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 ◎ 唐吉虎 小时候,我常坐在父亲肩头,父亲是儿那登天的梯,父亲是那拉车的牛。在父亲离开我3年之后我学会了这首歌,每每唱到想儿时一封家书,千里写叮嘱,盼儿归一袋闷烟,满天数星斗这句的时候,我不禁潸然泪下。 我是家里的老小,得到了更多的宠爱。虽然父亲对我宠爱却从没忘记...[阅读全文]
  • 羽毛球,连接心与心的桥梁
    编者按:成立于2010年6月6日的麦多利羽毛球俱乐部,是我市首家非营利性羽毛球俱乐部。6年来,俱乐部成功举办6场地区级赛事,致力于传播正能量,倡导和推动全民健身运动,提高民众身体素质。俱乐部秉持以球会友、健康快乐的运动理念,...[阅读全文]
  • ◎ 周国华 一天,我去一家浴室洗澡,见两个服务员正在一个角落里说笑,我便说:服务员,开柜门。没人理我。 我想可能是自己说得太轻了,他们没听见,于是加大嗓门说:小伙子,请把柜子打开。谁知,那俩人还是没反应。 我急了,正想走过去找他们理论,忽然听见后面有人喊:老板,开...[阅读全文]
  • ◎ 包福泉 李树河是格尼河农场五队队长,他的名字曾多次出现在海拉尔农垦集团的先进光荣史册上。近几年,他搭风伴雨、兢兢业业的创造了一个又一个佳绩,把一个贫困落后的小屯子打造成标准化生产队,用双手和智慧带领职工们创造了优美的乡村环境。 李树河出生在美丽的格尼河畔,幼年...[阅读全文]
  • 浓浓草原情 千里暖“冰心”
    ◎ 敖立昆 包文军 呼伦贝尔、湖北武穴,相隔千里的两个地方,因为一个人的病情、一个家庭的窘境以及一次特殊的家访产生了紧密的交集。一个小人物的命运,牵动了两地众人的心弦,谱写出一段感人至深的真情故事。 胡风光,1990年出生在...[阅读全文]
  • 尹铁匠的故事
    ◎ 于雪梅 如果不是我爸住院,如果不是尹铁匠跟我爸同一个病房,我恐怕一辈子也不会认识尹铁匠和他媳妇儿。 暮春,空气中依然游荡着丝丝寒凉。那天上午,病房里来了一对农村夫妻,50出头儿,有着浓重的山东口音,话多,一笑眼睛眯成月牙儿,名叫尹...[阅读全文]
  • ◎ 唐美音 口述 海 尔 整理 我1935年出生于无锡县(现惠山区)长安镇华城塘一户普通农民家庭。 1957年,我22岁,经人介绍与回乡探亲的解放军军官张志良相识,当时他在北京解放军总军管部某部汽车连任助理参谋,第二年春天我们在无锡乡下举行了婚礼。婚后第三天,我丈夫接部队急电...[阅读全文]
  • ◎ 何 晓 记忆中几乎没见过母亲的脆弱,她像是生来就是那么的坚强。 那时家在草原,靠风力发电机供电,突然,蓄电池爆炸了。那次,母亲哭了,我亲眼看到母亲滑落的热泪,扑簌簌地落到脸颊,流至下巴,像朝露挂在草叶尖一样,晶莹透亮摇摇欲坠。爆炸后的烟雾刺痛了母亲的眼睛,母亲...[阅读全文]
  • ◎ 张欣瑞 一位多年不见的好友远道而来,我和妻子在离家不远的酒店设宴接风。 酣畅淋漓过后,我和妻子把大家送到酒店门口,然后依依不舍地告别。我们正要回家,妻子想起她的眼镜落在了餐桌上。于是,我陪她返回寻找。 我们推开雅间的门,眼前的一幕让我们感到诧异。只见包间的服务...[阅读全文]
  • ◎ 赵艳宅 2000年我考上学,可把爹娘愁坏了。眼见着开学的日子快到了,爹娘借了东家借西家,可学费还没凑够。家里剩下一头养了快两年都不见怎么长的猪,多少买家一看啥都不说转身就走了。那小猪眯着一双小眼睛,甩甩尾巴又钻进猪圈里舒服地躺下,哼哼几声打起了鼾声。 那天,兽医站...[阅读全文]
  • 抚慰我心灵的良方
    □ 张洪玉 作为内蒙人,已经好几年没去过草原湿地了。去年7月,我们二十多位大学同学,在微信群里一拍即合,决定去领略一下草原的自然风光。 我们在海拉尔某酒店聚齐,稍作休息,第二天早晨乘车出发。司机特别配合我们,一首音乐缓缓流出:鸿...[阅读全文]
  • 扎兰屯市关门山学校三年二班 范凯新 故乡是母亲,养育着一代又一代的儿女。这片养育过我的土地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呢?让我跟大家娓娓道来。 双休日到了,天气晴朗,我出去散步。我走在一尘不染的柏油路上,凝视着远方,我想起以前:坑坑洼洼的泥泞路两旁,是人们随手丢掉的垃圾,牛...[阅读全文]
  • □ 严 阳 如果你有机会长时间与老人待在一起,那么,你将会更加深刻地理解什么是惺惺相惜。 我与九旬高龄父母搬到一起住。他们原来住在多层建筑的二楼,但是因为我母亲再次中风后身体恢复不甚理想,上下楼成为天字号难题,所以,母亲最终选择了暂住底层的车库。这车库自然在此之前...[阅读全文]
  • □ 刘泽斌 一个暖意融融的午后,站在自家的窗前,我又想起了儿时的收音机。喜欢听收音机的习惯,或许是源自最初的听有线广播喇叭。 记得很小的时候,生产队给我们每家每户都安装了广播喇叭。那时的广播也很简单,一根很长很长的铁丝就是广播线,从由树竿组成的电线杆上,拉到自家...[阅读全文]
  • □ 张华梅 我爱读书,很随性地读,兴致来时,什么书都看,家里的电器说明书也能看得津津有味。不想读书时,十天半月不翻一下书页,也心安理得。或许,读书就该这个样,死读书和读死书都不值得称道,读书人首先该有读书人的智慧,选择最恰当的时机读点喜欢的书,才是一种享受,而不...[阅读全文]
 
copyright © 2000-2015 www.hlbrdaily.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蒙ICP备09000290号
本网站所刊登的呼伦贝尔日报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呼伦贝尔日报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设计制作:呼伦贝尔日报社新媒体发展中心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