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拉尔公安分局健康街派出所 民警陈天赤战役手记

发布者:Jiangzhe 来源:呼伦贝尔新闻 浏览: 发布时间:2020-03-26 11:38:48

接到取消休息,立即返岗的紧急通知时,是大年初三。那时的我,正和老伴悠闲地在家看着电视,数算着即将退休的日子。当我急匆匆赶到所里时,同事都已到岗。

会议室里,大家严阵以待,“取消休息,全员按分工立即进入岗位。”所长孔令刚严肃的说。就这样,距离退休还有78天的我和同事一起拉开了海拉尔公安分局健康街派出所疫情防控阻击战的序幕。

看来今天将是一个不眠夜,我默想。果不其然,疫情防控开始的第一晚,我被安排到海拉尔区人民医院执勤。海拉尔区医院是呼伦贝尔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定点收治医院。作为医院安保组小组长的我,内心既“忐忑”又坚定。忐忑的是,我也害怕传染,我还想好好享受退休后的生活。坚定的是,警龄40年,党警21年的我,关键时刻绝不能退。

担心什么来什么,当晚21时,海区一返乡男子到医院就医期间,因存在发烧、咳嗽等症状,害怕自己患上新冠,不配合医护人员工作还耍泼耍赖。面对突发状况,我发挥老警优势,耐心劝导近一小时后,该人方才配合就诊。

本以为就这样在医院坚持到疫情结束,可2月5日上午突如其来的警令将我紧急调回。

原来海区一武汉返乡人员出现发热情况被紧急送往医院救治。在其未确诊期间,如何做好该人居住小区677户、2097人的隔离封闭成了所里工作的重中之重。有着多年群众工作经验的我,被安排到该小区,和同事一起值守。

值守期间最难熬的不是黑夜的降临,而是寒冷。曾经出现过零下40度的极寒天气的“海拉尔”,在这个疫情期间,一如既往的“寒”。每天10个小时的值守,让本身患有“老寒腿”的我这个老警,在漫长地黑夜,深切地体会到了“满面风霜”、“烈风刺骨”的痛感。就这样,我那不争气的旧疾复发了。可看着同样挨冻着的同事,我只能咬牙坚持着。直到2月8日,接到解除隔离的通知。

当我拿着隔离带,拖着伤腿回到所里已经入夜,椅子上、会议室桌子上躺着的是七倒八歪、蜷着睡觉的民警,而执勤过后,吃个面、眯一会。已然成为疫情期间基层民警的常态。

吃着半生不熟的方便面,狼吞虎咽。

宾馆隔离点警卫,你行么!”领导说。

“没问题!”我脱口而出。夜还未沉寂,心却澎湃。

今天轮到我带班到宾馆隔离点,开展疫情值班。

上午九点,我准时来到宾馆隔离点值勤。民警小马正为隔离人员登记,还要扫码入群。趁他在那填写的功夫,我赶紧在旁边学一学。

随着80名留观人员的全部入住,安保措施也逐一跟进,除了常规检查外,安保组要不间断巡逻,每天通过微信群加强对留观人员的沟通。虽然凡事都要做到尽可能的周全,但最考验的,还是隔离人员沟通微信群的建立和使用。平常用惯“老年机”的我,赶紧更换之前不舍得用的姑娘淘汰下的“武器”。

“没想着,临退休了,您这手机玩的挺好啊”同事小刘开玩笑的说道。

每当解除隔离人员离开宾馆。向我们致谢的时候,我的内心总是无比欣慰。这也许我在退休生活中无法得到的满足。

“疫”不止,“战”不休。“逆行者”拼全力,“老警”绝不退。

时至今日,我还有20多天即将退休,虽然还奋战在一线,但期待着不久的将来,疫情结束后,可以和孩子畅谈这段让我引以为傲的经历,令我无悔的从警人生。告诉她,“疫情当前,你爸我,没有后退。”(通讯员:李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