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隆洼遗址:寻找中华史前文明的印记

发布者:唐婷婷 来源:《呼伦贝尔日报》官方微信 浏览: 发布时间:2022-06-23 19:57:36

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东南部敖汉旗境内的松辽平原,山川秀美,河流纵横,草茂林丰,物产丰富,在努鲁儿虎山脉北麓,西辽河流域大凌河支流牤牛河上游,兴隆洼遗址作为中国新石器时期的一处文化坐标,其发掘成果一度震惊世界。

“以兴隆洼文化、红山文化为代表的西辽河地区史前考古学文化是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它的发现揭示了中华文明是多元一体的。”6月15日,内蒙古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院副院长张红星在接受采访时说,兴隆洼文化的发现与研究表明,内蒙古东南部地区包括西辽河地区新石器时代文化的自成体系,也为赵宝沟文化、红山文化找到了源头,确定了该地区与黄河流域新石器时代文化相互交融、相互影响的历史地位。

遗址发掘命名了兴隆洼文化

敖汉旗博物馆馆长田彦国对兴隆洼遗址的发掘经历印象深刻。在田彦国看来,1982年,对于兴隆洼遗址的发现而言,是一个关键节点。近日,他在接受采访时说,当时正值全国第二次文物普查期,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杨虎先生率领内蒙古工作队与敖汉旗博物馆专家组成若干个小组进行考古探寻,发现散布在一个荒地里的厚胎夹砂陶罐及陶钵等残片饰有压印复合纹饰,不同于已知考古学文化的同类陶器。

1983年至1992年,历经7次规模性发掘,发掘面积近4万平方米,形成6万平方米的遗址面积,共发掘清理古代房址188座,房址面积大多在60平方米左右。对遗址中央的两座并排面积超过140平方米的大房址,专家分析可能是聚落首领所居,或举行公众议事礼制和原始宗教祭祀活动场所。在张红星看来,这些方形半地穴式房址沿西北至东南方向整齐排列,充分证明聚落布局是经过精心规划的,聚落外挖掘的椭圆形环壕,具有一定的防御或界线功能。兴隆洼聚落遗址是迄今经科学考古发掘、完整地揭露中国新石器时代聚落遗址中保存最完整、布局最清楚的遗址之一,是当时第一个完整揭露出房址、灰坑和围壕等全部生活遗迹的聚落,被称为“华夏第一村”。1996年,兴隆洼遗址被国务院确定为第四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兴隆洼遗址考古发掘被评为1992年度“中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后被评为二十世纪“中国百项考古大发现”。

因兴隆洼遗址距离敖汉旗宝国吐乡兴隆洼村约0.5公里,按照发现地命名遗址的惯例,杨虎先生在1985年《考古》第10期《内蒙古敖汉旗兴隆洼遗址发掘简报》中首次提出兴隆洼文化这一命名。

考古学家经过对出土木炭等文物进行碳14年代鉴定,界定兴隆洼文化距今约8000年左右,聚落遗址堪称中国建筑史上的奇迹,对研究中国新石器时代聚落部局、房屋建筑、生活方式等具有重要价值。其社会结构、生产水平、生活方式、礼制信仰等在中华文明起源与发展进程中起到了重要的奠基和推动作用。

 

 

 

 

多种文明起源的历史文化宝库

 

兴隆洼遗址催生了兴隆洼文化,此后其他不同时期的人群仍在这一区域繁衍生息。目前,在其东西约1公里、南北约1.5公里的范围内尚有14处史前文化聚落遗址,经调查测绘的有兴隆洼文化遗址2处,赵宝沟遗址4处,红山文化遗址6处,夏家店下层文化遗址2处。


2014年,“中华文明探源工程课题组”在总结兴隆洼遗址的历史文化宝库价值时,给予兴隆洼遗址“中华文明的起源地”“世界旱作农业的起源地”“中华‘龙’文化的起源地”“中国‘玉’文化的起源地”“祖先崇拜的起源地”五个历史定位。生活在敖汉地区的远古先民,对中华文明乃至人类文明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兴隆洼遗址发掘出土近千件珍贵文物,对研究史前文化的渊源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其中出土的玉玦、玉斧、玉锛等玉器在没有金属生产工具的情况下,加工技术高超,一对玉玦重量不差1克,开创了中国史前用玉的先河。”田彦国说,发现的骨笛经音乐学家反复实验,能奏出优美的旋律;人猪合葬居室墓,葬俗奇特,为原始猪龙的崇拜找到了实物证据;奇特的服饰“蚌饰裙”由数百个逐一磨出的长形蚌片钻孔分排钉缀而成,是迄今为止中国发现的最早的服饰。同属于兴隆洼文化遗址范畴的兴隆沟遗址,发现了由野猪头骨和石块、陶片摆放出来的S形躯体,被专家认为是最早的龙的雏形,龙的起源和崇拜习俗已形成。“想想看,生活在8000年前的人类,带着玉耳环,穿着‘蚌饰裙’,吹着骨笛,是何等的典雅,其文明程度之高,令人赞叹。”田彦国的描述,还原了中国北方史前人类的生活情景,再现了中华民族史前的文明符号和民族团结统一的共生象征。

