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大兴安岭的制高点

大兴安岭是个地理概念,同呼伦贝尔大草原一样,位于中国北方。
许多人习惯于把大兴安岭与黑龙江联系在一起,而事实上,大兴安岭53.8%的区域是在呼伦贝尔境内。呼伦贝尔就是由8万平方公里的大草原和11万平方公里的大兴安岭山地所构成。
随着呼伦贝尔旅游事业的发展,大兴安岭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交织如网的原始河流滩涂,静谧幽深的林间湿地和极具挑战的副极地冰雪气候越来越广泛地进入了人们的视野,这也就为旅游工作研究者提出了新的课题:大兴安岭的制高点在哪里?
从远古到今天,大兴安岭与北欧的原始森林带、加拿大原始森林带构成了北半球高纬度特殊的原始森林带。穿行在这样一个特殊的地带中,总是会感觉到被一种神奇的力量包围着,这力量驱使着我们去寻找大兴安岭的制高点——
大兴安岭地理的制高点 沿着北纬50°地标线北上,在呼伦贝尔根河市,大兴安岭北坡最高峰奥克里堆山会豁然地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之中。这是一座坐落在大兴安岭岭脊之上的山峰,山型平缓优雅、山峰火山遗迹凸显、山顶四季积雪不化,这里被人们称作是中国的“富士山”。
站在奥克里堆山上向四周望去,天地苍茫,沿着大兴安岭的经纬脉络,激流河、牛耳河、得尔布尔河、根河、额尔古纳河等原始森林河流四面奔腾汇聚,以至于从这里开始,最后形成了我国北方两大江河——黑龙江、嫩江的发源地。于是,人们把根河称做是“根之地,河之源”。这里因此也就自然地成为大兴安岭地理的制高点。
大兴安岭人文历史的制高点 从远古时代开始,在这座隆起的山地里,从来就没有断绝过游猎(牧)部落的炊烟,在与人类相伴的漫长岁月中,数不清的生存群体在这里度过了漫长的童年,直至迁徙游荡,逐鹿中原或雄踞一方。山崖间随处可以见到远古时留下的岩画、古灶台遗迹及鲜卑人古墓,而能够与今天依然简单而平静地生活在大山里的中国最后的使鹿部落去对话,更是给了人们一个到大兴安岭寻找历史的由头。
生活在根河市大兴安岭深处的敖鲁古雅鄂温克族使鹿部落,是一支至今仍以饲养驯鹿为生的族群,无论岁月怎样地流逝、王朝怎样地更迭,也无论多少英雄豪杰曾经在这里穿梭如流,而他们却依然与大兴安岭的群峰峻岭融为一体,他们是这座大山里现在的主人。
这个隐藏在大兴安岭密林深处最后的狩猎部落,没有自己的文字,却听得懂神灵召唤;仍然喜欢住在“撮罗子”中,他们认为在撮罗子才觉得自己在与自然同栖共眠;他们依然敬畏大自然,他们的生存观、生活观、生态观依然完好地保存在北半球的生态序列中,成为中国北方记忆。在这个中国“最后的使鹿部落”部族中,历史被深深地掀开,让我们找到大兴安岭人文历史的制高点。
大兴安岭自然生态的制高点 沿着大兴安岭的主脊而行,延绵不尽的原始森林,低矮起伏的灌木和厚厚的苔藓地衣让人们感叹,密林中四处奔跑着獐狍野鹿与“牛耳湖”、“塔头沼泽”、“圈河”、“老头林”展示着生命与自然密不可分血肉交融的关系,中国唯一以“大兴安岭”命名的“汗马大兴安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最为集中地展示了大兴安岭生态系统和谐,在这里,最原生态的森林和河流完整地诠释了大兴安岭自然生态的制高点。
大兴安岭是个地理概念,呼伦贝尔根河市就坐落在这概念的腹地之上。区域内展示岭上风光的伊克萨满国家森林公园、雄踞大兴安岭北坡之巅奥克里堆山、生态系统完好的汗马大兴安岭国家自然保护区、激流河、古灶台、岩画、中国的冷极和敖鲁古雅鄂温克使鹿部落……无论从什么角度去看,它们都以顽强的生命力量浓缩了整个北极圈的寒带森林文化,成为当之无愧的大兴安岭最聚吸引力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