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刷单等待凭空馅饼 18次转账20余万元 千里追击全额返还 ——“11·11” 跨境电信诈骗案成功告破纪实

发布者:Naixin 来源:呼伦贝尔日报 浏览: 发布时间:2021-10-22 11:00:12

 

侦查员抓获涉嫌诈骗的嫌疑人

侦查员收集相关证据

侦查员开展案情研判工作

办案民警风餐露宿赴四川抓捕嫌疑人

嫌疑人代理律师向被害人返还诈骗钱款

 

2020年11月11日21时许,海拉尔站派出所接到海拉尔区居民周先生报案,称其当日使用手机某软件完成刷单任务时,在该软件客服指引下分18次向该客服提供的9个银行账户合计转账20余万元,周先生在完成刷单任务要求返利时,被平台以账户冻结等理由拒绝,并要求其继续转款。周先生说,他是通过手机朋友圈看到“招募点赞兼职” 的信息后,扫描兼职信息中附带的二维码,添加昵称为“让我们开心快乐”为微信好友,咨询过程中被该微信好友引导使用一款网络社交软件进一步沟通。对方先是利用某网络平台指引周先生完成较为简单的“点赞”任务,再通过“支付宝”将小额佣金返还至周先生账户,随后以“抖音点赞”任务已经派完为由,并称有更高回报的刷单任务,引诱周先生下载用于诈骗的刷单软件。

周先生通过刷单任务获得了400余元佣金后,完成刷单任务所需投入资金不断加大,被害人周先生需持续充值来完成刷单任务,在任务完成后,诈骗团伙以账户冻结为由拒绝被害人提现请求。周先生感觉受骗后,匆忙来到海拉尔铁路公安机关报案。尽管侦查员采取“以快打快”的办法,尽全力挽回被害人经济损失,但由于诈骗嫌疑人洗钱速度极快,仅止付一笔37980元的诈骗款,其余257380元已被诈骗嫌疑人转走。由于被诈骗钱款中仅有1.2万余元为周先生个人积蓄,其余20余万元均为周先生在各借贷平台贷款,需定期偿还贷款,使得被害人思想压力巨大,破案时限刻不容缓。

蛛丝马迹 掀开骗局大网

通过大量的分析研判,侦查员发现,该犯罪团伙组织严密、分工有序,先是通过手机朋友圈发布兼职图片引诱被害人刷单兼职。之后再进行感情沟通获取信任,骗取被害人下载用于诈骗的手机APP软件,被害人通过扫码加嫌疑人租用的某软件与其聊天,前期让被害人使用诈骗嫌疑人的账户在APP进行兼职,指使被害人注册自己的账户并充值,通过租用的微信或商家账户对其返现金,诱使被害人投入更多金钱进行充值完成被骗流程,之后再通过购买商家实物以完成清洗赃款的过程。由于诈骗嫌疑人非常狡猾,案件相关的证据都被做了手脚,很难追踪寻线,而且诈骗嫌疑人都在国外,案件侦破进度被阻滞。

为打破僵局,侦查员另辟蹊径,经过大量侦查取证,发现了向诈骗团伙租借网络聊天账号的嫌疑人毕某与万某,侦查员分赴重庆、河南抓捕毕某与万某。毕某非常狡猾,居无定所,侦查员连续几个昼夜开展摸排,最终将毕某抓获。据毕某、万某供述,其二人明知转租的聊天账号是用于诈骗,但仍为了获取不法利益而将账号租借给诈骗团伙。同时,侦查员又在内蒙古某地,将制作虚假刷单APP软件的费某抓获。据费某供述,其于2020年6月初至11月底,为境外实施诈骗的团伙架设虚假刷单APP,并为诈骗团伙提供软件后期的运行维护等,从中获利1万余元。通过毕某供述,民警掌握诈骗团伙郑某红真实身份,今年3月获悉郑某红回国,侦查员在深圳铁路警方的配合下将其成功抓获。郑某红对其实施诈骗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同时交代其同伙成员真实身份信息,民警对涉案人员进行网上通缉。在强大的压力下,今年4月,嫌疑人郑某先、郑某兵到当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犯罪嫌疑人郑某先交代了2020年11月初利用昵称为“王静”聊天账号引导被害人周先生下载用于诈骗的手机APP刷单软件,最终导致被害人周先生被骗人民币257380元,并从中分成3万余元现金的犯罪事实。郑某先还交代了在诈骗团伙中负责操作刷单APP客服系统并负责微信账号租借的违法犯罪同案犯白某真实身份,今年6月,白某入境后即被警方抓获。至此“11·11” 数额巨大跨境电信诈骗案告破,涉案的7名犯罪嫌疑人悉数落网。

