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懂重阳

发布者:Chenguang 来源:呼伦贝尔日报 浏览: 发布时间:2020-11-09 09:26:51

殷海平 

我小时候,没听过重阳这一说,自然也没有所谓节日的仪式感。

生在苏北平原的我,几乎未见过大山,重阳登高这一寓意,实在难以实现。但二十多年后,我感慨时光与岁月的无情,并爬过一座又一座高山后,似陡然之间,心中疑问:我爸我妈,知道重阳吗?

这个秋高气爽的季节,难得假期,我回了老家。刚想张口问问我爸,“你过重阳节吗?”这句话却像“我爱你”那么难,我居然没问出口。站在我旁边的爸爸,却像是矮了许多,当年我觉得的高大,如今可以用瘦小来形容了。我不敢跟爸说“重阳”,很像不喜欢听别人,开始叫我“阿姨或大姐”一样。这样的字眼,比“老”还可怕!

门前一望无际的稻,正是颗粒饱满,收割在望的时节。这八亩,全是我爸的,看着喜人。爸习惯性地背着一手,肩膀一高一低地走向了田埂,用那双粗糙的大手,无限温柔地抚摸着一把麦穗,然后脸上写满了笑容,跟我解释着这一片的品种,和那一片的长势区别。其实我不懂,但我能感受到收获所带来的那份年轻快乐的心,是简单的,也是幸福无比的。

这样的时光,是分享的满足,无关重阳。登高也好、赏菊也罢,在爸妈这里,没有如此的节日。只有我来看他们,在一起聊聊走走,便是不一样的日子。于是,那晚我抢着下厨,又举杯敬酒,还聊了很多小时候的事情。

重阳是什么呢?希望爬得更高,走得更远?可能都不是,我以为只要是全家能和睦团聚,健康快乐,便是最好的吧。

当我终于读懂了重阳,也才明了诗人王维的“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所饱含的真正意思。只是,我已不再是小时候的我了。即便如此,我也学会了我爸那份遇见收获,就有幸福的简单初心。


下一篇:爷爷的手表