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渡口渡口
        文/刘朝江 面对 一江清流 没人知道这个渡口伫立了多少春秋 匆匆的 过客 只记得 坎坷的石板路直达 渡口 一位 白发老者 迟迟不肯 登船 他 清晰地 知道 渡口 将隔断他那童真的 眷恋 一对时尚的 青年男女 在 紧紧地相拥 而泣 满面的 泪水 只 增添了 渡口的一笺日记 更多的求渡人 只是在遥望渡口的 彼岸 虔诚的心 早已化作 远
  • 等待等待
        文/刘朝江 等待 是一种追求 等待 是一种力量 等待 是一种情感 等待 是一种希望 等待 是一种煎熬 等待 是一种远航 等待 是人生必经的路 等待 在展示不同人生的理想 为了心中的 等待 点燃心中的 火炬 不犹豫 不彷徨 让聪明才智发挥出正能量 搏击奋进中的 雨雪冰霜 乘 巨龙腾飞的 绚丽彩虹 谱写 新时代人生 华章
  • 奔向春天的河流奔向春天的河流
        这个冬天,寒气袭人。我穿越小城的喧嚣,穿越被白雪覆盖的原野,去看我的村庄。那个经常在我梦里出现的地方,去听一听那里熟悉的声响。 不远处就是我儿时每天必经之路,虽然时光流转,周围的景致和房屋早已面目全非,可大山的轮廓还在,纵横交错的道路还在。 一切依然是那样熟悉。在这里,看天上的云朵,看山
  • 我爱朴素之美
        春夏秋冬、亘古流转,每到冬季,便雪花飘洒、自天而降、玲珑剔透、天地一色,这季节因朴素无华而被人喜爱。 我长居北方,对于北方的雪那是情有独钟,对于这种朴素之美,自然赞赏有加。 我赞赏朴素之美,并非只有雪。没有花香、没有树高的无名小草,与花无争艳香,与树无争高大,因朴素无华而被人欣赏;艰苦年代
  • 我愿在花下 一住千年我愿在花下 一住千年
        我爱植物甚于爱动物。 你可以闭上眼睛想一想,在春暖花开的季节,我们徜徉在绿草如茵、花团锦簇的田野,不管身边是芳香馥郁的花中皇后,还是名不见经传的普普通通的小花,不管是烈日炎炎,还是和风习习,但有花草与你为伴,为你遮阴,为你悦目,为你送来缕缕清香,你心中可还会有什么块垒? 我爱植物,不
  • 冬韵鄂伦春
        高高的兴安岭,一片大森林。森林里住着勇敢的鄂伦春,这首传唱在祖国大江南北的鄂伦春小唱,无疑向世人展示着鄂伦春民族的生活,更展示了鄂伦春民族的气魄。 莽莽苍苍的大兴安岭地处祖国最北边陲,因远离城市的喧嚣,仍然保持着原始的风光。一望无际的林海、湿地,构成了独特的北国生态景观。特别是冬季,站在高处
  • 乡情的那种味乡情的那种味
        我的乡间老家在大兴安岭下,是个小村,叫红旗社。40多年以前,我家住在村子前头,房子跟东西两家邻居相挨。都是砖石垒砌的草房,木制房门,烟筒立在房脊上面,柴火垛堆在院套外。每家都用红柳编织院墙,既结实又不遮阳光还通风,不管谁家在院里做事、说话家家都能看见听见,就是饭菜的气味也是串通的。3家人共饮
  • 路过草原
        因为工作需要,我如今经常要乘汽车或者火车来往于满洲里和海拉尔之间,因此频繁地穿越草原。 我曾经以为我这也算是放车牧原了!渐渐才明白,我远未触及到草原的魂,它的魂在草原的深处,在我从不曾到达的远方,而我,只能算是路过草原。 路过草原,视野中消失了挨挨挤挤的屋舍楼阁,没有了喧嚣熙攘的人流车河,举目
  • 呼伦贝尔日记呼伦贝尔日记
        有令峻 午饭很可口。小雪的爸爸买了蓝莓酒,请我也喝了一杯。那酒又甜又香,喝了后只觉很是舒畅。 饭后又乘车出发,仍是在大兴安岭林区中的公路上穿行。 下午3时,抵达根河市,住进了鹿鸣山庄。这旅店的名字挺好听的,有大兴安岭的特色。房子是一个个带尖顶窗子的建筑,里外全贴着松木板。 陪云峰去邮局,他要
  • 品读深秋
        白金萍 走过冬的寂寥、春的萌动、夏的火热,迎来了天凉好个秋。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是李清照笔下的秋。 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别情更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温庭筠笔下的秋。 触景伤情,秋被无数文人墨客赋予了感情色彩,秋在有心事人眼中是伤感的,黯淡的,在快乐人眼中是热闹的,多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