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特哈旗土地改革运动中的剿匪战事与英模(一)

发布者:Naixin 浏览: 发布时间:2016-07-30 11:06:50

 董联声

布特哈旗土地改革运动中的剿匪战事与英模(一)

除夕之夜的甘南会战

 
1946年初,春节将近,人民沉浸在筹备过节的喜悦之中。
 
盘踞在黑龙江省甘南县的黑龙江省国民党挺进军第6旅和盘踞在布特哈旗西南乡的第7旅,利用人们忙于过春节而思想麻痹的有利时机,联合用兵,企图以优势兵力攻占甘南县,消灭驻扎在甘南县的东北民主联军嫩江军区警备旅。甘南县警备旅仅有不足200人的兵力,而国民党挺进军2个旅共有近2 000余人的兵力,敌众我寡,形势十分严峻。嫩江军区司令员王明贵等人获此情报后,立即下令,调遣驻扎在扎兰屯的东蒙自治军第2旅火速增援甘南保卫战。
 
1月21日,接到命令后,东蒙自治军2旅旅长鄂嫩日图立即率主力部队连夜赶赴距扎兰屯以南80公里的甘南县。翌日清晨,部队到达甘南县近郊,驻扎在甘南县西北约5公里的一个村落。
 
天亮以后,东蒙自治军第2旅旅长鄂嫩日图带领吴泽民、姚风贤、毕力格、郭安惠、张振武、恩和扎布、那存巴图尔、额尔很巴雅尔、卜林等人到嫩江军区报到并拜会嫩江军区领导人。到达嫩江军区司令部后,见到了嫩江军区司令员王明贵以及政委刘锡武、组织部长冯纪新、宣传部长夏辅仁,同时见到了西满军区司令员兼东蒙古工委书记张策等人。不久,前来参加甘南会战的东北民主联军第1旅、第2旅、东蒙自治军第5旅的主要领导同志先后到达嫩江军区司令部。这次参加甘南会战的总兵力超过3 000人,即将投入战斗的我方兵力已经超过对方兵力。
 
各方领导均到达后,司令员王明贵主持召开了军事会议。会议决定,各部队必须统一行动,加强协作;建立战时前线指挥部,司令员王明贵,副司令员鄂嫩日图,政委朱光,参谋长励男为前线指挥部成员。会议还进行了军事分工,其中东蒙自治军2旅、5旅直捣国民党挺进军6旅匪窝野猪窝屯,先发制人,乘敌不备,彻底切断敌6旅、7旅的联系路线。
 
一切准备就绪,1946年除夕之夜,剿灭国民党挺进军第6旅、第7旅的战斗总攻开始。
 
除夕之夜11点左右,东蒙自治军第2旅官兵向敌军6旅发起进攻。东蒙自治军2旅旅长鄂嫩日图亲率1个团夜袭野猪窝铺屯附近的陶家窝铺。驻扎在陶家窝铺的挺进军6旅一部,有的人正在包饺子过年,有人推牌九、打麻将玩耍,有的掷骰子吆五喝六,毫无戒备。借着漆黑的夜色,鄂嫩日图部很快解决了哨兵,扑进屋内,齐声呐喊“缴枪不杀!”结果,没发一枪一弹,兵不血刃,毫无准备、惊慌失措的挺进军6旅约一个连的兵力100余人当场悉数被活捉,无一漏网。
 
