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的方向

发布者:Chenguang 来源:呼伦贝尔日报 浏览: 发布时间:2020-10-05 23:11:40

吴振华

过了立秋,气温明显低了。二十四节气在时间的奔流中,清晰地更迭着。

 

早起打开窗,风带着一丝凉意,挤进屋中。院子里的稠李子树,也不知从何时起黄了叶子,树枝上零星的稠李子果实还残留着嬉皮鸟儿叼食的痕迹,倔强的树枝日夜在秋雨中摇曳,任时间不停地席卷寒意。

这个时节,麦子黄了,油菜花落了;旱獭步履忙碌着储备着冬眠的藏食;大雁成群向南长途跋涉着……曾想问,它们为何能感知时间的变幻、天气的莫测,却从不迷途,总能知道何时走向归家的路。后来我明白,是不停歇的时间已在细微之处烙印了指南。

太阳东升西落,昼夜不停更替。岁月无声,总是无言。世间万物都在时间的流逝中,被安排地妥妥当当,春种、夏锄、秋割、冬藏。清晨,当第一缕阳光从东方渐明之时,鸡儿咯咯扑着翅膀四处觅食、鸟儿叽喳啼叫着飞离窝巢、牛羊哞咩着啃食,待到一轮紫日映嵌在西方,暮色四合,无论它们身在何处,都知道已经到了归“家”的时辰。待霞光消失在尽头,鸡儿们成群回到圈舍,鸟儿或落树枝或落屋檐,望着窝巢的方向,牛羊结队踩踏着黄昏,偶尔侧头看看西边的晚霞,目光里满是家的朝向。它们,永远记着来时路,不忘日落归家。而人,有时却忘记走过的路,忘了时间……

大概是十岁左右吧,我和奶奶一起去离家十公里左右的林子里采山丁子。林子很大,白天走进去能够在密织交替的枝繁叶茂中隐约地看见一条林间小道,但是往深处走的远了,目光所及之处除了相同的树枝就是一样的树叶,分不清方向,在我眼里,仿佛没有一个可以找到来时路的参照物。然而,在农场长大的奶奶,却能在时间里找到方向。

“看空中的太阳,家在北边。”奶奶说。

“哪是北?”

“早晨起来,面向太阳,前面是东,后面是西,左面是北,右面是南。”奶奶告诉我。

转眼二十年过去了,在人生的课堂里,奶奶教的这二十个字,就像二十四节气一样定格在那里,无论经过多少年,都不会迷失自己的方向。无论走多远,走在哪里,它总是能让我准确地搜寻到家的方向。

时间的界限里,勾勒的是否明晰,动物知道,草木知道。而我们,有时却不知道。

时间之上是时间,时间之下是日夜追逐的人们。我们或有时忘了初心,被腐朽蒙蔽了双眼,看不清前行的路,我们或有时忘了梦想,被温床瘫软了双脚,迈乱了向上的步伐。其实,时间的方位从不会改变,它象坐标一样烙印在世间万事万物中,乱了方向的、忘却了时间的,有时候是我们的心。


上一篇:[故事汇]
下一篇:金黄色的思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