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

  • 远山的呼唤
        文/岭上闲士刘朝江(牙克石市) 停伐后的山林 虽 送别了喊山号子的回响 一场大雪 难以掩盖 虐掠的 创伤 百年轮回的绿色生命 何以续写 永续利用的篇章 风雨剥蚀的 伐根 失去绿荫庇护的 荒岗 渴望 喷涌的山泉 诉说着 山林昔日的 羞涩辉煌 漫天的飞沙阴霾 能否擦亮 曾经迷茫的 双眼 三代务林人的 梦 难以 重温先辈的
  • 爱的礼赞爱的礼赞
        文/岭上闲士刘朝江(牙克石市) (1)大爱无言 5月12日,2008年 那,本是一个平常的日子 可那历史时空的 瞬间 让世人的目光聚焦 汶川 烛光 照亮劫难的夜幕 热泪弥漫了 凄惨的梦田 多少人 将双手合十放在胸前 多少人 在仰天长叹 天地间都在虔诚祈祷 让风云捎去急切的思念。 (2)大爱无疆 从黄河两岸 到长江南北各地
  • 向母亲,致敬
        文/岭上闲士刘朝江(牙克石市) 甲: 五月,是万物复苏的季节。 乙: 五月,是生机盎然的季节。 丙: 五月,是放飞梦想的季节。 丁: 五月,是播种收获的季节。 甲: 在这春明景和的美丽季节里, 在万众瞩目的 期盼中, 我们,迎 来 了 合: 迎来了,母 亲 节! 甲: 面对这个神圣的节日, 让我们由衷地 道一声 合: 母亲
  • 写给妈妈写给妈妈
        文/岭上闲士刘朝江(牙克石市) 渐渐将那疲惫的身影 随日暮垂落在了异乡遥远的天涯 把那未眠的憧憬已化作西方辉映的晚霞 说不清那是谢幕前的荣华? 还是心中挥之不去的牵挂 儿时的黄昏总是伴着妈妈那熟悉而又亲切的呼唤, 带着柴草木香的袅袅炊烟里 总是升腾着快乐无忧的童年 一盏豆亮的煤油灯 虽然苍老了妈妈那骄美
  • 回首春天
        文/岭上闲士刘朝江(牙克石市) 企盼的激情刚刚点燃 转眼又该写出离别的赠言 不忍心说出的话语 只能深深留在心间 将一个萧条冰冷的世界 装扮成了色彩缤纷的世外桃源 用心抹去寒冷的寂寞 将希望和憧憬挂满娇艳的枝蔓 萌动的种子已经破土而出 心依然眷恋着妊娠的期盼 回首春天 曾经的梦已成为曾经的思念 耕耘的辛勤劳
  • 激情澎湃的三月
        文/岭上闲士刘朝江(牙克石市) 时间 在等待中 总是觉得 行走得很漫长 然而 世上又有 谁 具有改变时光的力量? 只有那澎湃的 激情 如春潮荡漾 势不可挡 神州北疆的三月 冬雪还未完全消融 期盼收获的 种子 早已在全国人民的心里 萌生 古老而日新月异的首都北京 披着璀璨绚烂的 彩虹 又一次 聚焦了全世界的眼睛
  • 春风如水
        文/岭上闲士刘朝江(牙克石市) 割舍了对银白世界的缱绻 赴约春的请柬 将自己化作流水涓涓 拉开四季轮回的序幕 荡漾起激情绚烂的波澜 漫步荒漠旷野 唤醒酣睡的山林田园 把温暖送给每一处渴望 用浅淡焦浓的绿色把光阴浸染 催促种子别忘了赶赴成长的旅途 绘就出草长莺飞的生机与盎然 春风如水 总是柔情绵绵 总是憧憬满
  • 聚,意味着别离聚,意味着别离
        文/岭上闲士刘朝江(牙克石市) 聚 就意味着 别离 相聚与别离 凝聚了太多的情愫 上演了人世间太多的悲喜 相聚不论长短与早晚 别离 都是他们的最终的结局 既然已经知晓了明天的圆缺 就应该有理性的心理预期 相聚 是人生的资源 其中的也许是血脉相连的亲人 也许是患难与共的姐妹兄弟 也许是匆匆旅途萍水相逢的路
  • 惊蛰,发出了春的请柬
        文/岭上闲士刘朝江(牙克石市) 一雷惊蛰始 春风几日闲 不知是雷声惊醒了百虫缱绻的睡梦 还是暖日滋润了啁啾的鸟鸣 九九日日的念想 终于 等来了 又一个鸦啼蛙鸣的 时光 习惯了北方那从不按时令变幻的日子 江南那柔情缠绵的 细雨 难以偎依北方游子的惆怅 春眠不觉晓的是那游子的乡愁 故乡村口的那棵老杨树
  • 我与春天有个约定我与春天有个约定
        文/岭上闲士刘朝江(牙克石市) 没有任何理由 不接受春天那温馨诚挚的请柬 然而 我与春天要有个 约定 你 不来 我 不走 你 来了 我们一起 相守 我想 偎依春天的馨柔 我想 让春的花蕾一直挂满枝头 我想 让春光锁定人们的年龄 我想 让草长莺飞 掩埋世间的忧愁 诚心的约定 总是发自灵魂深处 美好的憧憬总是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