陶家窝铺以南约50里地野猪窝屯,就是国民党东北挺进军6旅司令部的老巢。鄂嫩日图率领1个团的兵力,趁夜色向野猪窝屯猛扑。拂晓时分,部队到达野猪窝屯,悄悄形成包围之势。由于天已放亮,敌军哨兵发现了东蒙自治军的行踪,立即放枪并高喊“八路来了,八路来了!”野猪窝铺屯是挺进军6旅的指挥机关,四周都砌有石头院墙,多处炮楼,防守十分严密。听到哨兵的枪声和喊声,“八路来了,赶快集合”的喊声一片,随即炮楼响起了密集的枪声。2旅官兵立即埋伏起来,布置鄂伦春族神枪手专打敌人的机枪手。打掉敌人的机枪手后,敌人的枪声立刻稀了许多。鄂嫩日图趁机率队发起攻击。惊恐万状的国民党挺进军6旅士兵早已不想为国民党卖命,无心恋战,仓皇逃窜。由于挺进军大部分为骑兵,一路向南奔逃,企图与齐齐哈尔国民党挺进军会合,霎时便逃得无影无踪。战后打扫战场,击毙敌军团以下官兵近百人,活捉120余人,缴获马100余匹,缴获枪支弹药无数,我军仅伤亡20余人。嫩江军区其他联军也取得节节胜利,挺进军7旅被彻底击溃,匪首宋桐山率残部逃回老巢、布特哈旗西南部黑龙江省李三店(今黑龙江省龙江县龙兴镇)。
 
甘南会战,不仅挫败了挺进军企图联合进攻甘南县、消灭嫩江军区主力部队的阴谋,也使两股国民党挺进军受到重创,大大鼓舞了我军的士气,同时还为土地改革运动的顺利开展创造了条件。
 
剿灭国民党“黑7旅”的战斗
 
甘南会战结束后,被击溃的国民党东北挺进军第7旅宋桐山残部撤回老巢李三店。
 
1946年2月中旬即春节过后不久,结束了甘南会战的东蒙自治军第2旅,准备进攻挺进军7旅的老巢李三店。由于兵力不足,旅长鄂嫩日图请驻扎在莫力达瓦旗的东北自治军第5旅配合作战。
 
国民党东北挺进军第7旅宋桐山部,共有兵力1 200余人,大部分为骑兵,很有战斗力。但他们与土匪勾结,沆瀣一气,欺压百姓,为非作歹,民愤极大,当地群众称他们为“黑7旅”。因这部分国民党残余势力不仅祸害百姓,还屡屡勾结各地土匪,破坏土地改革运动,中共嫩江省委、中共纳文慕仁盟工委决定剿灭这伙匪徒。春节过后不久,便决定乘胜追击,攻打“黑7旅”老巢李三店。
 
第二天凌晨,自治军2旅官兵从扎兰屯街出发,自治军5旅官兵从莫力达瓦旗尼尔基出发,共同向李三店进发。当天黄昏,两支部队先后到达李三店外围。由于天色已晚,计划第二天清晨发起进攻。2旅派出侦察排前去侦查敌情,发现驻扎在李三店司令部的敌军只是“黑7旅”的一个营,由于事先得知共军主力部队将来进攻,大部分人缩回设在蘑菇气努图克的营地。
 
第二天清晨,2个旅的官兵顺利攻下李三店敌军司令部。宋桐山的部队大部分士兵都是在当地抓的壮丁,还有一部分是被骗的少数民族青年,他们在内蒙古自治军的多次打击下,一部分携带枪支弹药投向蒙古自卫大队和共产党其他地方武装,其他人也无心恋战,稍一接触,不是投降就是放弃抵抗。因此,一个营的士兵顷刻土崩瓦解,极少数死硬分子逃往蘑菇气努图克。
 
经过急行军,夜幕已经降临,2个旅的主力部队先后到达蘑菇气努图克镇区指定地点。根据侦查,蘑菇气努图克并没有匪军,只是一座空城。敌人究竟在哪里,尚不得而知。根据这一新的情况,两个旅的领导商定暂时休息,根据敌情再做决定。
 
2个旅的领导商量完敌情,在镇区的一个大车店吃晚饭。大车店的老板十分热情、殷勤,为两个旅的领导准备了粉条炖猪肉、炒鸡蛋等平时难见的好菜好酒。趁领导吃饭之机,大车店老板悄悄向在外站岗放哨的鄂嫩日图的勤务兵吐露了敌军的去向。晚饭之后,派出的侦查人员返回,向领导报告了敌情。原来,“黑7旅”已得知东蒙自治军联合来剿的消息,撤出了蘑菇气的驻地,在西面的山上占领了制高点,架设了轻、重机枪,布置好了阵地,准备与东蒙军决战。这一情报已得到证实,我军远程奔袭,敌军以逸待劳,敌军武器装备强于我军,且准备充分。经商定,决定撤出战斗,以避敌锋,选择良机,再与之决战。
 