不堪回首 恍若噩梦一场

9月27日,海拉尔铁路运输法院对涉嫌诈骗的被告人郑某先判处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3万元;被告人毕某判处有期徒刑7个月,并处罚金3000元。白某现已送检察机关起诉,郑某红、万某、费某、郑某兵现采取取保候审的刑事强制措施。

在讯问中,嫌疑人每当回忆起在境外的生活,除了懊悔就是后怕。据白某回忆,他通过朋友介绍,说在那里赚钱很容易,当时他财迷心窍,去境外投奔他这个“朋友”。他按照指示乘坐飞机去往云南,后又在带领下与十几名与他一样怀揣发财梦想的工友,先是翻山越岭走了一天一夜,从不知名的小路躲开边境卡口非法潜出国境,之后又在山路上坐了6个小时的汽车才到达目的地。白某一路前往境外的食宿全部有人安排,见到了“朋友”的第一晚,也是喝酒、K歌,尽情玩乐,白某还真觉得自己碰上了好的工作。事后,白某才明白,这一切不过都是糖衣炮弹,就是为了诱他深入其中。在随后接受的入职培训中,白某被要求必须熟记诈骗话术,不分昼夜地守在机房引诱受害人,每天过着不分白昼,浑浑噩噩的日子。在境外的消费也非常高,交易都用美元,最便宜的啤酒折合人民币也要30元,香烟折合人民币最便宜的也要几十元,在国外,他的日子过得很节俭。由于“工作业绩”不常有,加之新冠肺炎疫情严重,白某身上带的钱早已入不敷出,此时他想要回国,可是口岸需要排很长时间的队。回国心切的白某在网上联系了一个据说可以帮助他插队入境的人,白某给了这个人3万元后被其拉黑。白某排了三个月的队才回国,没想到一入境就被中国警方抓获。虽然等待白某的将是牢狱生活,但他还是感觉如释重负。

研究跨境组织犯罪的云南财经大学法学院实践中心主任简琨益说,与中国接壤的大部分缅北区域,分为多个特区,这些特区有自己的武装力量,不受缅甸中央政府管制。有些地方武装为了经济效益,不仅会默许、纵容电信诈骗和赌博等犯罪行为,甚至有些权贵阶层,会参与犯罪集团的利益分成。随着国内对于电信诈骗的重拳打击,大量电信诈骗团伙现在大多已经转移到国外。近年来,缅甸北部逐渐成为这些诈骗团伙首选的栖身之地。这些被财迷心窍的人,大多一到缅北就失去了人身自由,不仅没有挣到钱,还被胁迫从事电信诈骗等违法活动,最后在交纳“赎金”后才得以脱身。

警方提示

这个案件是一起典型的兼职刷单诈骗,这一类诈骗往往是通过网络软件发布招聘广告,打着轻松赚钱的旗号吸引目标群体。

一旦有受害者主动接触,诈骗分子会先对其进行洗脑,告知其在网上下单指定的商品并付款,就能获得现金奖励。为进一步骗取受害人信任,诈骗分子还会晒出他人的兼职收益和付款截图。当受害人开始“工作”后,诈骗分子会先给些甜头,前几单会按照约定返还资金并支付一定酬劳,骗得受害人信任后,让受害人加大投入,骗取更多金钱。当受害者继续“接单”,诈骗分子就会以“任务未完成”“卡单”等各种借口拒绝支付货款和酬劳,不断引诱受害人继续刷单,同时表示只有不断刷单并完成任务后才能拿回之前的投入和酬劳。或者以返利达到一定量,需要先缴纳所得税等为由要求受害人转账汇款。就这样,受害人一步步被诱入刷单陷阱,不少人为了拿回货款和酬劳,越陷越深。

所以,千万不要抱有“贪图小便宜”“轻轻松松赚大钱”的心理,不要轻信所谓的高额回报,不要轻易点击陌生链接。如果遭遇诈骗要争取时间,立即报警,并将对方的语音、网络聊天记录等证据提交给警方,便于警方摸排线索,尽快破案。(张建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