兴隆洼遗址出土的原始陶器,为深筒直腹罐和钵等夹砂陶等典型器物,在房址和围壕中出土了大量的鹿头,其中动物遗骸中猪的遗骸居多,经北京大学动物骨骼化验室检测,这一时期的部分野猪已进入人工驯化阶段。稳定而独立的聚落及石锄、磨棒、石斧、玉器等的出土,表明当时农业生产和手工业等社会化分工已经出现。张红星推测,兴隆洼遗址的先民应该过着类似于“男主外女主内”的生活,男性从事耕种、渔猎、采集和石器制作等,女性从事编织、食物加工等。

出于对兴隆洼文化的保护和利用,近年来,联合考古队对敖汉旗境内临近兴隆洼文化遗址的多处遗址进行复查,陆续有新的发现。目前,敖汉旗境内共分布有新石器时代至青铜器时代的遗址4000余处,约占内蒙古自治区古遗址总数的1/6。敖汉旗博物馆已经征集收藏的文物达32000多件(套)。迄今为止,在国务院公布的1268个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中,敖汉旗有包括兴隆洼遗址在内的四个古老文化遗存名列其中。

1994年,美国哈佛大学人类学教授南莎娜女士不远万里来到兴隆洼遗址参观考察,其后,一批批来自日本、美国、德国、韩国、英国、以色列等国家和地区专家学者慕名而来,日本学者甚至参与了部分考古过程,兴隆洼文化影响波及世界。

在已故考古学界泰斗苏秉琦先生眼中,兴隆洼文化是史前人类文明的曙光,在史前时代,内蒙古地区的社会发展居于领先地位,距今8000年左右的兴隆洼文化,已到了由氏族向国家进化的转折点,在兴隆洼遗址发现的精制石器,标志着社会大分工的形成。

兴隆洼文化是目前内蒙古东南部发现的新石器时代早期非常重要的史前考古学文化,它丰厚的文化内涵和重要的学术地位在中华文明起源研究中不言而喻。

“几十年来对兴隆洼文化的研究表明,兴隆洼文化虽然发现在敖汉旗,但其却前后发展延续了近千年,之所以这样,就是因为它不是孤立和封闭的。从地理环境和位置来讲,赤峰地区水系相对发达,自然环境多样,自古以来就是南北联动的大通道,东西交通也相对便利。有证据表明其与北方、中原等地区有着长期的交流和互动,北方和中原的一些文化因素在兴隆洼文化遗存中能够看到。同样,在中原甚至更远的一些区域也能看到兴隆洼文化影响的影子。可见远在8000年左右,中华大地上各聚落的人群就已经进行着频繁的交往交流交融,他们为中华民族多元一体的形成作出贡献。”张红星说,“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三十九次集体学习时强调,中华文明源远流长、博大精深,是中华民族独特的精神标识,是当代中国文化的根基,是维系全世界华人的精神纽带,也是中国文化创新的宝藏。考古学者们对诸如兴隆洼文化等涉及中国文明起源等课题进行深入研究和阐释,对推动全社会增强历史自觉、坚定文化自信具有重要作用,对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也具有深远意义。”

 

 

旱作农业系统成为靓丽名片

兴隆洼文化自1982年发掘以来,40年间新的发掘从来没有间断过。兴隆洼文化的文化谱系、聚落形态、宗教信仰以及在中国古代文明特别是农耕文明起步中的作用日益清晰。

2003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赵志军博士在同属于兴隆洼文化的兴隆沟遗址中浮选出了1500多粒碳化谷物标本,后经北京大学、加拿大的多伦多大学和美国哈佛大学实验室相关技术鉴定,确定为8000年前的粟(去壳后是小米)和黍的种子。田彦国称,浮选出的碳化粟和黍的籽粒,比中欧地区发现的谷子早2700年,由此敖汉旗被确定为横跨欧亚大陆旱作农业的起源地。2012年,敖汉旱作农业系统被联合国粮农组织正式授予“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进入2022年,联合国粮农组织在其官方网站发布了题为《农业遗产的当代作用:十年来,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如何改变农业粮食体系》文章,将中国敖汉旱作农业系统的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列为推动全球农业粮食体系转型案例。敖汉旱作农业系统为推动谷、黍的种植及相关产业的发展发挥了积极作用。

“2010年,敖汉旗对兴隆洼遗址范围200亩土地进行了征用。对遗址内的壕沟、房址进行了加高显示,房间内的灰坑等用各种颜色的沙子进行回填。”田彦国说,2019年启动了兴隆洼遗址建设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规划,聘请曾经参与良渚文化遗址申遗的陈同滨进行规划设计,未来,兴隆洼遗址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将连接兴隆洼遗址、赵宝沟遗址、红山文化遗址等,形成一条独特的考古旅游热门线路。对此,张红星建议,要让文物活起来,通过将敖汉旗兴隆洼文化区域进行点线结合布局展示,让更多的人了解这段历史,并从历史中获得启示,充分树立文化自信,为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贡献“敖汉力量”。

依托悠久的历史和丰富的文旅资源,敖汉旗正从传统农业大旗向文化旅游大旗华丽转身,在传承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构建各民族精神家园的进程中,兴隆洼文化必将绽放更耀眼的光芒。

主编:陈宇航 责编:刘坤

监审:侯跃峰

监制:付惺

总监制:张晓琦

呼伦贝尔日报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