3月16日,东蒙自治军2旅获悉,“黑7旅”1个团向蘑菇气努图克进犯,杀死数人,制造了令人震惊的“萨马街惨案”。这是对东蒙自治军的疯狂报复,也是对共产党政权的挑战。经仔细研究 ,中共纳文慕仁盟工委指示东蒙自治军2旅,一定要消灭宋桐山这支作恶多端的国民党匪徒,保卫革命政权,保卫即将开展的土地改革运动。
 
1946年3月底的一天,东蒙自治军2旅获得情报,宋桐山匪徒见事态平静,剿匪部队早已撤回扎兰屯街,便率领残部回到李三店老营。
 
东蒙自治军2旅、5旅决定再次联合用兵,在嫩江军区的协调下,驻扎在扎赉特旗的警备旅协同作战,在李三店南部截击敌人以防南逃。在十分保密的情况下,2个旅的官兵再次向盘踞在李三店、蘑菇气一带的宋桐山“黑7旅”发动进攻。这次进攻,完全在黑夜行军。经一夜的急行军,2个旅的官兵在拂晓前先后到达指定位置,警备旅也完成了包围圈,只待一声令下。时机已经成熟,2旅旅长鄂嫩日图、5旅旅长鄂秀峰共同下达了战斗命令。配合作战、配有重炮的扎赉特旗驻军首先用重炮轰击敌7旅的营地,由于敌军事先并未得到情报,毫无准备,被重炮炸得血肉横飞,人仰马翻,一片混乱。2个旅的官兵乘机发动攻击,将宋桐山的司令部团团包围。宋桐山见势不妙,率部负隅顽抗。抵挡一阵后,在骑兵连的掩护下,乘快马仓皇出逃。由于马匹速度极快,东蒙军没有重武器,宋桐山率残部约700余人(主要是骑兵)冲破防线,向南奔逃。一路狂奔,又遭到警备旅的堵截。宋桐山等人冒着枪林弹雨向南狂逃,以死亡几十人几十匹战马的代价,冲出了警备旅的包围圈。宋桐山率残部逃到吉林省四平市八面坡一带后,被国民党挺进军第1师收编,不久后,被东蒙自治军第1师剿灭。
 
这次李三店包围战,击毙宋桐山部500余人,给“黑7旅”以重创。直到宋桐山残部在吉林四平被东蒙自治军第1师消灭,盘踞在布特哈旗境内的国民党挺进军第7旅全军覆灭。
 
布特哈旗的国民党东北挺进军和兴安光复军的覆灭
 
1946年前后,在乌兰夫等人的领导下,内蒙古东部地区开始了民族自治运动,并于4月3日召开了著名的“四·三”会议,建立了内蒙古自治运动联合会,扎兰屯也随之建立了内蒙古自治运动联合会扎兰屯支会。
 
日本帝国主义投降后,国民党地方势力沉渣泛起,纷纷扩张自己的势力范围。黑龙江省东北挺进军第1军马川跃部乘机扩张地盘,到处招兵买马。以保护中东铁路的名义,使自己的势力范围扩大到整个中东铁路沿线。
 
1945年末,扎兰屯街富商、扎兰屯德昌厚烧锅(制酒坊)
copyright © 2000-2017 www.hlbrdaily.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蒙ICP备09000290号
本网站所刊登的呼伦贝尔日报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呼伦贝尔日报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设计制作:呼伦贝尔日报社新媒体中心  Email:hlbrdaily@163.com  百姓生活广告部电话:8308167
蒙公网安备15070202000030号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