化,这就是我报答父母亲养育之恩的最好的选择。”其日麦拉图说。
59年前,草原向上海伸出援助之手;半个多世纪间,“上海孤儿”为草原建设倾尽全力。这是内蒙古上海两地的情谊延伸,更是我国各民族团结和谐、携手发展的动人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