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

  • 逝去的岁月逝去的岁月
        文/刘朝江 逝去的岁月 在妈妈的童谣里 那里没有烦恼与忧伤 妈妈那慈祥的笑容 是一生最快乐幸福的时光 逝去的岁月 在青春的森林里 那里没有畏惧与彷徨 充满美好的憧憬与向往 是一生最浪漫的乐章 逝去的岁月 在栉风沐雨的日子里 不求鲜花和掌声 用渴望鼓起前行的高扬的帆 只为达到那遥远飘渺的岸 逝去的岁月 在璀璨
  • 冬夜思春
        文/刘朝江 季节的 旅者 已 悄悄送走大寒的 黎明 浩渺的 天宇 几颗稀疏的 寒星 眨着 朦胧的眼睛 熟睡的 冬夜 一片 宁静 似乎 早已忘却了寒虐冷暴的狰狞 风 不时遛出阴郁莽苍的 森林 在不断打探着山外的风景 几声不知名的鸟鸣 使沉静的 夜 增添了几分芳心的萌动 银白晶莹的 雪 将纯洁的 神圣与高雅 化为静静的 等待 等
  • 要珍视掌上时光的那份虔诚要珍视掌上时光的那份虔诚
        文/刘朝江 时光 是记忆的 使者 也是匆匆的 过客 她 来去无踪 又编织着生命的每一个黎明 大千世界 万般物种 芸芸众生 纷繁事情 许许多多 都可以满足你的邀请 唯有 时光 不能按照你的 意愿 惑 激情相伴 朝暮 或 承诺携手 远行 掌上的时光 只是短暂的 瞬间 有限的 拥有 过往的 曾经 一但失去托举的 力
  • 新年的钟声新年的钟声
        文/岭上闲士刘朝江 新年的钟声 敲响在农家场院 惠农政策 丰收如愿 新型农村 旧貌新颜 新年的钟声 敲响在车间工厂 由制造换上研发新妆 时代高唱 国人自强 新年的钟声 敲响在连队军营 英姿飒爽 军威旗红 强军利器 彰显军容 新年的钟声 敲响在政府机关 风清气正 高效清廉 民心顺畅 举国称赞 新年的钟声 敲响在百花校
  • 年,我想对你说年,我想对你说
        文/岭上闲士刘朝江 年,总是新的。 花开雪落,光阴荏苒, 年龄,随年一年年变老, 我,在年面前, 却变得 越来越小。 年,我想对你说 是什么,改变了我的容颜? 是什么? 让曾经的过往,缠绵着难醒的梦田。 虽没有勇气,再重温曾经许下的 愿 可 心中 仍珍藏着 风华韶年的 奥特曼。 名利 早已化作过眼的 云烟
  • 过年了,别说老
        文/岭上闲士刘朝江 岁月 就是一把锐利无情的 刻刀, 将 季节流年的 痕迹, 清晰地 刻在 每个人的 脸庞。 撕去年历上的 最后一个 日子, 许多 梦 还在 路上 不敢端详镜子里的 容颜, 双鬓 又添增了斑斑的 银霜, 回眸 身后的 路, 只有那宽厚深沉的 大地 才知晓 每步踏痕的 重量。 翻开案头那 厚厚的 文稿, 还
  • 2017, 我想对你说2017, 我想对你说
        文/岭上闲士刘朝江 时光的脚步 总是急急匆匆 每天 早早送来充满憧憬的黎明 又及时敲响 每一个傍晚的钟声 来不及向2017告别 又迎来了2018年晨阳的靓丽身影 曾经而难忘的2017年 我想对你 说 你是一个令国人骄傲和自豪的纪年 本来是普普通通的365个日夜 每一个平凡的 日子 都创造了惊人的 不凡。 让我们乘时光
  • 冬的清纯冬的清纯
        文/岭上闲士刘朝江(牙克石市) 为赶赴日历上的 一纸约定 只能将行程交给北极的 风 无须有雪的 陪伴 人们身上的长衫棉服 行人的 脚步匆匆 早已举行了 庄重的相迎 不是 没有热情 寒冷 是最纯洁的 真诚 最纯洁的 真诚 才是 最纯粹的 热情 冬日的清纯 每天 都在讲述着壮美的激动 傲雪凌霜 雾锁寒星 玉淞琼枝 千里冰封
  • 愿《乡愁》不再愁
        文/岭上闲士刘朝江(牙克石市) 他 走了 他真的 走了 告别89个春秋之旅 将自己消失在了缱绻旖旎的诗行里 是他 给世人留下了《乡愁》 这一次 他 应该把《乡愁》带走 连同《白玉苦瓜》 全部彻底地 带走 可他 只带走了 那枚小小的邮票 和那张 窄窄的船票 再也不用担忧同母亲 分手 穿越了那道 那道阴阳两隔的 墙
  • 铭记历史,开创未来铭记历史,开创未来
        文/岭上闲士刘朝江 时值隆冬 风雨已凉 不知疲惫的时钟 又指向一年的12月13日的时光 在 古都南京 又何止是 在南京 国旗 低悬 苍天 垂泪 国民 情恸 汽笛 悲鸣 镌刻在哭墙上的30万冤魂 我们的 死难同胞 永不瞑目的亡灵 在诉说着 80年前的 噩梦 惊世骇俗 旷世未闻 劫掠黎庶 屠戮苍生 惨绝人寰 罪孽滔天 嶙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