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的温馨岁月

发布者:Chenguang 来源:呼伦贝尔日报 浏览: 发布时间:2020-08-07 11:13:48

 徐明光

我家有台缝纫机,静静地“躲”在仓房里的一隅。板面,踏板布满灰尘,挂着蜘蛛网,仔细算来,已有二十余年了。

提起缝纫机,很自然地就想到了母亲。母亲是一名支边青年,没有上过几天学,凭着一股不服输的劲头,一面上夜校学习文化,一面和师傅学机械修理。在她不断地努力下,很快就成为一名女拖拉机驾驶员,驾驶着拖拉机在荒原上奋战了十二年。

随着母亲被调到大修厂工作之后,家也就安定了下来。我记得,家里有两件宝贝,一个是父亲的收音机,另一个就是母亲的缝纫机。

上世纪70年代,我们的居住地只有一个供销社,卖一些生活用品。成衣是买不到的,只能买布料,因此多数人家都是自己做衣服。母亲就和一些有经验的人学习量尺寸、画样子,用废旧的纸裁剪,反复练习。学会了以后,才托人买了一台牡丹牌的缝纫机。母亲每天下班后,就用一些旧布不断练习,那清脆的“嗒嗒”声萦绕耳际。功夫不负有心人,没过多久,大到被罩、衣服裤子,小到书包、鞋垫,母亲做得都是有模有样。母亲不但给自家做东西,有时候还给邻居或是同事做一些活计。

在那个年代,一件衣服往往是老大穿过,老二再穿,然后缝缝补补再给更小的孩子穿。在那个艰难的岁月,一件衣服总是穿了又穿,补了又补,直到不能再补也不肯丢弃,还要把它改制成布鞋的鞋底或是鞋垫,尽量做到物尽其用。小时候觉得缝纫机好玩又神奇,轮子一转,“嗒嗒”一阵响声过后,一件新衣服就完成了。每次母亲干活时,我就守在旁边看,即便什么也看不懂,但就是觉得很幸福。母亲对待缝纫机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每次用完都小心地擦拭着,不让上面有一丝灰尘,还要不定时地给轮子上油,并且把机头用布套罩起来,把机舱内的东西收好,盖上板面后还要再盖一个塑料布。

记得上中学时流行军装绿,看着别的同学都有,我也跟母亲说想要一套。母亲最开始没有答应,但在我的软磨硬泡下,终于点头。母亲在供销社选了一种接近军绿色的布料,量尺寸裁剪后,当天晚上就开始踩踏着缝纫机为我缝制衣服。一个没留神,缝纫机的机针穿过母亲左手的食指,鲜血直流。母亲急忙握住手指,只是为了不让血渍弄到衣服上。简单地止血包扎,稍作休息后,母亲又不顾我地反对翘着那根受伤的手指继续缝制。这件事让我后悔至今,真不该向母亲要那套衣服,不然母亲也就不会受伤……

随着时代的发展,供销社变成了百货大楼,街上也有了服装店。为了追求时尚,人们不再自己缝制衣服。除了在百货大楼购买,再者就是到服装店量身订制。自母亲病逝后,便没有人动过那台缝纫机,不是不想用,而是已经没人会用了。我们只好把它移进仓房,让它像文物一样在那里陈列着。

睹物思人,那台角落里的缝纫机,留有母亲的体温和我对童年、少年的美好回忆。我一直认为缝纫机“嗒嗒”的工作声,就是母亲演奏出的最动听、最悦耳的音符。


上一篇:[故事汇]
下一篇:立秋时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