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那座木桥

邓文静

发布者:Taotao 浏览: 发布时间:2017-02-21 09:50:17

 

最牵动我心弦的,是故乡的那座木桥,承载着我童年的欢乐与情感的桥……
记忆中的木桥很简单,是由八根粗实的榆木墩和一堆颜色各异、长短不一的木板搭建拼接而成的,两侧是木制的栏杆。木桥长约15米,宽约2米,横跨在英金河的两岸,与桥的北端相连的是一个长且陡的山坡。
不知是谁最早修建了木桥,好像有了村庄,就有了这座桥。
木桥和乡亲们一样淳朴而实在,不在乎是否美观,只要结实耐用、架起一条通往外乡的路就可以了,于是就有了这座简易而丑陋的桥。
桥虽不大,它的作用却不小。贯通南北,给乡亲们的生产、生活带来了极大的便利,也让人们看到了美好的未来。
每到礼拜天,赶集的人们就推着车子,挑着担子,跟在牲口后面不慌不忙地走着;经常有婶子大娘姑娘们,提筐挎篮有说有笑地走过;羊倌、牛倌也会懒洋洋地躺在桥的阳面上,吹着柳叶做成的哨子,一边晒着太阳,一边瞭望着悠闲吃草的牛羊……
一切是那么平和、安逸、闲致。改革开放后,桥上摩托车、电动车、自行车穿梭而过,乡亲们也常穿着亮丽的服饰走亲访友,大人的吆喝声、孩子的嬉笑声、车子的轰鸣声,无不向人们展示着生活的喜悦与希望。
年复一年,木桥承受着风吹雨打,负荷着乡亲、牲畜匆匆而过的步伐,忍受着虫蛀鼠咬,慢慢地摇曳起来,发出颤悠悠的声响,木头与木头的缝隙间还长满了青藤与小灌木,变得满目疮痍。
孩子们却不管这些,木桥是他们的乐园,他们一如既往地蹦着跳着闹着,一溜烟地从陡长的山坡上跑下来,“哒哒哒”地踏上桥,木桥便“吱吱悠悠”地摇晃开来……
九岁那年的秋日黄昏,天空中飘着濛濛细雨,河水打着旋涡奔腾而下。河水总是如此多情,小村里发生的一切,它都铭刻于心。
我和表姐放学归来,踏上湿漉漉的桥面,推着自行车,穿着又宽又大的雨衣,尽管我们小心翼翼,走在前面的表姐还是一不小心踩上了被腐蚀的木板,木板瞬间断裂,表姐和车子一起滑落河里!
灰蒙蒙的天空下,河水浑浊而湍急,表姐拼命地挣扎着,我赶紧丢下车子去救她。河岸杂草丛生,潮湿而泥泞,我脚底直打滑,慌乱又心急的我几次都没能抓住表姐伸过来的手,自己反而因重心不稳险些掉进河里。
眼看着河水就要漫过表姐的脖子,表姐又因呛了一口水而憋红了脸,我吓懵了,下意识地大声哭喊着救命。
好在有从田地里归来的乡亲路过,救起了表姐,并把受到惊吓的我们送回了家。
第二天,我还因表姐失足落水的事而心有余悸,不肯走木桥,想绕弯路去学校。
母亲看出了我的心思,笑着说:“木桥已经修好了,放心上学去吧!”
看着我一脸迷茫的样子,母亲接着说,“昨天木桥出事后,乡亲们就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有的拿工具,有的找木板,合力把桥修好了……”不等母亲说完,我就欢呼着跑了出去,远远地就看见有几个小伙伴在桥上嬉戏打闹。
像是一场无声的爱心接力,从此以后,只要桥上的木板松动或腐化,总有乡亲背着柳筐、提着工具来修桥。每当有人经过,住下桥东头的马大爷都会捋着白花花的胡子,笑眯眯地问一句:“木桥又坏了,今儿轮到你修桥了?”
被问话的人大声地笑起来,那笑声在村庄中飘荡了很久……
久而久之,木桥被修葺得稳固又结实,青苔杂草枯枝也被清理得干干净净,木桥挺拔而立、焕然一新。乡亲们的感情,也更加亲密和睦了。
离开家乡后,木桥已成为故园的别称,一个让人魂牵梦绕的地方。
两年前我回到老家,看到家乡变了,小村也变了,于是我迫不及待地去“探望”木桥——这个我深深怀恋的老友,发现木桥已变成了漂亮又坚固的石桥,有长长的雕花条石做护栏,半月形隆起的桥身,好似天边的虹。
我站在家乡的桥上,耳边有风声划过,像是故乡在一遍遍呼唤着远归的游子。

 

上一篇:[小说]
下一篇:我与乌热尔图
copyright © 2000-2017 www.hlbrdaily.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蒙ICP备09000290号
本网站所刊登的呼伦贝尔日报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呼伦贝尔日报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设计制作:呼伦贝尔日报社新媒体中心  Email:hlbrdaily@163.com  百姓生活广告部电话:8308167
蒙公网安备15070202000030号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