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乌热尔图

徐连贵

发布者:Taotao 浏览: 发布时间:2017-02-13 10:38:32

乌热尔图是我最喜欢的著名作家。
他在八十年代初曾连续三年获得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并被推选为中国作家协会书记处书记。
那时的我虽然正在吉林省公主岭市的一个乡下读中学,但对乌热尔图的森林狩猎文学痴迷不已,不但对他的诸如《老人和鹿》《七叉犄角的公鹿》《琥珀色的篝火》和《森林骄子》等作品反复研读,甚至不揣浅陋地悄悄进行创作模仿,写出了以捕捉黄鼠狼为中心内容的小说《踪迹》进行投稿。
也许是良缘天定,几经辗转,十几年后,我竟来到了乌热尔图的家乡呼伦贝尔辖区的一个涉外行政执法单位工作。
那时的通讯也不发达,我只知道乌热尔图曾经在根河市敖鲁古雅乡当过副书记,心里特别向往去见见我仰慕已久的大作家。
说来也巧,正好1996年国家民委有个支持敖鲁古雅鄂温克民族乡发展特色产业项目,我们单位承担了从俄罗斯图皮克引进良种驯鹿的检疫监管工作。
第二年早春,我终于乘工作之便来到了向往已久的敖鲁古雅。工作一结束,我就迫不及待地奔到乡政府。这时才得知,乌热尔图早已调往呼伦贝尔市文联当主席了。但我还是在乡政府人员的引领下,参观了乌热尔图的只有七八平方米的办公室。
办公室紧靠南窗台根放着一张一头沉的三屉桌,桌面杏黄色的油漆已脱落了,露出了褐色的松木板。一把人造革面的椅子也有些破损,椅背的铆钉掉了一颗,张开的人造革一角用淡黄色的透明胶带黏着。靠门左边是一张铁架床,右边门后放着一个细铁管焊的脸盆架,搭毛巾的横梁一端开了焊,一条毛巾就挂在支架的竖管上。
陪同我们的根河市领导杜瑞霞介绍说:“乌热尔图是我们鄂温克族的骄傲,他许多的获奖小说就是在这间屋子里写的。这同时也是他当年的单身卧室,连样子也没变,只不过现在用作传达室了。”我在屋里流连许久,浮想着乌热尔图当年写作的样子,心中充满了无限的敬仰。
2004年,我家搬到了海拉尔。巧的是,呼伦贝尔市文联办公楼就坐落在我家居住的小区后门口,从我家后窗就可以看到文联的全貌。
在一个下午,我来到文联,敲响了主席的房门,迎接我的正是乌热尔图。
和蔼的面容,亲切的语调,就像邻家大叔一样,根本看不出这就是如雷贯耳的大作家呀!他给我让座,沏茶,然后我们就像相识已久的老朋友那样漫谈起来。
当我说起我对他的崇拜时,他谦逊地说:“其实我和门口的那位掌鞋师傅是一样的,只不过是他的鞋掌得好,我的故事讲得好。”他对我说:“只要你喜欢做的事,就认真去做,不要在乎结果。什么事儿一和功利二字联系起来,就变味儿了!”
他看了我的习作,鼓励我说文字很有功底了,再多深入生活,多观察多思考,不愁写不出好作品来的。说着谈着,不觉已是夕阳西下,我邀请他晚上小酌一下,他婉谢说:“我最近身体有点小毛病,老伴儿不让我喝酒,咱们改天再好好喝喝吧。”
临别,他送我一叠他最新的摄影照片。我问他还有没有《乌热尔图小说选》了,他抱歉地说:“当初印的少,连我自己也没这本书了。”说着,他从书柜拿出一本刚出版的《猎人笔记》,在扉页上写道:“徐连贵先生雅正。”
此后,我一有时间就去他的办公室坐坐,直到他退休。前几天,我在网上买到了《乌热尔图小说选》,就立刻打电话告诉他,谁知他更换了手机号,竟没有联系上。

下一篇:老 屋
copyright © 2000-2017 www.hlbrdaily.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蒙ICP备09000290号
本网站所刊登的呼伦贝尔日报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呼伦贝尔日报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设计制作:呼伦贝尔日报社新媒体中心  Email:hlbrdaily@163.com  百姓生活广告部电话:8308167
蒙公网安备15070202000030号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