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爱,无疆!

——记捐肾救子的普通农家妇女王桂香

发布者:Chenguang 来源:呼伦贝尔日报 浏览: 发布时间:2019-05-31 11:13:31

母爱,无疆!母爱,无疆!

李金梅 王国森

一年之计在于春,初春时节,备耕工作热火朝天,王桂香家也不例外,检修农机具、储备农用物资……做着开犁的准备。

王桂香是莫旗腾克镇巴卡哈里村人,53岁的她,4年前为儿子捐出一个肾,现如今母子平安。虽然为儿子看病,王桂香家债台高筑,但是她说:“儿子从刚手术时的每周复查一次,到每半个月复查一次,到每个月复查一次,再到现在的每两个月复查一次,即使我不懂医,也知道我儿子的病情已经逐渐稳定了,这说明我当初捐肾的决定是正确的!”

丈夫患病儿子检查出肾炎

王桂香育有两儿一女,生病的儿子郭红宝,是她的大儿子。大儿子的病能被及时发现,还得从2013年王桂香的丈夫住院说起。2013年,王桂香的丈夫因脑出血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医院住院,郭红宝去护理父亲。因为郭红宝平时血压高,大家建议他也做个检查,看看到底是什么原因引起的高血压。这一查查出了问题,医生的诊断是,郭红宝患有肾炎。郭红宝回忆说:“起初并没想到肾炎会有多严重,但是那年秋收后我就出现了浮肿、视力下降、流鼻血的症状,而且越来越严重。没有办法,2014年正月初五我就又去哈尔滨市医院住院了。”

儿子肾炎转变成尿毒症

这次入院,给了王桂香一家人沉重的打击,一家人最害怕、最担心、最恐惧的事情发生了——郭红宝被确诊为尿毒症。这样的检查结果,对于王桂香来说,如同晴天霹雳,一面是患病的丈夫需要治疗,一面是正在读大学的女儿需要学费,大儿子又得了这样的病。伤心、上火、焦虑……一股脑地强加给这个农家妇女。王桂香想:我不能失去这个儿子,我的孙女也不能失去爸爸,我要咬紧牙关,即使拿出自己的生命能换来儿子的命都是值得的。王桂香下决心,一定要救儿子!

平凡的母亲捐肾救子

经过一年多的透析后,郭红宝的病情并没有太大转变,换肾成了唯一能留住郭红宝生命的办法。郭红宝转到北京医院,寻找肾源也让一家人陷入了痛苦之中。郭红宝说:“那时大夫说,一般需要一年左右时间才能找到肾源,而且就是找到了肾源,一个肾至少需要50万元,再加上手术费用,我家无论如何都没有这么一大笔钱。我和家里人说了,如果那样,我宁愿死,也不拖累家里。”

为了能使郭红宝的生命得以延续,他爸爸、妈妈、妹妹都要为他捐肾。但由于郭红宝的爸爸患高血压,医生说父亲不行;郭红宝的妻子坚决反对妹妹捐肾。王桂香是能救儿子的最大希望,但是郭红宝并不同意让母亲为自己受那么大的痛苦。王桂香不顾儿子的反对,执意给儿子捐肾。于是,王桂香来到北京医院,让她们感到高兴的是,她与儿子的配型特别成功,而且医生告诉王桂香:父子、母子肾脏移植,成功的几率要远高于其他肾源。医生的话,使王桂香救子的信心更加坚定。

担心手术不成功而流泪

2015年3月,郭红宝和母亲一起在北京手术。手术前,大夫告诉王桂香一家:手术是有风险的,也许手术不会成功……大夫的话深深地刻进了王桂香的脑海里,让她寝食难安。王桂香被推出手术室回到病房,因为没有看见儿子,她担心、害怕,就怕发生不测,她默默地流着眼泪。别人问她为什么哭时,她说:“我疼。”但事实并不是这样,王桂香说:“其实,我根本顾不上疼,我就是担心儿子的手术不成功。当看到我儿子回到病房,听到手术很成功时,我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一家人节衣缩食为还债

郭红宝手术用了近20万元,加上后续治疗费,让这个普通的家庭举步维艰。王桂香向亲戚、朋友借钱。王桂香说:“那几年借钱借的,到谁家谁都怕,那时候我就下定决心,争取早点儿把欠下的外债还清。”为了早日还清欠款,手术后的王桂香在家里仅休养了一年,第二年就和大儿媳一起上山挖药材。王桂香说:“我知道挖药材不对,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像我这样的身体干不了重活,我丈夫因为脑梗、肾功能不全,他不但干不了重活,还得常年用药维持,去年秋收后,他连续去了4趟哈尔滨;大儿媳不但要照顾丈夫,还要照顾两个孩子。她也不能外出打工。我和儿媳只能像做贼一样,偷偷摸摸地上山挖药,用卖药材换来的钱让儿子出去复查。”

现在让王桂香感到欣慰的是,家里的外债逐渐减少,孩子们不但省心,还能互相帮助。王桂香说:“3月份红宝复查刚刚回来,一切指标正常,听到这样的结果,我们全家人都很高兴。感谢在我家最困难的时候,出手相救的亲朋好友,接下来,我们一家人的任务就是努力干活,争取早日把外债还清。”

王桂香是一只领头雁,带领着家庭成员,继续铆足干劲,在充满希望的春天里描绘家庭的幸福新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