钩一对鸳鸯枕套做嫁妆

贾秀英

发布者:Taotao 来源:呼伦贝尔日报 浏览: 发布时间:2019-10-10 11:06:13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而我们同窗共寝的6位女生已经进入古稀之年。前几天同学的孙女结婚,我们6人都参加了婚礼,婚宴上快乐的老太婆打开了话匣子。

我们都是60年代末结婚的。那时候不讲装饰,讲艰苦朴素,先创业后成家。越朴素越光荣。新娘的母亲给女儿做一套新衣服就是嫁妆。而新郎则把工作服洗干净压的板板整整。裤子有裤线,上衣用一个白色假领衬着,既有气魄又有风度。当时没有财礼,婆家给新娘的离娘肉还得几家凑2斤肉票。朋友送礼是:枕巾、搪瓷盆、暖瓶等生活用品。

我在车间人缘混得不错,结婚时我师父组织大家随份子,每人收5角钱,30余名工人合伙买了一条军用毛毡,看嫁妆的同事们都翘起大拇指。我当时的高兴和自豪难用言语表达。

后来,人民的生活水平提高了,追求时尚,追求美,把艺术融入到生活里。当时最赶时髦的是钩万紫千红的窗帘,梅花欢喜漫天雪的台布,鸳鸯戏水的枕套等等。当时布票匮乏,枕头只有红布枕芯。钩一对枕套得用半斤棉线,棉线要票,家里旧的缝缝补补也能用,哪舍得让我们钩一年不用半年闲的东西。

有一天趁母亲不在家,我翻箱倒柜找到了两张线票,一张一两棉线,两张票才能买2两棉线。后来母亲知道此事,把我训斥了一顿。

再后来,国家形势有了好转,市场上有了涤棉布和的确良衬衣,所以棉线就不太缺乏了,但海拉尔还要票。有人从百货公司店员手里去买,那时候谁能买到几团白猫牌线团就是能人了。我同学的嫂子是建设乡百货公司商店的店员,她为我买到了白猫牌线团。我捧着它高兴得像燕子一样在寝室里又蹦又跳,连中午饭都没吃,打开线团铺上图案,哼着“大海航行靠舵手”“万物生长靠太阳”的小曲,激动的心情无法用语言形容,因为一直以来的的心愿实现了!


上一篇:追忆慈父
下一篇:故乡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